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rchive

Blog Archives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枇杷壶

传统宜兴紫砂陶工艺源远流长,据考证这种工艺源出宋代而鼎盛于明清之际。制作工艺集造型、金石、雕刻及书法、绘画等十余个技术门类,主要产品有茶具、茶壶和花盆等,除了具有实用价值外还具有欣赏与收藏价值,这种雅俗共赏的紫砂壶收藏活动曾盛行于明清时代,成为文人墨客的雅好。清朝康乾盛世使紫砂壶的制作、鉴赏与收藏达到了顶峰。

宜兴紫砂历经千年的发展,形成了花色品种繁多、形式多样,在历代紫砂艺人的辛勤耕耘下内容丰富、千奇万状的形态。紫砂壶的题材设计来源非常丰富,尤其是花货类。从梅、兰、竹、菊为代表的各种植物到以鼠、羊、鸟、鱼为主的各种动物;从以南瓜、西瓜、葫芦、莲藕为主题的各种瓜果到瓢虫、青蛙、蚕桑、蝴蝶为主题的各种昆虫;从龙、凤等图腾到乌龟、辟邪等异兽应有尽有,无一不反应出设计者的生活情趣和寄托出他们美好的愿望。同时紫砂泥料因其丰富的色彩和良好的可塑性也经常用来仿制青铜器,玉器和漆器等作品,都能做到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当然紫砂壶的设计题材还远非仅限于此,大自然中一切题材都可以作为设计的源泉。

紫砂壶是一个实用性很强的艺术品,选择自然界的瓜果蔬菜作为壶的造型范本使其更具有艺术表现力,这种以自然物为模仿对象的取材方法称之为象形壶,像南瓜壶、枇杷壶、石榴壶、玉米壶、番茄壶等等,都是把自然界中的生物符号巧妙地揉进紫砂壶艺术造型,让自然之美与艺术之美达到和谐完美。

何挺初的枇杷壶以江南鲜果枇杷为创作题材,充分运用紫砂材质丰富的色彩及传统工艺中花货的装饰手法,使作品色彩自然丰富,布局美观合理,整件作品既保留了传统紫砂花货的自然古朴,也极具时代气息,而壶身铭文“撷彼满树金丸,佐余一壶清饮”也是切壶切茶的佳句,使作品更具文化气息。

茶的寓意是放下,人生如旅,奔波的人,忙碌的人,放下手里的活,小憩片刻,享受闲适,暗合禅意的放下。壶的寓意是承载,包容,万千世界的不如意十之八九,小小的壶为你解惑,为你分忧。一树累累三月时,嘉名汉苑识风仪,顾名思义,此壶是暗藏了收获的喜悦的。同样,品茶需要闲情逸致,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记述了不少的品茶经验。其卷四《居室部》中有《茶具》一节,专讲茶具的选择和茶的贮藏。他认为泡茶器具中阳羡砂壶最妙,但对当时人们过于宝爱紫砂壶而使之脱离了茶饮,则大不以为然。他认为:“置物但取其适用,何必幽渺其说”。

“凡制茗壶,其嘴务直,购者亦然,一幽便可忧,再幽则称弃物矣。盖贮茶之物与贮酒不同,酒无渣滓,一斟即出,其嘴之曲直可以不论。茶则有体之物也,星星之叶,入水即成大片,斟泻之时,纤毫入嘴,则塞而不流。啜茗快事,斟之不出,大觉闷人。直则保无是患矣,即有时闭塞,亦可疏通,不似武夷九曲之难力导也”。李渔论饮茶,讲求艺术与实用的统一,他的记载和论述,对后人有很大的启发。对当今的紫砂艺人的影响更大。何挺初 枇杷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凤鸣壶

凤鸣壶”是以凤为型体,牡丹饰身的陶瓷酒具,当壶中盛酒倒出时发声似凤鸣,故得此名。凤鸣壶的制作根据传说,唐朝年间武则天一日梦幻云中祥凤,嬉与牡丹丛中,“毫光酒风雨,纹彩动云霓”。饮食自然,自歌自舞,“醒时为南柯一梦”,后释为“见则天下安每日执壶把盏”此乃幸事也,后既口渝耀州陶瓷能工巧匠,制做一把凤嬉牡丹壶。武则天每日执壶把酒,聆听凤鸣富贵吉祥,以祀国泰民安。民间广为流传的“凤嬉牡丹”被寓为春风独占的爱情而颂扬!

另外,紫砂壶中亦有“凤鸣壶”一说,但是紫砂壶中的“凤鸣壶”不是指壶的形状,而是功能,据古书上记载,“凤鸣壶”在注入水后,往外倒水时,能发出清脆的响声,像凤凰啼叫一样,故名“凤鸣壶”。南京大学康尔教授有一把,据说此壶一千窑也不一定能出一把,不能刻意为之,只能碰。甘肃某居民也购到一把,但是,只有在用嘴吸水时才能发出响声,这种“凤鸣壶”就差了一些。

紫砂陶艺造型丰富,变化无穷。自明代中期以来,经过历代名工巧匠的辛勤劳动,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各式茶壶、花瓶、花盆和陈设品,紫砂陶艺是我国陶瓷美术中造型最丰富的一个品种。其中,紫砂壶光素的器型加上吉祥的寓意,无论从制作手法还是成器的特点,紫砂“凤鸣壶”都堪称佳作。

1、紫砂“凤鸣壶”的光货造型

紫砂“凤鸣壶”的壶身略扁,端庄高贵,以简练的线条构成淳朴凝重的形体,设计上空间明快、虚实和谐、提携舒适、线条柔和,整个壶体显得大气而又不失雅态。此壶为一弯流,嘴头处理干脆利落,略微下沉,呈外伸飞逸之势。扁圆钮与壶身相应和,压盖微鼓,耳把随圆,与壶嘴同样呈外伸之势,整个壶在横向感觉张力十足。圈足挺立,整款壶线条明细,扁而不虚。紫砂“凤鸣壶”实用而雅致,细节精细,大处舒展,实为赏心悦目的好壶。

2、紫砂“凤鸣壶”的意趣

紫砂“凤鸣壶”的一个绝佳之处,在于壶器将凤凰的形象融汇于器型的设计中。凤凰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和百鸟之王,又称为朱鸟、丹鸟、火鸟、鹍鸡等,在西方神话里又叫火鸟、不死鸟,形象一般为尾巴比较长的火烈鸟,并周身是火,估计是人们对火烈鸟加以神话加工、演化而来的。神话中说,凤凰每次死后,会周身燃起大火,然后其在烈火中获得重生,并获得较之以前更强大的生命力,称之为“凤凰涅盘”。如此周而复始,凤凰获得了永生,故有“不死鸟”的名称。

凤凰和麒麟一样,是雌雄统称,雄为凤,雌为凰,其总称为凤凰,因此,凤凰一词为合成词结构。凤凰齐飞,是吉祥和谐的象征。自古以来,凤凰成了中华民族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据郭璞《尔雅·释鸟》记载,凤凰特征是:“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许”。“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伦,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安宁”。《山海经·图赞》说有五种像字纹。凤凰雄鸣曰“即即”,雌鸣曰“足足”,雌雄和鸣曰“锵锵”。凤凰的起源约在新石器时代,原始社会彩陶上的很多鸟纹是凤凰的雏形,距今约6700年的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出土,在象牙骨器上就有双鸟纹的雕刻形象,这双鸟纹应是古代凤凰的最早记载。抽象的凤凰形象与高雅的紫砂艺术相结合将会是一段不朽的佳话,值得收藏。细细探究紫砂“凤鸣壶”造型的来源,才发现其身上赋予的浓厚的凤鸣传奇,才了解它所蕴涵的祥和气息。

3、紫砂“凤鸣壶”的光货艺术

紫砂“凤鸣壶”属于光货,它虽没有华丽的外表,却以其朴素的自然形态、简洁明快的线条诉说着自己独特的造型语言,使之具有高雅脱俗的艺术魅力和独特的文化风格。“凤鸣壶”对面、线、角及线条的不同处理,使壶器呈现出清秀的造型风格。该壶的造型之美,它是曲线与直线巧妙组合的艺术之美,进而形成了古朴雅致的独特风味。

4、结论

制壶艺术作为融生活与艺术为一体的广义的文化形态,是中华文化的形象写照,也是每个紫砂从艺者孜孜不倦的追求。紫砂“凤鸣壶”的造型艺术,创造了视觉可感的立体形象,具有造型美、直观美、空间感和质量感。陈壶在细心观察和研究历史文化的基础上,吸取了中国传统绘画和古代陶器、青铜器、唐镜、宋瓷等传统工艺美术作品中凤凰的艺术特点,获得了高度的艺术素养,从而设计了紫砂“凤鸣壶”的造型。紫砂“凤鸣壶”的特点是强调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的统一,具有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属性,其美学特征是满足实用功能的要求,体现材质美、工艺美和装饰美。许艳春 凤鸣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橄榄壶

橄榄又名“谏果”,知道橄榄名的多,了解“谏果”名的少。品茶,品橄榄是一种特别的享受。初品味时,果味有些涩,久嚼后,香甜可口,余味无穷。那余味引申开来,一如忠谏之言,初听逆耳,心犹不适,若能三思而采之,或许令人终生得益。中国古人早有以“谏果”为鉴赠人的故事。元·王祯《农书》卷九:“橄榄生岭南及闽广州郡……其味苦酸而涩,食久味方回甘,故昔人名为谏果”。宋·赵蕃《倪秀才惠橄榄》诗之二:“直道堪嗟故不容,更持谏果欲谁从”?

橄榄壶因形似橄榄,故而得名,是传统的壶型。橄榄壶敦厚古朴,纯以造型取胜。400年前时大彬曾创作过“橄榄壶”。时大彬是不是叫它“橄榄壶”,今天已不得而知,但紫砂的经典著作上都称它为“橄榄壶”。壶名是活的文化,不仅在于它的传承,更在于一旦赋予其新意,会使其生命力更加璀璨。若时大彬那时仅仅以“橄榄”形为模特,“橄榄壶”应属于“紫砂仿生类”形式美的探索。时大彬 橄榄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花生壶

紫砂壶的造型千姿百态,是存世各种器皿中最丰富了,素有“方非一式,圆不一相”之赞誉,大体上可以分自然物体造型、几何形态造型和筋纹器形造型三大类。

自然物体造型,用浮雕、半浮雕手法装饰设计成仿生形象的壶,人们俗称“花货”。取材于自然界中的物体形象,制作入微,雅俗共赏,如瓜果花木、虫鱼鸟兽、日常用品等,融自然之形和艺术之魂于一体。如常见的供春壶、芒果壶、花生壶、牡丹壶、荷花壶、西瓜壶、茄段壶、竹节壶、梅桩壶、劲松壶、松鼠葡萄壶、印包壶等。传统造型的鱼化龙壶、岁寒三友壶等是花货造型的代表作品。

茶具仿生设计方法渺如烟海,林林总总都借助大自然的天工之美。大自然为我们提供了无数解决问题的方法。越亲近大自然,越有机会去发现存在于自然事物中环环相扣的道理而形成精确美学的观念。虽然人类凭借聪明才智可以创造许多发明,但永远无法超越大自然,只有尊重自然,升华自然,才可以做出更加简洁、完美的设计。

自然仿生设计不仅在造型上大量采用了动、植物的形态特征,而且在纹理、颜色上也大量应用了动、植物或风、云、雨、火等自然现象的形象特色。

植物仿生通过模仿植物的形态特征来设计产品,即通过对植物的整体或某一部分形态进行模仿、变形、抽象等,借以达到造型的目的。主要参考对象为植物体的根、茎、叶、花、果等,根据它们的外部形态和象征寓意,研究如何通过艺术处理手法将之应用于设计之中。充分利用植物的具象和抽象形态仿生原理,结合实用性和装饰美,可以设计丰富多彩的形态仿生作品,其设计的形态直接来源于自然,贴近自然,富有生活气息。模拟植物的色泽、肌理、形态、结构、功能等,结合中国茶文化,使得茶具在样式上符合中国人的饮茶心理,品茶时达到人与环境融为一体的效果。徐达明制 花生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疾风壶

宜兴紫砂圆器造型为紫砂茗壶造型体系中最为常见的表现形式之一。它与紫砂方器、紫砂筋纹器并存于世,相互辉映,不断演变、调整、发展,蕴育了漫长的紫砂发展史,创造了“方匪一式,圆不一相”、姿态万千的茗壶世界。

紫砂圆器是以球体、圆柱体为基本形体塑造的一种器皿。主要运用各种圆曲线、抛物线和曲线等组成。造型圆润、饱满、浑朴、玉质感强。紫砂圆器造型要求达到“圆、稳、匀、正”,柔中寓刚、刚柔相济。圆,要求有变化,要求于肩、腹、足、盖、底、嘴、把等过渡处见骨,见肉,骨肉均匀,整体达到“珠圆玉润”的艺术效果。稳,要求顾及视觉安定外,更注重实用的稳定。匀,要求壶整体要与盖、肩、腹、底、嘴、把、足以及附饰物各部分过渡处要匀称协调、和谐自然、浑然一体。正,要求制作工艺严谨、规范、挺拔、端正。

紫砂圆器造型变化丰富,古有“圆不一相”之说。紫砂圆器造型的完美,主要反映在圆器壶体造型的形式上。一把上好的紫砂圆器茗壶,无论是整圆、半圆、椭圆等等形式,均需要追求壶体的谐调统一,赏心悦目,视觉和触觉上的平衡、和谐、韵律、对比等等,通过形式来体现超越自然形态的内在美感。所以在泱泱茗壶世界中,简炼的几何形圆器上乘之作,经得起众人的挑剔实非易事。传统艺人在创作时主要是用眼光,凭经验,直观形象地确立壶形的轮廓线形,达到紫砂术语上俗话所说的“登样”、“称势”的感觉。这种传统的审美观念缺乏现代设计理念,受到历史的局限,但能为普通人所接受。

疾风壶何道洪大师创作设计整个壶型看起来藏巧于拙,线条饱满丰盈,端庄古朴,憨厚有感。壶身鼓腹似圆珠,下窄上大,削肩,直颈,压盖板面隆起,盖顶设大圆珠钮,小巧而精致。三弯嘴前伸,额厚丰满,圈曲把,线型流畅,把手下小上大弯曲夸张,整体呈现向上的态势,予人昂然的兴味,整器给人气宇轩昂的感觉,似有内蓄动势暗涌,虽静如山,动则如疾风。何道洪 疾风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瓜虫壶

汪氏以花活为主兼顾素噐,所出作品无不精良。瓜虫壶花素结合,看似淡雅又极尽风姿,观之抚之,不由人不动容。壶紫砂质,盖钮饰瓜叶纹,盖顶拱起。扁壶,丰肩,弧腹,平底。壶流和壶柄均呈枝叶形,并分别饰一只七星瓢虫。壶砂质坚实,抚之极细。瓜虫壶形制古朴,不入妍媚,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心慕神追,惟妙惟肖,绚丽中包孕这隽秀。汪寅仙制瓜叶小瓢虫紫砂壶精制工艺,意境深远、形神兼备、贵雅大方。瓜虫壶汪寅仙制 紫砂瓜虫壶 宽:16.5cm
款识:『汪』『寅仙』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龙宫宝灯壶

徐汉棠大师绝对是当今紫砂界的重量级人物,其名其作享誉五湖四海,若能收藏到他创作的紫砂艺术作品,更是价值连城,荣幸之至。我等只是壶外客,今日有幸得见大师经典精品“龙宫宝灯壶”,格外用心,更格外动心。好作品无需佳话点缀,一眼观之,就注定爱之不已。

龙宫宝灯壶”只是徐汉棠大师众多佳作中的一件,冰山一角却已足够震撼,此话不假。论造型、论工艺、论构思、论意境,实在是无可挑剔,完美至极。

恍恍然仿若置身于传说中的龙宫里,金碧辉煌,歌舞升平,那一盏“龙宫宝灯”尤为醒目,氤氲的氛围中,饱满着富丽堂皇、吉祥如意的气息。一方古韵、一抹高贵,带着你我神游暖梦,斑斓的色彩更演绎出绝代风华。

“龙宫宝灯壶”像一只火红的大灯笼,通过紫砂来塑形,不仅保持了灯笼的神韵,更增添新意,提升了品位。壶身饱满丰润,浅口圈足上下对称,壶身筋纹雕琢细心,间隔不偏不倚,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都能感受到作品严谨的艺术风格,它生动可掬,它高贵典雅,正是如此,它才配得上称作一只“龙宫宝灯壶”。三弯流、圈把、平盖、桥钮,典型的紫砂壶特质,在徐汉棠大师的手中,铺满了浓郁的古典气息。

作品传承古典气质,更融入了现代装饰工艺,于梦幻般的色彩、天成般的贴塑中,营造张扬活力的视觉空间,让人在品位古韵的同时,感受现代艺术之美。

贴塑工整,对称严谨。如意花瓣,造型精美,雕刻堆贴极为精心,一圈肩、一圈底、一圈平盖,大小一致,上下沿筋纹对称展开,美不胜收,而凸起的质感,充盈着紫砂的珍贵气息,把玩抚摸,自是另一番享受。

色彩艳丽,堪称主角。“龙宫宝灯壶”色彩斑斓璀璨,它是龙宫里的宝贝,它夺目耀眼。壶身与壶盖构成的朱红色主调,映衬着喜庆和欢娱。壶嘴、圈把、桥钮装饰成非常难得的墨绿色,格外醒目,壶口一圈与壶底圈足同样装饰成墨绿色,红绿色彩搭配和谐美观,视觉效果极佳。鹅黄色的如意花瓣更是起到锦上添花之效,色彩上似乎泼上过一层油,鲜亮无比,但它鲜艳而不腻,丰泽而古韵清新,一只龙宫宝灯的形象跃然入目。

欣赏徐汉棠大师的“龙宫宝灯壶”,不禁叫人折服于大师的敬业精神,严谨细致的工艺,更折射出他对紫砂艺术的虔诚与追索。作品构思巧妙,浓缩古今艺术特色,更升华主旨,寓意如意富贵,吉祥永恒。徐汉棠 龙宫宝灯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高风亮节壶

以竹入壶,紫砂器中多有表现,然以方器为造型的竹壶并不多见。高风亮节壶壶身端庄挺拔,庄重典雅,壶身、壶把、壶嘴等,通体都是采用竹节语言来诠释,以竹寓意,但也有些枝蔓,比如在壶身上绘刻了几支竹叶,点缀主题,并不让人生疑,同时那种竹叶舒展,摇曳的神态,更显示了作者的动静结合的美感功力。

高风亮节壶顾绍培大师设计创作,壶身为长高四方直筒型,主题取自竹的形态,由四排竹节十六根方竹成型,参差相间组合,节间生芽,错落有致,清朗高洁。其中壶嘴、把手分别用扁方竹形状塑造而成。壶流部造型别出心裁,两根竹子上下相连壶身形成出水孔,贴体而富有新意。壶身向下伸出四足,稳重大方。收肩,隆盖,桥形纽。壶身以双竹枝环绕,装饰出竹枝、竹叶,充满生机。壶身与各个附件搭配合理,壮美典雅,营造出壶挺拔俊朗、劲挺灵动的气质。高风亮节壶综合了紫砂方器、花器、筋纹器的工艺技法,形神兼备,制作难度极高。顾绍培 高风亮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大涵壶

大涵壶,身正直,耳偏大,于直正硬朗中略带厚润,是爱壶者与此壶目光相遇之刹那间的感受。内心有个声音告诉我:汝心已见大和尚,何须他处寻佛?此乃大涵壶也!此壶正、直、圆、润、厚、朴、文、智、涵,吾用九个字来感悟此壶之美,亦不能言尽矣!

此壶造型脱胎于曼生壶之造型“汲直”,造型创意来源原意应是直爽无曲,从井中汲水之意。朱石梅摹《茗壶二十品》为承名世钩。每图题记,为陈曼生、郭频伽等人所署。其中有“汲直:苦而旨,直其体,公孙丞相甘如醴”。我们不妨从曼生汲直壶的铭文上来审视原型之创意:苦而旨,指茗茶,旨为唯美之意;直其体,指壶式,因其身筒为一圆柱体,直来直去,不事雕琢,挺然直立;公孙丞相,这里应是指汉武帝时的丞相公孙弘。当时有一“戆直”大臣汲黯,他看不惯丞相公孙弘的虚伪做作,直谏汉武帝提防,武帝却不以为然,公孙弘因而更加得意。铭文中“汲”字意双关,铭文则分作两段,“苦而旨,直其体”写的是汲黯,后段写公孙弘,以见熏莸不同器,君子不因小人而改节。综合视之,作者以苦为乐视苦为甘,面对人生路途上的挫折困境依然以直行道,不改本色!

而此大涵壶,虽造型极相似于曼生之汲直,但细品读其内涵及铭文,能感悟到隔世器虽不同,但追求壶艺之道一同也!此壶身筒铭文:爱惜精神,留他日担当宇宙;蹉跎岁月,尽此生污秽乾坤。这句话见于清代山阴金《格言连璧·学问类》,其意是:要珍惜自己的精神,留待将来担待大业;让时间白白的溜走,这样的一生,是玷污大地乾坤的。“爱惜精神”何如?爱惜精神要以养元为本。培和气,养正气,植浩气,藏静气。讲操守,涵精力,增度量,行镇定。爱惜精神,日勤三省,夜惕四知。轻矫为重,浮矫为实,褊矫为宽,执矫为圆,肆矫为谨,奢矫为俭,忍矫为慈,贪矫为廉,私矫为公,放言矫为缄默,好动矫为镇静,粗率矫为细密,躁急矫为和缓,怠慢矫以精勤,刚暴矫为温柔,浅露矫为沉潜,刻薄矫为浑厚。爱惜精神,要谨言,要慎行,要约已,要清心,要节食,要寡欲。

通观审视,此等爱惜精神与曼生之汲直所追慕壶意,谁又能有异议呢?

大师另有集思壶之力作与此壶形似,集思壶底为收敛圈足,而此为直筒上下一如,更彰显了以直行道之志!

大涵壶之砂宝重器,还因三位艺界大师联袂而就而难得。壶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何道洪先生所制,著名美术大家韩美林先生所书铭文,陶刻完成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谭泉海先生倾心镌之。大涵之壶名,亦是艺术家们涵古今大德,承壶道之训,器载中华文化之道的真实写照。
何道洪 大涵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伏虎壶

十二生肖轮转,国人都有自己对应的生年属相。本命年里收藏到本命壶,可谓趣事雅事兴事。就算不是自己的本命年,也让人们充满了期盼,于是期盼附身到生肖壶上。最早的生肖入壶是以写实手法来表现的。例如清初陈鸣远款的马上封侯壶,卧马攀猴,堆塑与捏塑相结合。想来那时只是借用了生肖的创意,并非实际意义上的生肖壶。

明清时期的龙形壶居多,龙钮、龙把、龙头起到点缀与美化的作用。特别是鱼化龙壶,壶钮里的龙头是立体的,首舌皆可动,伸缩吐注,灵妙天然。奇怪在那真龙天子的时代,龙形壶大行其道,居然还拿来戏弄,不知是对皇权的崇拜还是嘲讽?

进入生肖壶创作的高峰年是1986年。徐秀棠组织创作了系列文房博古“丙寅大吉”,汲取青铜、玉雕、漆器等传统造型与纹饰的精华,极大地丰富了紫砂的表现力;由高海庚设计周桂珍制作完成的伏虎壶,方圆结合,古意盎然;潘持平创作的黑虎壶,以财神赵公明的坐骑黑虎入壶,雄健威武。后来产生一定影响的还有凌锡苟的十二生肖壶、陈国良的三羊开泰壶、胡永成的金鸡报晓壶,刘建平的金牛壶。

紫砂壶是一种立体的造型艺术。能给人一目了然的视觉美感,而它的艺术性实际上是由外在形象和内在人文相互组合而成。作为一种性能优越的茶具,紫砂壶本身便具有工艺品的美学效果,但因其与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联系密切。它的文化性能便成了重要的组成部分,并因此而深受世人的喜爱。设计制作的紫砂壶“伏虎”便充分地于传统文化中获得启发,巧妙构思、精工细作,具有超越实用性能的文化寓意和风格个性,是中华虎文化题材的优秀载体。

紫砂泰斗顾景舟大师在《壶艺的形神气》一文曾提到“壶艺创新要注意三个要素:其一是形,即壶的形象,也就是形状式样。其二是神,即壶的神态,也就是通过形象表达散发出的情趣。其三是气,即壶的气质,也就是形象内涵的实质性的美的素质。”因此,一把壶如能做到形、神、气三者融汇贯通,方可称为佳作。紫砂壶“伏虎”将伏虎的特征融入壶艺细节中,搭配合理,通过生动真实的艺术形象传递虎文化的精髓,达到形、神、气皆备的艺术效果。

伏虎壶”以传统文化中的虎文化为创作题材,从确定立意、形象构造到内涵挖掘,均围绕虎文化这一线索展开,整体层层递进,连贯性与整体性俱佳。几千年来,虎的形象在我国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占有颇为显著的地位,常常与龙并称,在《周易·乾卦文中就有“云从龙,风从虎”的说法。自古以来,人们习惯用“生龙活虎”、“龙腾虎跃”、“藏龙卧虎”、“如虎添翼”等词语,赞扬生活中的人物和事物,表达中华民族的精神面貌、民族性格和民族自我意识,并且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虎文化。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化与发展,崇虎的文化意识已成为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理念。伏虎则是传统的雕塑形象之一,它具有战胜邪恶势力的正义象征,历来就是雕塑的重要题材。

“伏虎壶”正是将这一文化理念融入到艺术形象中,引申出虎文化的意味,以及伏虎这一具体形象所蕴含的正义之风。壶身主体厚重稳健、方中寓圆、方圆共存,壶身由四个面组成,前方的面呈方形,左右对称的两个面则是三边直线。一边弧线,这三个面均呈平面状,而后方的面则呈弧形。曲线从上至下逐渐向外扩展,整体线面棱阔分明、转折清晰,形成一种前倾的趋势,充满了力量感,壶底四足从壶身顺势蔓延而出,使得整个壶身更具整体感和一致性,犹如一只抽象的伏虎。让人惊叹不已。“伏虎壶”对于虎文化的具象表现也刻画得惟妙惟肖,这一表现主要通过壶嘴、壶把和壶钮的构造与配合来得以优化。直流壶嘴从壶身前端蓄出,力道十足,在壶嘴根部塑雕装饰生动的虎首造型,其神态逼真,张口之势间恰吐出壶嘴,搭配得协调和谐。壶把外方内圆,有下拉趋势,它与壶嘴和壶身对应,犹如虎尾巴,使伏虎的形象更具说服力,给人以轻松悠闲之感。盖顶塑雕一只完整的、具象的、逼真的伏虎于其上,其大小比例均与真实的老虎相仿,膘肥身健,伏着身子,正回首休憩,神态安然,将伏虎的意蕴充分诠释出来,达到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紫砂壶的造型和造型十分丰富。“伏虎壶”通过造型和装饰构造,接近并深入虎文化精髓,使之富有深刻的人文内涵,从而营造出厚重的文化质感。虎啸生风气场足,紫气东来入壶中,整把壶除了在表现伏虎内容的部分充分融入传统文化外,壶身表面的陶刻书法装饰更无限提升了壶的文化含量,使之形神皆备,通达人心。陶刻装饰是紫砂壶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刀代笔、以刻代绘是其最突出的风格,在“伏虎”壶身一侧,“秋月春花”四字醒目而端庄,横平竖直,简洁而内涵凝练,一种温馨、美满、悠然的生活气息呼之欲出,营造出平静的感觉,这种感觉与伏虎形象中所提炼出的悠闲相一致.整把壶由此意境全出,引人人胜。

紫砂壶“伏虎”形神皆备,美观实用、人文效果俱佳,充分体现出一把完美紫砂壶的显著特征。紫砂壶艺是一门艺术,因此,对于壶艺创作而言,必须摆脱粗陶器皿的认知局限,应从题材设定、艺术构造、装饰点缀和人文提炼等诸多方面展开思考,赋予紫砂壶以艺术生命力。高海庚 卧虎壶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