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听雨壶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一把壶,带着绵绵春意打开我的眼帘,这是一个不速之客,它的到来让这个春雨绵绵的窗外更添了一番景致。对于壶的解释,在很多文人中传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各的门道,各有各的套套。

听雨壶,撇开了一切意义上的矫揉造作,它的豁然成韵,天然去雕琢,直观而又通达。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一束灵动的芭蕉叶曼妙于壶身,清丽动人的古风词韵也可作为砂壶最形象的语言。李商隐写这首小诗的时候,绝不会想到隔了那么多光年,会在一把小小的紫砂茶壶上再读到他的冥冥心境。这是创作者吕尧臣大师自身文化与艺术的积淀,赋与了这个作品的灵魂,把夜雨潇潇,芭蕉恻恻的景致展现观者眼前。

淋淋的秋雨使人心动,盈盈的池水令人情满,“听雨壶”运用象征的手法,意念奔涌,心驰所至,通过创作者艺术魅力的真谛在于艺术的表现形式,在似像非像之间,在灵动幻动之间,在有声无声之间。江南是个多雨的地方,缠绵的雨丝仿佛是女子多情的愁思,剪不断,理还乱,带着朦胧的诗意,牵动雨中人的思绪。这一情绪都被作者化在壶中了,融在心中了。

作品整体造型圆润柔和,把听雨的意境简化成一个片断,将芭蕉叶点缀于壶盖、壶体之上。整体诠释着一段雨中的情思,一个“情”字,赋予了紫泥以生命,以韵味。看,那芭蕉叶面舒展,脉络清晰,以简托繁,以细巧化雅洁,在静态与动态的强烈对比下,似有风起叶动之错觉。壶身每一处的连接和转折都自然利落,不做多余的装饰,只有最质朴的壶体表述深刻的意蕴,一切在于心,不强求,不刻意。

再看,那壶钮为雨中栖鸟,羽毛斑斓湿润,神态灵动宁谧,暗示雨线潇潇,芭蕉青翠的背景,惟妙惟肖。晶亮的小颗粒不规则地分布于壶面,如珠如玉,透莹可爱,把雨滴的性状模拟了十足。型似方能神似,整个作品非常注意形态与意境的高度统一,寓情于壶,寓景与壶,神与韵完美结合,既有天然妙成之韵,又有手工精致之趣,形象生动别致,整体完美统一,意韵悠久,耐人寻味。反映出作者独特的个性风格,也体现出高超的艺术修为和制作工艺水准。

这注定是个特殊的日子,邂逅一把壶,犹如邂逅一个凌波照镜的为情所倦的窈窕女子。自古情爱多困扰,无奈费解三千丝,此情此景,可叹!此壶此地,无声胜有声。
朱泥画金点珠听雨壶吕尧臣 朱泥画金点珠听雨壶 长:14cm
款识:『尧臣壶』『尧臣』『仙客』江南听雨 诗意人生
胡付照
江南多雨,多雨的江南。雨打芭蕉,一只可爱的小鸟就停在那芭蕉的枝头,在听雨吗?是在听茶壶滋滋的吸水声吗?抑或在从沸水激发的香茗展叶中,听到了茶园的清风声?
以画境入壶是吕大师所创诸多创新作品中的一大特色。被誉为壶艺魔术师的吕尧臣大师,所创绞泥装饰手法在紫砂壶艺作品中自成一派,绞泥出神入化,令观者拍案叫绝。
壶艺当随时代,吕大师以听雨壶彰显了当下的紫砂壶技艺的创新发展之成就。那壶面上不经意的三个色彩斑斓、晶莹剔透的小雨滴,是以紫、黄、白色的宝石镶嵌在壶体中,它们和砂壶一起经受了千度的烈焰,在茶烟升腾的紫砂壶上,好一个烟雨江南!

尧臣大师曾言:“我的艺术特色可以说有以下几点,一是题材广泛;二是装饰变化多端;三是敢于突破;四是坚持传统工艺手法的基础上,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艺术家贵在有胆识,什么叫创新?就是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你去把它创造出来”。

大师闲居太湖西岸兰山渚,开门即是太湖,浩淼三万六千顷的太湖水,远眺太湖,望见那一线的天际,令大师感慨人生。一日清晨,春雨霏霏,大师撑伞散步于湖边,涛声隐隐,仿佛自天边而来,岚气与雨雾缭绕,宛若幻梦;习习清风,传来林间鸟语。大师在一棵芭蕉树下歇息,谛听着鸟儿的歌吟。他看见了,一只翠绿的鸟儿正巧妙地躲在芭蕉叶下,和他一起在谛听天籁。诗情画意,经由大师所塑壶纽之小鸟,亦有闲适清雅之童趣。

人生如茶,无论是伟人还是凡人,都有着作为人的平凡的一面。看茶、品茗,读壶,人生无奈,无论苦甘,我们仍要以一颗为善利他之心,且饮且行,我们在听雨壶里,感悟到了充满诗情画意的人生。
吕尧臣 听雨壶吕尧臣 听雨壶 长:14cm 容量 240cc
底款:『尧臣壶』 把款:『尧臣』『吕记』 盖款:『尧臣』『仙客』
吕尧臣 听雨壶图片吕尧臣 听雨壶 容量:320cc
底款:『尧臣壶』 盖款:『尧臣』 把款:『尧臣』『吕记』

吕尧臣的作品有着其独特的艺术语言,而阐述这种语言的工艺手法便是绞泥。吕尧臣大师所制绞泥作品,风格清新自然,风情旖旎,于多姿多彩之中呈现出一种清新淡雅的艺术气息。此作“听雨”乃是吕尧臣的代表之作,壶体与流把均采用传统的光素器造型。壶盖之上运用绞泥的手法,呈现出几片生动自然芭蕉叶纹案,并衍生于壶身之上,两者结合的天衣无缝,制作工艺难度极大。壶钮亦塑成一只小鸟,浑然一体的形态憨厚可掬。小鸟缩着脑袋,躲在了芭蕉叶之下,让人不禁联想起天空中真下起了丝丝细雨,让人忍俊不禁。吕尧臣 听雨壶的图片吕尧臣 听雨壶 高:7cm
盖款:『尧臣生肖印』 底款:『尧臣壶』
题刻:『尧臣造壶 癸未春』
听雨壶吕尧臣 听雨壶 容量:350cc
底款:『尧臣壶』 盖款:『尧臣』 把款:『尧臣』、『吕记』
此作“听雨”乃是吕尧臣大师的代表之作,壶体与流把均采用传统的光素器造型。壶盖之上运用绞泥的手法,呈现出几片生动自然芭蕉叶纹案,并衍生于壶身之上,两者结合的天衣无缝,制作工艺难度极大。壶钮亦塑成一只小鸟,浑然一体的形态憨厚可掬。小鸟缩着脑袋,躲在了芭蕉叶之下,让人不禁联想起天空中真下起了丝丝细雨,让人忍俊不禁。

听雨紫砂壶吕尧臣 听雨紫砂壶 高:7.5cm
款识:『吕尧臣款』
李涵鸣 听雨壶李涵鸣 听雨壶 容量:670ml
印鉴:『李』『涵鸣』『李涵鸣』
李涵鸣 听雨壶图片李涵鸣制 听雨壶 容量:670ml
底款:『李涵鸣 听雨 壬午年涵鸣纯手工作』
盖款:『李』『涵鸣』 把款:『李』
李涵鸣先生的紫砂创作以花塑器见长,此件拍品便是作者的一件传神之作。此壶以仿鼓为基本造型。在艺术设计上,以小动物为创作素材,紧扣“听雨”二字层层展开。壶盖上以拟人化双猴在芭蕉叶下躲雨为设计理念,双猴仰望天空,神情惟妙惟肖。壶身又由一枝荷叶从壶把延伸至壶身,在荷叶上、荷叶里各有一只青蛙在雨中嬉戏。作者通过壶上装修的小动物“躲雨”、“戏雨”的场景,使观者对于“雨”的想象油然而生,颇具唐诗中对于意境描写的手法,留给观者无限的想象。取名“听雨壶”,乃是此壶意境的又一大提升。李涵鸣 听雨壶的图片李涵鸣 听雨壶 容量:600cc
底款:『李涵鸣』 盖款:『李』『涵鸣』 把款:『鸣』
铭文:『听雨 千禧龙年 涵鸣纯手工制』(壶底)
帘外芭蕉惹骤雨,山林深处听天籁。“听雨”之趣,在于一个“听”字。在静态在紫砂壶上,有着一种独特的动态的感触。

听雨壶体造型以清代汉扁为型,盖边作弧线处理,使口盖与壶身紧密细致。壶体的装饰部分,更是取于自然,化于自然,巧夺天工。壶上芭蕉叶凹凸有致,肌理逼真,动态十足。猴子的造型生动,面部表情慈祥,老猴在护着小猴免遭雨淋,使其在最后有个清凉的午后,小猴脸部表情稚嫩,天真无邪,老猴神情严肃,在观察周围的情况,护犊之态,油然而生。壶身以蕉叶连接流把,使得全作巧妙的融合到一起。全作在细腻的表现中,呈现出十分讨喜可爱的自然之趣,也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温情。
惠今 听雨壶惠今 听雨壶 高:11cm 宽:20cm
底款:『惠今制壶』

惠今生于宜兴紫砂陶艺世家,惠孟臣第十五代传人。特有的人文环境,使其从小与紫砂结下了不解之缘。自幼就受到父亲的熏陶,造壶技艺既有扎实的传统功底,又能在前人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在实践中融合了光货与花货的特点,近年来仍以传统紫砂技艺创新制作作品,逐渐形成气韵清灵、形意飘逸的艺术风格。所制作品被各地壶友和藏家收藏。80年代末雇于台商收购鉴赏老壶,对古壶有极深的鉴赏力。90年代创办惠风堂工作室所制器形,追求古韵,传承老一辈的风格,形神皆备。现担任西安紫砂专委会主任。作品被多家博物馆珍藏。
吴鸣 荷塘听雨壶吴鸣 荷塘听雨壶(孤品) 高:21.5cm 宽:48cm 容积:8400cc
盖款:『吴鸣』 把款:『吴』
施小马 禅钟壶施小马 禅钟壶 长:18cm 高:10cm 容积:575cc
款识:△『古阳羡,跃鸣书。』 △『丙戍春写。长乐。』
盖款:『小马』 把款:『小马』 底款:『施小马制』
释文:△『意白如』 △『雨打芭蕉图』
禅音雨润 清幽淡远
胡付照
春雨菲菲,凉意自适。雨打芭蕉,深山古寺中传来钟鸣回响。钟声穿透着沙沙雨声,轻轻呼唤着迷途者寻找清净自适之境。

施小马先生所制禅钟壶,壶式简练,线条精到,块面爽净,过渡自然,阴阳线条变幻自如。壶为六方,壶纽亦呈六方,壶鋬与壶流均呈六边,棱角分明,一丝不苟,六六顺意,和谐一体。壶以段泥抟制,光洁温润,质地绵密润泽,养护精当。二弯流出水畅快,其外形与壶鋬成对称状,壶纽、壶盖、壶体、壶足之线条从壶纽至高处一泻而下,六分壶面,成六方筋纹壶式。壶流、壶把均以阳文线条贯穿,并与壶身线条相通连,贯气一如,洗练出新。壶身筋骨尤为突出,朴茂大方,挺括有力。壶铭文字『意自如 古阳羡,跃鸣书』题首篆印为『长乐』;另一面壶体绘画『雨打芭蕉图,丙戌春』。壶面刻绘以残叶芭蕉,斜风细雨数刀,仿佛蕉叶被春雨打动。

以画境入壶,从平面到曲面,从单一到结合壶式推陈出新,每一把壶,图与文,壶式与壶泥,肌理与色彩,装饰与布局,无不透漏出作者驾驭紫砂艺术语言的纯熟功力。

晨钟暮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是乃责任所在。在平凡的岗位上,因有了认真与坚持,平凡的人修成了非凡的品格。古寺钟声悠悠,造型取自于金钟,加以六道筋纹变化而成砂壶。人要活在责任和义务里。勇敢担当,放下我执,于六如之中见佛性,是能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合乎大道,方能事事顺达。

世事纷乱,奔忙之中,身心失调,焦虑烦躁,如影随形。以何调心?调心之道,参悟音韵是一方便法门。深山古寺,钟鸣续续,浑厚清冽,悠远有韵,合古琴“清幽淡远”之江南琴韵。

以禅钟壶沏泡佳茗,参悟“禅茶一味”,非二是一。是谓:“观茶如己意诚真,读壶问心念六经”。《诗经·古风》云:“谁为荼苦,其甘如荠”,人生苦途,以茶证悟,虽苦犹甘。

半片蕉叶,雨点滋润,耳畔似乎想起闽南音韵之“雨打芭蕉”旋律。默坐对此壶,又心生“那一世,流水花开叠梦痕,雨打芭蕉落闲庭”之慨。煮一壶清泉,听芭蕉雨声,待佳人赴约。“轩窗夜听雨,雨打芭蕉声。轻问敲门人,疑是故人归”。其茶其味,非亲临其境,弗能体悟茶泉之妙。

水为茶之母,壶为茶之父。煮水候汤,好茶好壶,听一壶茶,静心参悟,用心感悟大同世界的春之美。

以雨入壶的作品还有一件很出名——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雨露天星壶

关于作者: 微信zishah

掌柜微信号zishah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