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紫砂陶器在国际间闻名以来,将近有五百年的历史。紫砂壶在浩瀚的中华文物史上有着瑰丽的地位,人们称为高超的艺术品。在明清两代,地处江南人文荟萃之地的宜兴所生产的紫砂壶更充满着丰富的文化气质。紫砂壶之所以成为名陶,是由于其具有良好的实用性与独特的艺术性。尤其是紫砂壶的艺术性,其造型艺术之美、形制之多、文化气息之丰富,是其它陶瓷品类无法相比的。

紫砂壶有光器、花器、筋纹器等各种各样的壶型,其造型可谓“方匪一式,圆无一相”。其中,“筋纹器”是深受很多壶友喜爱的一种壶型。紫砂筋纹器又称为“筋瓤器”,是一种随着时尚习俗的改变而改变的造型,筋纹器包括方型、圆型、自然型、筋纹自然混合型、筋纹自然方型混合型等多种形式。无论是方型、圆型、混合型,壶体均采用筋纹组成线条,盖与口瓣瓣相吻,筋纹的表达均从盖顶端放射到盖口,再舒展过渡至壶体,直至壶底贯通一气;瓣面大小如一,腴而不肿;转角钝而不圆,呈现出匀称丰腴的宝相。

常见的筋纹器造型有“水仙花瓣壶”、“水仙花六瓣方壶”、“菊花菱形八瓣壶”、“半菱壶”、“合菱壶”、“荷叶菱形壶”、“四方菱花壶”等。这类壶艺均要求壶口、盖、嘴、钮、把做成筋纹形,与壶身的纹理相配合。因此,紫砂筋纹器的壶艺和壶体、壶盖的结合有如精密的机械,要求每一等份、每一壶口半圆线、弧线等都计算精确,其工艺手法的严谨程度达到了无比严密的程度。

以明代嘉靖隆庆(1522~1572年)年间擅于制作花瓣式紫砂壶的名家时鹏为例,他所制的“水仙六瓣壶”风骨奇特、典雅拙朴,体现了中国历史人文的风骨之美, 是紫砂筋纹器的经典之作。“水仙六瓣壶”为六瓣水仙花式造型,六片花瓣收缩成口,与盖纹紧密吻合,不失毫厘;壶钮以清秀的 雕蕾作为全壶的收束点,筋纹往下延伸,经过壶盖在壶肩处筋囊收缩内凹,仙骨奇丽,别有一番风味;“水仙六瓣壶”壶身的筋纹所切分的每一块面随着筋纹阴阳起伏。呈现出多种层次的格调,简洁流畅、弧度自然、严谨有致;壶流、把较细,形似水仙花的枝干,尤其是壶流与壶体的连接过渡自然,根部大、口小,线条处理简洁流畅;壶把肩部有节,既起了装饰的效果,又利于提拿稳当。“水仙六瓣壶” 壶身的下部为六方壶体,线条挺阔、轮廓分明,呈现敦厚浑朴、稳重大方的气质。

“水仙六瓣壶”整体形似一朵水仙花,神韵清疏秀澈、风骨清雅。水仙花是一种花期较长的植物,婀娜多姿、清秀美丽、清香馥郁。它通常是在精致的浅盆中栽培,然而它对生活也挺简单朴素,只凭一勺清水、几粒石子,适当的阳光和温度就能养育它的生命,使它生根、发芽、开出洁白可爱的花朵。寒冬时节,百花凋零,水仙花却叶花俱在,仪态超俗。历代无数文人墨客都为水仙花题诗作画,呈献了不少优美的篇章。

宋代诗人刘邦直的《咏水仙》盛赞它是“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暗香已压荼蘼倒。只此寒梅无好枝”。此外,还流传着许多关于水仙花优美动人的民间故事。例如,传说水仙是尧帝的女儿娥皇、女英的化身。她们二人同嫁给舜,姐姐为后,妹妹为妃,三人感情甚好。舜在南巡驾崩。娥皇与女英双双殉情于湘江。上天怜悯二人的至情至爱,便将二人的魂魄化为江边水仙,她们也成为腊月水仙的花神了。这样美妙的传说无 疑加深了对水仙花的珍爱。

“水仙六瓣壶”优美的形制是在水仙花的基础上进行再加工的,它结合了六方壶体的形体,寓圆于方,见棱见角,使此壶不但有了水仙“瘦筋”的风骨清雅之美,而且具备六方体的稳重大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水仙六瓣壶”缔造了紫砂壶器造型中可以和花卉媲美的品种,是紫砂造型体系中不可缺少的门类之一。

具有风情之美的“水仙六瓣壶”将自然界中水仙花的形态加以图案化、规则化,经组织变化,把生动、流畅的筋纹随着形体的变化而处理得深浅自如、纹理清晰。所有的阴阳筋纹都能贯通吻合,口盖部分合缝严密、盖钮通转,壶体筋纹疏密得体,其如此优良的传统工艺应该得以继承,并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这样,紫砂壶的新款才能不断涌现,紫砂艺术才能繁荣发展,才能使紫砂事业进一步向前推进。推陈出新,不但不会湮灭优秀的传统壶器,反而将为传统的壶器造型注入新的动力,将紫砂艺术推向新的发展空间。

下面精选整理出历代紫砂壶名家制作的水仙花六瓣方壶,请大家欣赏:
sxhlb0sxhlb1明 万历(16世纪中叶) 时鹏制 水仙花六瓣方壶
高:90毫米 宽:105毫米 阔:168毫米 香港茶具文物馆藏品
壶底刻款:『时鹏』楷书款

水仙花六瓣方壶为水仙六瓣造型,寓圆于方,见棱见角,明快动目,是早期紫砂精品。此壶泥为冷金黄梨皮色,嘴仰略弯,壶身腹为六方造型,腹上渐收敛而成六瓣筋纹圆口,壶盖亦为水仙花六瓣圆条形纹饰,与壶身筋纹栩吻合,盖钮为六瓣圆条形花蕾,流与把手也以圆的线条作成,与壶身浑然一体,线条挺括,轮廓分明,形制不侈不谢,典雅拙朴。这是明代早期紫砂壶筋纹器造型的代表作品,也是比较罕见的名家传器之一。

“时鹏”.继洪春之后,明代制壶“四名家”之一时朋的款识,刻在香港茶具文物馆藏的明代水仙花六瓣方壶上.为正楷阴文,刻在壶底.落刀虽也有力.但字体较疏散,尤是“鹏”字,“朋”字傍歪到了一旁。其款十分简洁,只署“时鹏”两字,正好与后来其子时大彬落款也喜只“大彬”两字十分相似.两者正好为证。

时鹏(又叫时朋),明万历年间宜兴人,紫砂壶名家,生卒不详。时火彬之子,时大彬父。擅制宜兴砂壶,以古拙见长。与董翰、赵梁、元畅四人,被誉为“紫砂四名家”。《阳羡萏壶系》对他们的评价是:“皆供春之后劲也,董义巧而三家多古拙”。

明晚期时鹏刻款的水仙花六瓣方壶不应该是明晚期时鹏的作品,其理由是造型、泥料、烧成均不具有明晚期特点。但是该壶是目前紫砂壶中筋纹器型同方器结合最好的一件作品。壶身为六方形,折肩。
蓝彩炉均水仙花六瓣方壶时鹏款 蓝彩炉均水仙花六瓣方壶(疑伪) 新加坡黄先生藏品
此壶是新加坡黄先生的一件蓝彩炉均水仙花六瓣方壶,底款为『时鹏』。仅凭釉彩,就已经知道此壶绝非身处明代的时朋所制,而是清代雍正之后所仿。当然,还有此壶表面虽然也含有大量粗砂,但颗粒大小过于均匀,明显是后代调砂工艺。其次,“时鹏”二字是用钢刀所刻,而非当时使用的竹刀。另外,关于时朋之名字的具体写法,据现存最早的明代紫砂专著《阳羡茗壶系》,时大彬之父名为“时朋”,后代有写为“时鹏”者,或许是同音之误。

香港茶具文物馆也藏有一把“时鹏”款水仙花六瓣方壶,除没有上釉外,其造型、大小、泥料、工艺、及壶上细节都有与此壶极其相似,“时鹏”二字刻款的书体和大小更是完全相同,亦是钢刀所刻。两件“时鹏”款紫砂壶显然出于一人之手,参考分析,其伪明矣。
贴塑水仙瓣紫砂壶邵亨祥款 贴塑水仙瓣紫砂壶 高:11.5cm 口径:6.5cm
紫砂瓜楞六角壶清 紫砂瓜楞六角壶 宽:25cm 高:8cm
款识:『鸣远』 钤印:『陈鸣远制』
六方水仙壶六方水仙壶图片周洪彬制 六方水仙壶(段泥) 容量:450cc左右
六瓣水仙方壶六瓣水仙方壶图片刘小酩 六瓣水仙方壶
六方水仙瓣壶吴界明 六方水仙瓣壶(段泥) 高:9cm 宽:17.5cm 容量:350cc
底款:『信手忘工拙』 盖款:『界明』
六方菊瓣壶嘴仰略弯,壶身腹为六方造型,腹上渐收敛而成六瓣筋纹圆口,壶盖亦为水仙花六瓣圆条形纹饰,与壶身筋纹栩吻合,盖钮为六瓣圆条形花蕾,流与把手也以圆的线条作成,与壶身浑然一体,线条挺括,轮廓分明,形制不侈不谢,典雅拙朴。

»加掌柜微信号:zishah ,手机上就能看茶壶,语音咨询更方便!

»玩壶需要一个圈子!QQ群:81847059 ,上千壶友一起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