//

Skip to Content

archive

Daily Archives: 2016年9月10日

post

紫砂壶铭文的文化效应

紫砂壶作为民间传统工艺享誉国内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它蕴含了厚重的传统文化,具备了令人难以抗拒的文化魅力,而因之产生的文化效应是不可估量的。宜兴紫砂作为茶器中的名牌,一直充当着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的使者,让炎黄子孙不忘祖先璀璨文化的功臣。本文就来谈谈紫砂壶铭文的文化效应。mingwen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腾跃壶

宜兴紫砂陶以其千姿百态的造型和朴雅大方的装饰而深受人们的喜爱与青睐。但艺术的生命贵在创新,紫砂陶艺的发展也是如此。何挺初在近半个世纪的从艺生涯中,一方面在造型上创新求变。

如被香港茶具文物馆收藏的“浪花提粱茶具”,把提粱设计成弯曲前倾,犹如一波前冲的水浪,大大增加了此壶的动感;又如“秀竹提梁茶具”,提梁由两根竹枝弯曲交叉,因而有三个分叉,对传统的提梁造型作了创新。另一方面,在装饰上要精心构思,别出心裁。由于1956年师从著名老艺人吴云根先生打下了制作“光货”的基本功;1958年又随有“第二陈鸣远”之称的裴石民先生学得了一手“花货”制作的技法;加之“文革”期间,參加了毛主席塑像的制作,掌握了一定的雕塑本领,在1983年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造型设计专业学习培圳,受到了专家学者的指点,因此在先进的装饰理念指导下,能得心应手地运用多种装饰手法加以创新,其中镂空和浮雕是何挺初装饰的特点和亮点。

一、镂空

所谓镂空,即正坯体达到一定的干湿度时,按一定的设计要求用专用刀具将部分坏体镂透剔空的一种装饰手段。这一手法在瓷器中是常用的手法,但在紫砂陶的裝饰上并不多见。《阳羡名陶录》曾记载来自景德镇的名匠陈仲美“重锼叠刻,细极鬼工”,吴梅鼎在《阳羡茗壶赋》中也称赞:“仲美之雕锼,巧穷毫发”,但可惜他的这类陶器少有流传。

1986年,何挺初在创作“蟹篓壶”时就运用了雕锼镂空的手法。把壶身雕成竹编的鱼篓,且发挥自身捏塑的特长,在壶身一侧和壶盖上各塑一只爬行的螃蟹,在装饰作为壶盖的“鱼篓罩”时,运用镂空手法将其镂空,使之酷似用竹条编成的罩子,从而取得了较好的艺术效果;此壶创作成功后,又以此为基础创作了一套“五头蟹篓茶具”,这套作品为香港茶具文物馆收藏;以后又运用类似的手法创作了“鱼家乐壶”、“鱼家乐茶具”等,将蟹换成鱼虾,而壶盖仍然镂空。现在紫砂业内“竹编”的装饰手法已为多人采用,虽不敢说是何挺初首创,但确实何挺初在这方面作过一定的开拓性的贡献。

运用镂空的手法,一是要有一定的雕镂技巧,尤具要掌握好坯体的干湿度。湿了,镂不出透空的效果;干了,镂时会使坯体破裂。二是要运用恰当,不宜过于花俏。象“鱼篓罩”透空完全来自生活,加以镂空合情合理,如果一味卖弄技巧,效果可能适得其反。这再次说明,任何艺术的创新都必须师法自然,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二、浮雕

在壶体上用浮雕、贴塑的方法装饰各种图案。这本是“花贷”作品最常用的装饰手法。这种手法又大致可分二类:一是在几何形体的壶体上,按需要加以装饰,如已故老艺人朱可心先生,生前曾在同一壶体上分別饰以松针、竹叶、梅花而成为“常青壶”、“竹节壶”、“报春壶”。

何挺初在创作“松鼠葡萄壶”时,就在扁圆形的壶体上浮雕贴饰葡萄的枝叶藤果;而“枇杷壶”则在圆形壶体上饰以枇杷的果和叶等;二是浮雕图案与壶休造型成为浑然一体,因此它实际上要求艺人把造型、装饰同步设计,一并考虑。如历史上清代陈鸣远的传世之作“南瓜壶”,以南瓜为壶体造型,弯曲的瓜藤为壶把,一柄瓜蒂为壶盖,壶嘴为卷起的瓜叶,整体造型装饰十分和谐自然。

何挺初在创作“双鱼戏水壶”时,壶身就是一泓池水,壶肩浅浮雕两条追逐嬉戏游动的鱼,而壶盖浮雕成浪花,壶把则为大、小双圈似泛出的水珠,壶嘴象略为张并的鱼口;最妙的是壶的一粒圆珠还能转动,寓意“双鱼戏珠”,可见这种浮雕的运用是与造型谐调一致的而不是为装饰而装饰。此壶的创作灵感来自生活,由于平时喜鱼、养鱼,经常观察鱼的游动,才能寥寥数笔将它们浮雕得栩栩如生,此壶现被无锡博物馆典藏。

类似的还有“腾跃”茶具,此壶壶身、壶把、壶嘴被浮雕成浪花,壶盖则是向上腾起的一朵水浪,而在这高高的浪尖上,一鱼跃出成为壶的,这是运用浮雕装饰的又一成功作品。此外还用同样的手法先后创作了“渔舟唱晚”、“甜瓜壶”等。总之,这种浮雕(含贴塑)的装饰手法的成功,一是必须与壶体造型一并思考设计,壶的附件如嘴、把、盖的都要与壶身融为一体;二是必须有精湛的雕塑功夫,浮雕不仅要“形似”,更要“神似”,要“活”,有生气,有动感。否则,即使有最好的设计理念,也难以得到完美的表现,呆板无力,了无生气,反而成为败笔。而这,我主要得益于坚实的花贷制作和雕塑、捏塑的基本功。

宜兴紫砂陶艺的创作,造型是基础,是根本,装饰必须为造型服务,既不能画蛇添足,更不能喧宾夺主。其最高境界就是达到装饰与造型的和谐统一、浑然一体。镂空和浮雕的手法的运用也是如此,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勤于思考、刻苦学习,掌握过硬的基本功;还要观察生括、师法造化,从大自然中找到创作的灵感,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来。

腾跃壶以“鱼”为主题,有鱼跃龙门之意,在中华文化中,鱼是吉祥、富贵的象征,更有“年年有余”等 吉祥话之说。

下面精选整理出历代紫砂壶名家制作的腾跃壶,请大家欣赏:
何挺初腾跃壶何挺初 腾跃壶 长:15cm 高:11.5cm
钤印:『挺初新妹阁作』『挺初』『挺初』『何』

此壶身塑浪花,盖饰漩涡,造型新颖别致,构思独特,立意深远。全壶以水浪的造型制作而成,壶身以勾勒出的水纹为装饰,把、流、盖均为水浪造型。独特之处在于,壶盖上涌起的漩涡中,一条鲤鱼凭空跃起,动感十足,颇有鲤鱼跃龙门之势。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