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合菊壶

筋纹器形体是从砂器早期的六方形壶的基础发展而来的。它的特点是将形体的俯面作若干等分,把主动流畅的筋纹,组织于精确严密的结构之中。这是从生活中所见的瓜棱、瓜瓣、云水纹等创作出来的造型样式。筋纹器紫砂壶造型,是将花木形态规则化,是其结构精确严格,制作精巧的一种陶瓷造型。其特点是将形体分作若干等份,把生动流畅的筋纹组成于精确严格的结构之中,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一件成功的筋纹器紫砂壶,其筋纹随着造型形体的变化而深浅自如,筋囊线条纹理清晰,制作精工,口盖准缝,任意调换壶盖的方向合到口上,都很滑爽吻合。

紫砂筋纹器型制残片最早见于宜兴丁蜀镇羊角山古窑遗址出土器皿,历经宋、元及明代早期无数陶工的开掘,并逐渐演变,在明代中期以无名氏陶匠为先导,以时大彬、李仲芳、陈仲美、徐友泉等为杰出代表的特有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

紫砂筋纹器沿至清代,随着时尚习俗的改变而改变型制,包括方型、圆型、自然型、筋纹自然混合型,筋纹自然方型混合型等多种形式。历史上清代乾隆年间的宫廷用壶有过精品,但大多佚名。“菱花”、“合菊”、“半菊”、“菊形”、“葵式”等为常见形式。无论是方型、圆型、混合型,均用筋纹组成线条,盖与口瓣瓣相吻,筋纹表达从盖顶端放射到盖口,再舒展过渡至壶体,直至壶底,贯通一气。瓣面大小如一,腴而不肿。转角钝而不圆,呈现出匀称丰腴的宝相。传统紫砂合菊壶、乐盘壶等,就是筋纹器造型中有代表性的产品。

合菊壶呈扁圆形筋纹式,短流,宽口,曲柄,平盖。壶盖与壶身相吻,壶腹凸起弦被间分上下,壶身压线成筋囊纹,隐起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筋纹上下对称,交错相映,通体呈曲线之美。矮颈平盖,口盖瓣片相吻合,均依隐起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其形似若壶体缩影,俯视层层相迭,犹如菊花盛放,极为美观,令人赏心悦目。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黏合,亦划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壶流三弯式,圈把浑圆昂扬,细腻中又不失大气,全器比例恰当,造型典雅,是一件极为难得的紫砂茶具。

合菊壶式以仰菊、覆菊上下相合而成,棱纹一气呵成,毫厘不爽,俨然一体,具有均衡的整饬美。有所谓“上下印对,身盖齐同,分割精准,纹理清晰,深浅自如”,正是此式筋纹器结构形式的具体体现。

观之此壶,造型优美,样式独特,精致细腻,层次繁复。颇得菊韵,菊蕾飘香,紫韵长流,淡雅舒神之效自壶传来,予人沁人心脾之感。合菊式泥壶工艺繁琐,难度较高,清代仅限少数陶人能够制作。

下面精选整理出历代紫砂壶名家制作的合菊壶,请大家欣赏:
紫砂合菊壶清雍正 紫砂合菊壶 高:9cm
此壶呈扁圆形筋纹式,短流,宽口,曲柄,平盖。壶盖与壶身相吻,以仰菊、覆菊上下相合而成,棱纹一气呵成,毫厘不爽,俨然一体,具有均衡的整饬美。有谓“上下印对,身盖齐同,分割精准,纹理清晰,深浅自如”,正是此式筋纹器结构形式的具体体现。观之此壶,颇得菊韵,菊蕾飘香,紫韵长流,淡雅舒神之效自壶传来,予人沁人心脾之感。宋人苏轼《赵昌寒菊》有“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之句,验诸此壶,庶几无愧。

清吴梅鼎《杨羡茗壶赋》记:“菊入手而凝芳”,合菊瓣形紫砂器,创始于晚明,至雍乾精品尤多。雍正钟爱此式壶形,曾下旨依样烧造。同款瓷器,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雍正记事杂录》所载:“雍正七年八月初七日,据圆明园来贴称,闰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菊花瓣式宜兴壶一件。奉旨:作木样交给年希尧,照此款式作钧窑,将霁红、霁青釉色烧造。钦此”。今日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清雍正窑变釉菊瓣纹茶壶”(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 卷一下册,页312,图142),两相比较,即知此乃景德镇奉命参考宜兴菊瓣壶样式所制,是为瓷都与陶都合作的佳例。

清宫的紫砂器多是由皇帝旨意,命江南织造制作,即“有命则供,无命则止”。当时根据官方规定,书写铭刻帝王年号的先决条件必须奉有朝廷旨意才可,故奉旨制器的匠人即使名气再大,也不敢擅自在自己的作品上署名,在皇帝面前留姓扬名的,故清宫旧藏紫砂器多不落款。

合菊式泥壶工艺繁琐,难度较高,清代仅限少数陶人能够制作。本品俯视皆有景致,分割精确,线条优美,动人心弦,棱纹间隙丝毫不差,技艺精湛,堪称出神入化,虽无款,但体现出盛清时期宜兴制陶的最高水品,非良工所不能为,恐为清宫所出。

和正斋主刘创新先生藏有一件无款清雍正合菊壶,细审二者的式度、捏作、工法,如出一辙,当同为雍正时期清宫遗制(可参见《文荟菁英—和正斋宜兴紫砂藏珍》第160页);另黄正雄藏伯芳款合菊壶(《黄正雄珍藏古今名壶特展览》,图10),仅有泥色差异,亦为同期之作,可资比较。
紫砂菊瓣壶清雍正 紫砂菊瓣壶(有伤) 宽:19cm
此壶短流宽口,倒把柄浑而圆。壶腹凸起,壶身压线成筋囊纹,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均依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俯视层层相迭,犹如菊花盛放,赏心悦目。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黏合,亦划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泥色如蟹壳青。造型优美,样式独特。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雍正记事杂录》记载:“雍正七年八月初七日,郎中海望持菊花瓣宜兴茶壶一件,奉旨:作木样交年希尧,照此款式作霁红、霁青釉色烧造”。

宜兴紫砂壶始于明代。此说法参考了明周高起《阳羡茗壶录》创始篇记载。金沙寺有一僧人习惯用陶缸,所以选用细土加以洗练捏坯为壶,并放在陶穴烧之,遂得以传世。到了清代伴随着瓷器的兴盛,宜兴紫砂壶艺术也突飞猛进地发展起来砂艺高手辈出,紫砂壶也不断推陈出新。清初康熙开始,紫砂壶引起了宫廷的高度重视,开始由宜兴制作紫砂壶胎,进呈后由宫廷造办处艺匠们画上珐琅彩烧制或制成珍贵的雕漆宝壶。雍正也曾下旨意让景德镇按照宜兴壶的式样烧制瓷器。乾隆七年宫廷开始直接向宜兴订制紫砂茶具,至此紫砂壶成为珍贵的御前用品。此类菊瓣形紫砂器为盛清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官窑瓷器。对比同类景德镇御窑瓷器,可知乃参考宜兴窑合菊壶所制,独树一帜。
菊瓣纹紫砂壶清雍正 菊瓣纹紫砂壶 高:8.5cm
宜兴紫砂壶始于明代,到清朝时宜兴紫砂壶艺术发展更加突飞猛进。此类菊瓣纹紫砂器为清朝盛世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官窑瓷器,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雍正记事杂录》记载:“雍正七年八月初七日,郎中海望持菊花瓣宜兴茶壶一件,奉旨:作木样交年希尧,照此款式作霁红、霁青釉色烧造”。

此壶身凸起,压线成筋囊纹,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均依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俯视层层相迭,恰如菊花盛放,赏心悦目。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黏合,亦划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泥色如蟹壳青,造型优美,样式独特。
清雍正 紫砂合菊壶图片清雍正 紫砂合菊壶 宽:18.5cm
这件紫砂合菊壶共32瓣,造型精致细腻,层次繁复,合菊壶式以仰菊与覆菊上下相合而成,有所谓“上下印封,身盖齐同,分割精准,纹理清晰,深浅自如”的标准,正是筋纹器结构形式的具体呈现。此壶圆鼓身腹,筋纹上下对称,交错相映,通体呈曲线之美,令人赏心悦目。口盖瓣片相吻合,壶盖上置一壶钮,其形似若壶体缩影。壶流三弯式,圈把浑圆昂扬,细腻中又不失大气,全器比例恰当,造型典雅。是一件极为难得的紫砂茶具。
清雍正 紫泥合菊壶的图片清雍正 紫泥合菊壶 宽:165cm
此壶短流宽口,倒把柄浑而圆。壶腹凸起弦被间分上下,壶身压线成筋囊纹,隐起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均依隐起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俯视层层相迭,犹如菊花盛放,极为美观。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黏合,亦划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泥色如蟹壳青。造型优美,样式独特。 细审其式度、泥质、捏作、工法,疑是雍正时期遗制,不晚于乾隆。此类菊瓣形砂器为盛清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官窑瓷器。对比同类景德镇瓷器,可知乃参考宜兴窑合菊壶所制,独树一帜。
清雍正 紫泥合菊壶的图片清雍正 紫泥合菊壶 宽:18.3cm
此壶短流宽口,倒把,浑而圆。壶腹凸起弦被间分上下,壶身压线程筋囊纹,隐起犹似菊瓣,上如覆菊。矮颈平盖,均依隐起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俯视层层相迭,犹如菊花盛放,极为美观。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粘合,亦画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泥色如朱红。造型优美,样式独特。

合菊瓣形砂器为盛清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官窑瓷器,乃是雍正时期烧制。景德镇官窑瓷器,亦有同类菊瓣壶,乃参考宜兴窑合菊壶所制,独树一帜。细审其式度、泥质、捏作、工法,疑是雍正时期遗制,不晚于乾隆。此类菊瓣形砂器为盛清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官窑瓷器。对比同类景德镇瓷器,可知乃参考宜兴窑合菊壶所制,独树一帜。
清雍正 紫泥合菊壶清雍正 紫泥合菊壶 宽:18.5cm
此壶短流宽口,倒把柄浑而圆。壶腹凸起弦被间分上下,壶身压线成筋囊纹,隐起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隐起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俯视层层相迭,犹如菊花盛放,极为美观。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黏合,亦划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泥色如蟹壳青。造型优美,制作独特。细审其式度、泥质、捏作、工法,当为雍正时期遗制,不晚于乾隆。

此类菊瓣形砂器为盛清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同款瓷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雍正窑变釉菊瓣纹瓷壶,两相比照,参考文献记载,可知乃景德镇参考宜兴窑合菊壶所制,这也是紫砂美器曾经供奉宫廷的最佳实证。
清雍正-乾隆 紫砂合菊壶清雍正-乾隆 紫砂合菊壶 长:18cm 宽:14cm 高:8cm
来源:英国Hoghton夫人宜兴紫砂展(标签)
此壶短流宽口,倒把柄浑而圆。壶腹凸起弦被间分上下,壶身压线成筋囊纹,隐起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均依隐起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俯视层层相迭,犹如菊花盛放,极为美观。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黏合,亦划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泥色深紫,胎质坚致。造型优美,样式独特。

合菊瓣形砂器为盛清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官窑瓷器,独树一帜。
清雍正 窑变釉菊瓣壶清雍正 窑变釉菊瓣壶 长:18.5cm 宽:14cm
款识:『雍正年制』四字二行篆书款
宫廷御用茶壶,扁圆壶身,通体菊瓣式,器形以壶腹为分隔线似将上下两朵菊花合二为一,是以又称合菊壶。壶底以菊瓣形圈足,足心菊瓣式开光,阴刻『雍正年制』四字二行篆书款,将壶身翻转而视,即呈现年款置于菊花花蕊中央景象,匠心独具。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记载,此式茶壶系雍正七年,在雍正皇帝钦命监督下,以宜兴紫砂壶为原型制作,比较本场拍品编号758,二者大体相应,与史料相合,为清代雍正朝宫廷御用茶器(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卷一,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页312-313,图142)。配纯金盖。

窑变釉为雍正时期创烧的仿宋代钧窑品种,为雍正皇帝最为喜爱的瓷器品种之一,也是清代景德镇御窑厂著名督陶官唐英赴任初期所经营烧造的瓷器釉类。雍正六年十月,唐英抵达景德镇经营御窑,次年三月即派幕友吴荛圃赴河南禹州调查钧窑釉料配制方法,并于当年烧造成功。今清宫内务府造办处,雍正七年档案内,即可发现多件仿钧品种瓷器烧造记载,本拍品即为其内。据《清文件》记载,雍正七年“八月七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闰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菊花瓣式宜兴壶一件。奉旨:做木样交给年希尧,照此款式做钧窑,将霁红、霁青釉烧造。钦此。……于八月初五日,将原样宜兴壶一件交年希尧家人郑旺持去,讫”。啜苦咽甘 神融心醉

雍正官窑钧红釉菊瓣壶赏析 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南京博物馆研究员-张浦生 茶,号称“国饮”,是中华民族动静相宜的一种生活艺术,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一。 传说远在上古神农氏嗜百草时代即发现了茶的妙用,商周时演变为饮料加以推广,历经唐宋的盛行及明清二代的改革迄今,茶饮风习经久不衰,已成为国民生活中一日不可缺少的部分。

“水为茶之母,壶为茶之父”。茗壶是茶道的范畴之一,它涵盖了文化、实用与艺术欣赏等三方面的价值。随着不同时代、不同饮茶习俗和方式方法的变化,茗壶的型制亦在不断变化。明清时期吃茶采用“泡茶法”,所以壶身变矮变小,壶小可以使茶保持“香不涣散,味不耽搁”。明代中期,江苏宜兴创制出一种色泽典雅的紫砂茗壶。其土质细腻,含铁量高,具有良好的透气性能和吸水性能,它尤宜保持与发挥茶叶本身的色、香、味,故问世后一直享有盛誉。至明末清初,是宜兴紫砂茗壶制作的兴旺期,名工辈出,各怀绝技。其中惠孟臣、陈鸣远的壶艺成就最为卓著,为时大彬后的二位杰出大家。他俩擅长专制各式象生小壶,风格独具,深受世人喜爱。清代茗壶,除宜兴紫砂外,仍以景德镇为代表。这时期所生产的茗壶,釉色较前丰富,品种多样,有青花、五彩、粉彩以及各种颜色釉。茗壶体制较前缩小,流短直,把为半圆形,附肩与腹之间,给人以稳重实用之感。

前不久见到一把造型新颖别致的雍正官窑钧红釉菊瓣壶。其口径14、底径14、横长19、高7.5厘米。该壶器身扁圆形,呈菊花瓣状,短流直口,腹部硬折,弧形把,浅圈足,配以纯金盖。通体满施钧红釉,色调尤菁,为深淡有序的霁红,似彩虹式晚霞。胎薄体轻,质地细洁。底部落有阴文篆刻『雍正年制』4字2行款,字体规整,令人爱不释手。据有关专家介绍,类似此壶仅见过3件,另外2件分别由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

步入清初盛世的雍正帝,虽在位仅13年,治政英明,尤酷爱瓷艺,致使雍正官窑瓷器具有极高的艺术成就。以其胎釉精细、器形精美、工艺精良而负盛名,被称为古代景德镇制瓷业的黄金时代,达到了历史的高峰。当时珠山御窑厂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匠师,听命于雍正皇帝的直接遣使。甚至某些官窑器皿的造型、品种、纹饰都需经他御 批审定后方可烧造。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记载:“雍正七年八月初七日,郎中海望持出菊瓣宜兴茶壶一件,奉旨:作木样交年希尧,照此款式作霁红、霁青釉烧造。”又据《雍正纪事杂录》云:“雍正样带红斑的釉色,谓之‘天蓝仿钧’或‘新紫’。所施铜红釉,因窑火温度不同,呈现出红紫、淡红、淡紫、灰褐等不同色调。其釉面晶莹滋润,没有开片。其秀美端庄,纤细秀丽,似可与明代永乐、成化瓷器相提并论。
清 合菊壶清 合菊壶 通高:9cm 口径:7.3cm 姚世英藏
流短又直,柄浑而圆。壶腹凸起弦被间分上下,用竹刀浅划凹线若干,隐起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均依隐起菊瓣向上延伸,盖的塑作柿柄形状。壶底不连壶身,而别制後再黏合,亦划作菊办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泥色如蟹壳青。造型优美,制作独特。无款。细审其式度、泥质、捏作、划副,疑是雍正时期遗制,不晚于乾隆。
宜兴窑紫砂合菊壶清乾隆 宜兴窑紫砂合菊壶 通高:9厘米 口径:7.3厘米 南京博物院收藏
此壶泥色如蟹壳青,壶身隐起菊瓣纹, 上覆下仰,合为一体。底盖均无款印。合菊壶式以仰菊与覆菊上下相合而成,有谓“上下印封,身盖齐同,分割精准,纹理清 晰,深浅自如”,正是筋纹器结构形式的具体呈现。此壶圆鼓身腹,筋纹上下对称,交错相映,通体呈曲线之美,令人赏心悦目。口盖瓣片相吻合,壶盖上置一壶钮,其形似若壶体缩 影。壶流三弯式,圈把浑圆昂扬,全器比例恰当,造型典雅。
清乾隆 紫砂菊瓣壶清乾隆 紫砂菊瓣壶 高:8.7cm 长:18.7cm
此壶泥色朱红,砂质极细,手感温润。壶身呈扁圆形筋纹式,短流,曲柄,由口至底下凸起道道菊瓣形棱,盖及钮上亦凸起相应的棱线,壶底饰菊花花蕾。壶、盖、口瓣瓣相吻,扣合紧密,毫厘不差,整体和谐生美,形态俊美。制作精细,经长久使用,壶面被抚摸得光洁无比,摸之质感如玉,凉意袭心,抚摸稍久,手汗便会浸入壶体气孔,妙不可言。造型以菊花为题材,将文人情趣和壶艺融为一体,显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度,风格高雅。
伯芳款 合菊壶伯芳款 合菊壶
平盖菊瓣壶清早 孟侯 平盖菊瓣壶 高:8cm
此壶身压线成筋囊纹,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壶钮塑成圆柱形,俯瞰层层相叠,宛如盛开的菊花,极为美观。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粘合,亦做菊瓣贯通壶身。造型优雅,味道十足。此类菊瓣壶形砂器,为盛清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幷下旨依样烧造此款瓷器。

孟侯,清康熙至乾隆官员,举人出身的孟侯于1757年(乾隆22年)接替傅尔泰,于台湾担任台湾府台湾县知县管辖约今台湾南部之嘉义县、嘉义市、台南县、市全境及高雄县部分区域。该区域也是清治时期台湾岛之汉人集中地所在。落“孟侯”款目前所见传器皆为精工之作。
合菊壶图片佚名 清中期 高:7.6cm 宽:13.8cm 长:18.5cm
流短而直,柄浑而圆,壶腹被筋纹分割落干,隐起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盖似圆菊,与壶颈上下贯通,壶底亦作圆菊形,黏贴在壶身底部,底心缀饰花蕊。造型优美,工艺精湛,泥色绛紫,质润色美为紫砂筋纹器中精品。
合菊壶的图片清 无款 合菊壶 高:8.2cm 宽:18.5cm
典型的紫砂筋囊器,短流、耳把,口宽,圈足内收。壶身似一覆一仰两朵菊花对合而成,菊瓣大小一致,分布均匀。矮颈平盖,口盖对合精密,瓣瓣通转吻合,圆柱形壶钮形似花蒂。俯视全器如盛开的菊花,令人赏心悦目。
紫泥合菊壶图片清 紫泥合菊壶 长:18cm
此壶泥色如蟹壳青,造型优美,样式独特。短流宽口,倒把,浑而圆。壶身压线成筋囊纹,犹似菊瓣,上如覆菊,下如仰菊。矮颈平盖,均依菊瓣向上延伸,盖钮塑作台形圆柱状,俯视层层相迭,恰如菊花盛放,赏心悦目。壶底不连壶身,另制与口盖相若的底足后再黏合,亦划作菊瓣贯通壶身,底心缀饰仿佛花蕊。

此类菊瓣纹紫砂器为清朝盛世时期的宜兴壶形制,曾受到雍正帝的喜爱并下旨依样烧造官窑瓷器,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雍正记事杂录》记载:“雍正七年八月初七日,郎中海望持菊花瓣宜兴茶壶一件,奉旨:作木样交年希尧,照此款式作霁红、霁青釉色烧造”。
紫泥菊瓣扁壶清 紫泥菊瓣扁壶 长:19cm 高:9cm 容积:560cc
此壶为筋纹壶式,取自秋菊花朵形意,壶身中间装饰为一圆形线,耳形鋬,一弯流,圈足上仍以菊花瓣形式装饰,于壶盖的菊花瓣、壶肩的花瓣纹形成上下一体,阴阳纹理错落有致,寓意秋菊晚香。
“江孟臣”款 紫砂合菊壶清 “江孟臣”款 紫砂合菊壶 通高:8.5cm
葛陶中制 合菊壶葛陶中制 合菊壶 容量:520ml
底款:『陶中』 盖款:『陶中』 把款:『葛』
沈建强制 大合菊壶沈建强制 大合菊壶 容量:490ml
底款:『沈』

关于作者: 微信zishah

掌柜微信号zishah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