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标签: 时大彬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大彬提梁壶

中国茶事,源远流长。茶具与茶艺的发展息息相关。明代制茶技术有了长足发展,出现散茶,可直接冲泡饮用,紫砂茶具亦趋精巧。壶小则茶香,壶大则不鲜,浸泡过久,大壶更易使茶味散失。时大彬改制小壶,更符合了明代人泡茶所讲究的“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搁”之原则。同时也迎合了明代人的饮茶风气:“茶壶以小为贵,每一客,每一把,任其自斟自饮,方为得趣”。时大彬常在原料中杂以砂,表面不显细腻,俗称“梨皮”,烧成后,由于砂中所含的化学物质氯化铵的作用,使器身呈现金星点,如撒金般闪闪生辉。

明代中晚期,宜兴紫砂正式形成较完整的工艺体系,这时紫砂已从日用陶器中独立出来,在工艺上讲究规正精巧,名工辈出,已形成一支专业工艺队伍。所制茗壶进入宫廷,输出国外。“宜兴陶都”声誉日隆,正是此时,逐渐奠定基础。

明代出现紫砂四大家是:董翰、赵梁、元畅、时朋。当时陶肆流行一句民谣:“壶家妙手称三大”。三大就是时大彬、李仲芳、徐友泉。也有人把时朋算进去,称作“三大一时”。从四大家到三大妙手,表示明代紫砂茗壶已经从初创走向成熟。

时大彬是明代制壶大师。时朋之子。万历年间宜兴人。制壶严谨,讲究古朴,壶上有“时”或“大彬”印款,备受推崇,人称“时壶”。有诗曰:“千奇万状信出手”,“宫中艳说大彬壶”。始仿供春制大茶壶,后改制小型茶壶,传世之作有提梁壶、扁壶、僧帽壶等。代表作有“三足圆壶”、“六方紫砂壶”、“提梁紫砂壶”等。

时大彬的紫砂壶中,僧帽壶可谓独树一帜,黑紫砂壶和玉兰花壶亦极负盛名。李英豪先生认为:现今玩真旧黑紫砂壶者,若没有时大彬的壶,仍不算够“道行”和“级数”。虽然有“大彬茗壶奔走天下半”之称颂,但即便是在李景康和张虹合著的《阳羡茶壶图考》中,这“千载一时”的茗壶也只不过收录了16件。

与时大彬同时代而稍晚的李仲芳、徐友泉和时大彬齐名,同被誉为“壶家妙手称三大”。其中李仲芳师从时大彬,充分发挥了大彬壶优雅流畅之风格,堪称时大彬的第一高足。在大彬壶中,有不少作品是出自李仲芳之手。所谓“李大之作,时大之名”,即指由时大彬鉴赏的李仲芳制品,而署以“大彬”款识,收藏者宜注意辨别。

时大彬制“大提梁壶”收藏於南京博物院,以圆形为基调,正视,球状壶身配以圆圆的提梁,使两大圆轮廓线既相互交叉,又相互阻断,从而使壶形的立体感更为强烈;俯视,平整的小圆盖与大平底的轮廓线相互重叠,其盖钮正处于两个同心圆的同心位置上,更显示出其制作技艺的高超。

时大彬的紫砂壶,一脱尘俗,不务妍媚,朴雅坚致,风格优雅悦目,流畅灵活。“壶家妙手称三大”之一的徐友泉晚年仍自叹“吾之精,终不及时(指时大彬)之粗也”。

这件“大提梁壶”制作工整规矩,壶胎坚实,色调深紫,胞浆明润,器表似“梨皮”。造型敦厚稳健,舒展大方。此壶造型以圆形为基调,正视,球状壶身配以圆圆的提梁,使两大圆轮廓线既相互交叉,又相互阻断,从而使壶形的立体感更为强烈;俯视,平整的小圆平盖与大大圆形平底的轮廓线相互重叠,其盖钮正处于两个同心圆的同心位置上,更显示出其制作技艺的高超。

壶体局部结构与鲜明的棱线相衬,柔中见刚,刚柔相济,且相得益彰。六棱的壶嘴、壶把、壶盖、壶钮与圆浑的壶体形成对比,提梁拱起如虹桥,所形成的虚空间与壶身的实体形成对比,虚实相映,使整体舒展大方,增强了艺术效果。盖沿的翻线处理,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这是件既有整体气势,又有细部刻意推敲的作品。

壶盖口外刻楷体“大彬”二字,侧钤阳文篆体“天香阁”小方印。据李景康说:大彬作品,“从未见署款而未兼盖章者”,与扬州、无锡出土的紫砂壶比较,此壶工艺更精进,但“大彬”二字完全不同。据推测,“天香阁”主人为明代李寄“可能性要大些”。

在今天的玩壶人看来,壶通高20.5厘米,口径9.4厘米的大彬提梁实在是一把大壶,可是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尚属小物。时大彬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器型上“改大为小”,“改俗为雅”,奠定了紫砂壶基本的审美倾向,使紫砂壶能进入文人生活,成为文房清玩,提升了紫砂壶的文化内涵。这也让时大彬成为紫砂宗源上的第一座高山,让无数后人仰止。

粗看很不起眼!大彬提梁身筒成较大且丰满的扁球形,上部圆环状提梁粗大,六方三弯嘴,六瓣平扣钮,压盖,圈底,溜肩,素身。

再看耐人寻味!身筒以实托虚,圆环以虚带实,上下两个圆弧构成的虚实对照,达到了视觉上的微妙平衡,整体上让人感觉气势雄健,浑然一体。所谓“周接四海之表,浮于元气之上”。

三看惊为天物!大彬提梁如佛趺坐,清风朗朗。《梦溪笔谈》中说:“星辰居四方而中虚,八卦分八方而中虚,不中虚不足以妙万物”。虚实结合犹如画中留白,园林借景,疏可走马,密不透风。这种古典美学的神奇光彩,闪耀在小说、绘画、书法、戏剧、建筑等传统艺术的各个领域。

一九五六年入秋的一天,顾景舟和高庄谈论起紫砂提梁壶。顾景舟认为:历史上紫砂提梁款式诸多,各有特点特色,但他认为提梁中造型制工最好的,当属清初邵旭茂所制的提梁壶,后人称之“旭茂提梁壶”。“旭茂提梁壶”端庄大度,圆润匀称,肩宽肚圆,对等和谐,稳定悠然,便利把玩,实用方便,特别是提梁回转,犹如长虹,虚空感强而舒展大方,流超长顺势胥出,更增加茗壶的气势。

高庄则认为“旭茂提梁壶”是传统中的珍品,但形制不及时大彬提梁壶。高庄所提及的“大彬提梁壶”指的是明末清初所仿制、南京博物馆所展,亦有人把它叫做“天香阁壶”的那把提梁。依高庄的观点,“大彬提梁壶”造型有突破,壶体为圆形,上身部收拢,流、把、钮呈六方形、扁形、菱角形。整体为圆,壶身提梁双圆重叠,壶底壶盖双圆重叠,使圆主体更强烈,这种造型是有突破性意义的。大彬调砂提梁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时大彬制紫砂壶少而精

明末江西文人徐世溥才雄气盛却屡试不第,明亡后山居晦迹,绝意仕进。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不无惆怅地回忆起晚明万历年间的文化盛况,并罗列赵南星、顾宪成、海瑞的道德风节,董其昌的书画,徐光启、利玛窦的历法,汤显祖的词曲,李时珍的本草以证明“天下文治”之“响盛”,并且赞扬说:“时氏之陶,顾氏之冶,方氏、程氏之墨,陆氏攻玉,何氏刻印,皆可与古作者同敝天壤。”

所谓“时氏之陶”即指时大彬之紫砂壶艺。在徐氏看来,时大彬制紫砂壶可与董其昌之书画、汤显祖之词曲、何震之治印一起,代表晚明那段张扬、萧散、孤冷、淡雅却又浮华、奢靡甚至扭曲的艺术年华。时大彬制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醴泉壶

明代商品经济活跃,手工业发达。在上层社会,文人、士大夫饮茶之风兴起,他们在茶具选用上往往融入了个人的品味和风格,其中紫砂壶受到推崇。据有关文献记载,紫砂壶由明正德、嘉庆年间的供春开创。继供春之后,紫砂制壶名家辈出,嘉靖至隆庆年间出现了“名壶四大家”,即董翰、赵梁、元畅、时鹏,名盛一时。这时的紫砂壶,壶型不尽相同,样式千姿百态,极具艺术意趣。

明朝万历年间,紫砂制壶工艺发展迅速,宜兴紫砂工艺达到了空前的繁盛。名家有“壶家妙手称三大”的时大彬、李仲芳和徐友泉。其中,时大彬为时鹏之子,其壶作风格高雅,造型流畅灵活,匠心独运,妙不可思,在当时颇负盛名。明许次纾《茶疏》记述道:“往时供春茶壶,今日时彬所制,大为时人宝惜”。大彬在壶上题名款识书法亦是笔酣墨饱,周高起赞道“大彬款用竹刀,书法逼真换鹅经”。

此件明代紫砂醴泉壶为时大彬所作,现如今藏于苏州古玩城。该壶选料上乘,色泽沉稳,呈棠栗色,表面参杂斑驳的浅色细砂,砂质感强,粒粒细砂隐约浮现于壶身,甚似熟透梨子之梨皮般,当为所称“梨皮紫砂”,引人注目,让人不禁想摩挲把玩。由于时隔日久,在明润古雅包浆的衬托之下,优美的紫泥肌理隐约而见,正所谓“不务妍媚而朴雅坚粟”。壶身呈扁圆筒形,自上向下逐渐收敛,短直流嘴略有弧度,圈耳,肩部起一棱线,自流部贯通至耳部,线条流畅,一气呵成,压盖微穹,配合严密,半环盖纽,底刻『万历丁未孟夏之月 大彬』铭文及款识。

此壶原为上海著名收藏大家龚心钊的旧藏之物。龚心钊(1870~1949年)出身官宦世家,书香门第,19岁中举人,26岁中进士,是清代最后一任科举考官。光绪年间出使英、法等国,清末出任加拿大总领事,是清代著名的外交家。辛亥革命后寓居上海,不问政事,以诗书文物自娱,所藏文物,精品颇多,如国之重宝”商鞅方升”即为龚氏旧藏,其它如战国越王剑,宋代米芾、马远、夏圭等名家书画,宋汝窑盘,以及时大彬、徐友泉、陈鸣远、陈曼生等制的紫砂壶,均为难得名品佳作。

相传龚氏所藏文物,必有精致考究之包装,此壶也不例外。该件明代紫砂醴(lǐ)泉壶有度身定做的瘿木囊匣,匣面板阴刻填金古物名称,以及“合肥龚氏瞻丽斋记”鉴藏印,该匣本身就是一件精美艺术品。在龚心钊之后,此壶曾流散到日本,近年来得以重返故土,更显珍贵,十分值得藏家珍惜。
醴泉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四大天王都是谁?

中国人追求神韵之美,尤其喜欢在普通生活中寓意儒雅,从而产生更高层次的艺术。

言及文人墨客,人们总会想到三三两两的文人在湖畔闲亭中对弈畅饮的景象。这个“饮”,可能是饮酒,但也可能是饮茶。人言:“壶中日月天”,壶虽小,但从壶中倒出的东西却一言难尽,也许是古今荣辱,也许是东西兴衰。文人的壶配上文人的诗,即成就了中国人的神韵之美。

关于紫砂壶的起源朝代,说法颇多,但至少从明代正德年间算起,到现在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这风云变幻的几百年间,紫砂壶也经历了一些变革。但这一路走来,紫砂壶却“装”下了古典的诗、书、画、印,以及前人的信手天工。她就像个采花的姑娘一样,不断拾得了中国古典文化的精髓而融入自身。所以,赏壶、养壶,也是在欣赏和回味我们自身的经典情怀。这其中,有四位紫砂天王巨星般的人物如里程碑一般,为我们的壶内瑰宝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一起来看看,这四位是谁?sdtw1龚春:信陶壶之鼻祖,亦天下之良工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时大彬紫砂莲瓣僧帽壶的由来

藏玩和喜爱江苏宜兴紫砂茶壶的朋友们,皆知道僧帽壶的形制是怎么样的;而且不少人认为乃明代万历年间名家时大彬所始创。

现今坊间僧帽型紫砂茶壶多如牛毛;很多根本上并非用紫砂泥捏制烧成,真紫砂者也属近代仿品。莲瓣僧帽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时大彬对紫砂有三大贡献

时大彬是中华紫砂史上的一代巨匠,对紫砂文化他有三大历史贡献。本文作一归纳总结,欢迎壶友们探讨。时大彬壶其一,时大彬创作的“文意壶”把“紫砂茶壶”升格为“文人雅玩”。

许次纾于1597年写成的《茶疏》反映了时大彬结识陈继儒之前的茶文化的历史状况。

自古以来,茶具始终是茶文化发展的重心之一,茶具无时无刻不围绕着茶事,茶事呼唤茶具创作,茶具围绕茶事演化,这是茶事与茶具之间发展的辨证史观。“唐宋重茶碗,明后壶风行。今朝液体茶,七彩塑料瓶”,则是茶事与茶器和谐相处的发展简史。茶文化史告诉我们,唐代开始喝茶,就有了茶壶,但到明代茶壶才成为重心,才成为茶人瞩目的焦点,直至今天。而唐宋时茶器的重心茶碗、茶杯,则成了主角茶壶的“附属品”。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为什么说时大彬对紫砂贡献大

时大彬紫砂壶紫砂壶历史颇为悠久,仅以一文细述其发展脉络,难度很大。因此,陈壶紫砂想要通过对紫砂发展史中的一些里程碑式人物的介绍,让读者了解宜兴紫砂艺术数百年间的发展历程。今天就先说说第一位制壶大师——时大彬

紫砂壶生于明代,紫砂史上的第一位大师就诞生在明代万历年间。他名为时大彬,又称时彬、大彬,号少山。明万历至清顺治年间人,是当时著名的紫砂“四大家”之一时朋的儿子。时大彬在紫砂陶的泥料配制、造型设计、成型技法与铭文雕刻方面都极有研究,确立了至今仍被紫砂业沿袭的用泥片和镶接凭空成型的高难度技术体系。作为历史上第一位制壶大师,时大彬对紫砂的贡献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时大彬《鼎足盖圆壶》图文详解

鼎足盖圆壶漳浦物华天宝,人文厚重,自唐开漳建县以来,出现过许多珍宝,但在这1300多年的历史中,能流传下来且保存完好的并不多。这当中,珍藏于漳浦县博物馆的国家一级文物、出土于明万历户、工二部侍郎卢维祯墓的时大彬鼎足盖圆壶,绝对可以算是漳浦县的镇县之宝。

说起这镇县之宝的面世,缘起于一起盗墓案,1987年7月初,七个盗墓者趁夜潜到漳浦县盘陀镇汤坑村庙埔自然村村前的犀丘山南坡上,对明万历间户、工二部待郎卢维祯墓进行盗掘。后被村民发现,等到盗墓者炸开了一个小洞了,村民们打着手电,围到现场,驱走盗墓者。随后当地派出所介入并上报了县政府。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时大彬《如意纹盖三足壶》真品详解

如意纹盖三足壶时大彬如意纹盖三足壶,江苏省无锡市锡山文管会藏,国家一级文物,壶高113mm,口径84mm,把梢下刻款:大彬。1984年出土于无锡甘露乡明代墓中,墓主为明代华太师华察的孙子华师伊,为崇祯二年墓葬。华察(1497-1574),字子潜,号鸿山,无锡县隆亭(今东亭镇)人,明嘉靖五年(1526)进士,死后葬于甘露萧塘。华察墓于1958年被炸、挖,出土文物95件。1984年7月又发掘墓区华察后裔墓,出土文物50余件,时大彬如意纹盖三足壶即出土于华察之孙华师伊墓中。

如意纹盖三足壶出土之后,曾被晾晒于农户窗台之上,后因清洗露出大彬刻款引起重视,此后经由无锡、苏州、上海、宜兴等多方专家鉴定,与江苏省扬州博物馆藏六方壶、福建省漳浦博物馆藏鼎足式盖圆壶公认为时大彬标准器之一。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开光方壶

紫砂壶作为一种工艺美术作品,以造型上说,分有仿生器,几何形器(既筋瓤器);几何形器又分为方、圆两种。此所谓“方非一式,圆非一相”。方壶作为与圆壶相对的砂器,具有独特的艺术欣赏价值和鉴赏内涵。

古人常用“天圆地方”来朴素、原初地解释世界,也用“智圆行方”来概括为人处事,一直以来各种器物造型中如几案桌柜,各种建筑如亭台、楼阁均以方和圆为基本法则,方是与圆相对的美学范畴,方壶是以直线构成实空间界线的紫泥作品。它具有方正、刚毅、端庄、雄健、沉稳、敦实、豪放等特点,她犹如力能扛鼎之勇士,熊腰虎背之威猛,横刀立马之战将,号令三军之统帅,老成持重之雅儒,令人折服,使人振奋,着实让爱壶者视若珍宝,备受收藏者喜爱。

方壶是以直线构成的,从线条给人的视觉效果来看,曲线使人委婉,流水线让人愉悦,弧线有柔和之感。而直线让人感到挺括、振发、刚毅、端庄、静穆、冷峻…..。方壶是用具有以上质感特征的线条构成的作品,与圆壶相比,自然是另入艺术佳境,不论是四方、六方、八方或在此基础上略作变化的方形作品,她形成了多个(从正面平视)几何形的平面,与同角度视赏圆壶出现“明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呈现圆壶所不具备的艺术观赏效果。

即便是“方钟”、“高韵”、“四方石瓢”、“六方掇球”等等作品,上收下放(重心下移),下收上放(重心上移),看面与面的结合处,有的是一条弧线,有的是一条曲线。但它每一面的水平线所定线的“海岸线”都是直线,这是区别于圆壶的最大特征,正如我们观赏唐欧阳询的正楷同释怀素的大草的感觉一样,方圆有别,各臻其美。

艺术讲求和谐与完善,一把成功的方壶作品,各个附件(流、把、钮),应该作到浑然一体,做到“和而不同,违而不犯”,在和谐中求变,在求变中求统一,起到丰富整体美的作用。尽管方与圆两个对立的欣赏范畴,但它们在紫壶的创作理念上又是统一的,虚实相生的,相互渗透,互为依存的。方壶的面与面的“公共边”大多体现上述理念,除了如“亚明四方”壶的特殊形体外,其他方壶的面的交切,结合处大都体现了行方智圆的特点,抒发着“方中寓圆”艺术哲理,这就丰富了方壶作品的线条变化以至壶形的变化,横看成林侧成峰,使作品更加耐人寻味。

若把“方钟壶”、“四方石瓢壶”之类作品,将其四条角线小弧面都看作几个圆上的弧,那在壶外构成的是几个较大的圆,“四方石瓢壶”的四条线的同高四点,也正是一个圆的内接正方形的顶点。反之“抽角四方壶”的抽角处的反弧线可以看作圆柱或圆锥体的一个部分的虚空间,“亚明四方壶”与“砖方壶”的横截面不正是某个圆的内接正方形和长方形吗?方壶的设计、创作者正是运用虚实互存、隐圆现方的艺术手段,让观赏者从实中见虚、虚中见实,值得欣赏、分析、解读。

由于方壶的实空间是以直线为界定,因之提高了原创作一件上好作品的难度,一是每一个面必须是笔直的,也即面上须平,二是传统的“三点一线”的标准必须作到百分百,而且其左右要完全对称,方能称是。尽管圆壶也能看出三点是否“一线”,因为方壶面的两条直线鲜明清晰,哪怕有丝毫偏差,总瞒不过观赏者的眼球。同一原理,附件的长短、粗细、高下,包括虚空间的构成,必须把握至最佳程度,否则功亏一篑。

开光方壶为明末清初广为流传之经典器型。明代嘉靖至万历年间的制壶名家时大彬艺术修养全面,光货壶、花货壶、筋纹壶都有名作传世,件件都是经典之作。清代诗人陈维崧《赠高待读澹人以宜壶二器并系以诗》中有“宜壶作者推龚春,同时高手时大彬,碧山银槎濮谦竹,世间一艺俱通神”之句。诗人以“一艺通神”赞美龚春与时大彬绝非过誉,从赏析时大彬的“开光方壶”我们可以品味到时大彬高超的艺术造诣,不凡的设计匠心。

“开光方壶”不仅在壶的开光装饰上别出心裁,壶的造型设计也极尽工巧。此壶的造型是方的,但线条却是方中带圆,壶体的四面不是平整的方形,由直线改成曲线,底足部稍敛,具有优雅而悦目的视觉效果。开光的长方形四角也由直角改成了圆角,不仅与壶的整体相协调,手的触摸感也更加圆润,壶钮方中寓圆。与开光面上下呼应,提拿舒适;四方嘴曲线流畅;四方把借鉴了明式家具简洁、文雅的造型,似乎信手拈来,却与壶体结合得非常和谐;四方盖与壶颈相合。准缝紧密,显得稳重端庄。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杨永善教授讲到:“凡是能够使人感到美观的,都有一条共同的基本原则,就是在整体变化之中存在着一种和谐的关系…..从许多优秀的造型艺术、设计艺术、建筑艺术和工艺美术作品中都可以明确地感受到”。时大彬的“开光方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种方圆变化十分和谐的美感,装饰恰到好处而不露人工雕琢痕迹,这与设计上的匠心独具是分不开的。

下面精选整理出历代紫砂壶名家制作的开光方壶,请大家欣赏:
开光方壶明 时大彬 开光方壶 高:114毫米 口径:77毫米 此壶现藏香港茶具文物馆
底刻款:『时大彬制于三友居』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