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分类目录: 紫砂名家

紫砂历史上出现过很多名家,从时大彬到陈曼生,从邵大亨到顾景舟。紫砂名家们都有哪些传世作品,对紫砂的发展传承有什么样的影响。这个栏目为大家介绍真正的紫砂名家!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母仪天下壶赏析

紫砂壶被奉为茶具之首,它从“一丸泥”到“艺术品”的蜕变,正是靠着工匠从心头到指尖的功夫。

季益顺18岁开始学习制壶技艺,23岁进入中央工艺美院深造。耳濡目染的熏陶,严格规范的磨练,让他对紫砂技艺有了独特而敏锐的理解,在传统素器的基础上,把一些特别的设计点缀在紫砂壶局部,使其兼具实用性和欣赏性,创作出“十六竹五件套”、“国色天香壶”、“荷塘系列”等一系列诗情画意的花器作品。

“匠者,始于心才能见于器”。对季益顺来说,从生活中寻找灵感还远远不够。他努力挖掘历史文化背景,从传统中汲取创新的养分。以中国的吉祥祝语为灵感,创作的“紫气东来壶”被紫光阁收藏。创作“称心如意壶”、“平安如意壶”等如意系列,把传统图纹以不一样的手法来体现,使其兼具实用性和欣赏性,获得了“方非一式,圆非一相”的赞誉。

创新紫砂形态设计的同时,季益顺更注重在工艺上突破传统。设计作品“母仪天下壶”时,他充分利用紫砂泥五色土的特性,以不同颜色的泥料填充,加以金银丝镶嵌,刻画出了皇后凤袍富丽堂皇的复杂样式。“母仪天下壶”从设计到最后定型耗时3个多月,选矿、粉碎、研磨到和泥、制坯、烧制等每个环节都精工细作,不断攻克技术难题,愣是做出了景泰蓝的华贵效果,最终华丽呈现,成为业内第一件做到接近掐丝珐琅效果的紫砂壶。

“母仪天下”自古适逢太平盛世,古人便认为有凤来仪,因此神鸟凤凰是吉祥,华贵的象征。“母仪天下壶”正是以凤凰为元素,远观整件作品自壶嘴至壶把正恰似一只展翅于九天之上的凤凰,那昂扬的头俯瞰苍生,透露着神圣的意味。细看之下从壶盖延伸到壶身的图纹,又仿佛一件雍容华贵的凤袍,那金丝勾勒出的祥云,凤尾,不禁使人联想到武则天女皇的威仪之态,母仪天下之感油然而生。壶身线条圆润,饱满,如仪态优美的女性化身。季益顺母仪天下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李昌鸿大师谈老紫砂壶鉴定识别

老紫砂壶图片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发展,人民生活的改善,民间的收藏也已经是热火朝天了,所以民间的收藏更加活跃,但在收藏热和收藏活跃的形势下,难免有一些人,要做一些赝品来充斥市场,使真正的爱好者在这中间受到蒙骗。初学的人,难免要上当,就是老道的人也难免会走眼。所以我们大家一起来,来了解了解怎样收藏紫砂壶,怎样识别壶,什么叫旧壶,什么是现代的名人名壶,有的这些知识,你们就可以在这方面增加知识了。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紫砂陶的历史发展。现在讲起来,有四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草创期,因为原始社会很早很早以前,已经形成了一个文化层次了草创期一般是看明代贞德年之前,据文献记载—我现在讲的是紫砂的历史,是贞德年开始的,贞德年以前讲起来就很远了—从宜兴羊角山考古的情况看,紫砂的草创期可以推到北宋,但是真正北宋的紫砂品很少很少,所以现在有一些人,做了一种壶,在市场上蒙骗消费者,说是北宋时期的壶,千万不要上当,没有这个事。

因为北宋的古窑,就在我们顶山,现在这个厂已经倒闭了,窑址也变成了房地产开发的一个新区了,从古窑址中,我们从来没有发现过一个完整的壶,或是一个底,或是一个盖。但是在元代,有紫砂壶的流传,在文献的记载中,白下地区获得了一个紫砂馆,上面刻了清印,清印是原代高氏,他姓孙,我们叫他孙高氏,他的遗物,这是有记载的,所以明代可能会有一些遗物下来,但是也得要小心了。这就是草创期的情况。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民国陶刻名家-诸葛勋作品集

诸葛勋,1901-1969,友石,卧龙, 竹岩、云石。诸葛勋是宜兴紫砂壶的紫砂名人,民国十五大陶刻名家之一。

诸葛勋1921年进入陶工传习所,师从名师崔克顺,学习陶刻彩绘技艺。艺成后的30年代初,诸葛勋被利用公司聘为技工,在壶盆上陶刻,经过对大量的日用陶器的陶刻,他练就了一手过硬的快刻技艺。到30年代的中后期,诸葛勋开始在高档紫砂器上陶刻装饰,落款为友石、云石、卧龙。

抗战后,诸葛勋为生活所迫走街串巷,在一些农家的紫砂器上进行陶刻。建国后,他参加了合作社,除继续陶刻外,还对陶刻班艺徒进行指导,直至1969年去世,享年60岁。其传器有狮球壶、洋桶壶、花瓶、帽筒等。武汉紫砂壶收藏最贵一把顾景舟制诸葛勋刻的紫砂壶价超千万,沈孝鹿制诸葛勋刻的矮八方茶具,现藏南京博物院。233e3b01213fb80ebc20c66234d12f2ebb3894ed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开拓略谈 何道洪

各位紫砂朋友:繁华欢欣的气氛,伴着绚烂多彩的鲜花,给中国宜兴第四届陶瓷艺术节,缀上了节日的盛装。值此激动人心的氛围里,我厂紫砂研讨会,也隆重地召开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在各位紫砂艺人的探索、追求和开拓中,宜兴紫砂事业必将更进一步的腾飞。借此一隅,预祝我厂紫砂研讨会圆满成功,并借此成为开创紫砂新局面的第一步。从古至今,紫砂艺海,后浪推前浪,且以供春壶开始,奠定了紫砂造型风格的基础,又是光素器和花塑器的母体,后人承此进一步的涉进,出现了闻名着世的「曼生十八式」,将砂壶造型风格立下了一个发展前进的蓝图。何道洪紫砂图片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树桩蜂窝壶

宜兴的独特材质紫砂,造就了我们广大的能工佳匠,造就了宜兴这个陶都名片。他们创造的宝贵财富和一件件留存于世的精美工艺品,就是工艺的证明、品质的的证明。所以说紫砂是一种特质、紫砂是一门工艺、紫砂是一种品质、紫砂是一门道德。

树桩蜂窝壶”是由王小龙老师创制的。以下为王小龙对于蜂巢的解说:

我与蜜蜂的初识之缘可追溯到童年时期。农村的孩子乡村田野是操场,爬树干、玩草虫是习以为常的事。当时,只知道蜜蜂会产蜜糖,身上有螫针会刺人,给我留下好奇而又畏惧的记忆。

考入紫砂工艺厂学徒满师后,又协助父亲王寅春带艺徒班。有一次父亲要求我在精准、节料的前提下,为学徒们配一批六方形的制壶样板,当我计算划线后,一个很大的蜂巢平面图映入我的眼帘,对蜜蜂智慧的敬佩油然而生。

在紫砂厂研究所工作期间,我开始收集资料,往来于养蜂人中间,仔细观察静态和动态中的蜜蜂,初步捏制了几种造型的蜂巢壶。我把倒置的蜂巢架置连接在形状各异的树杈间,自然伸展的树枝分别为壶体的底脚、嘴、把。数月后,半成品摆满了一桌子,总觉得在一些部位,特别是口盖的处理上不够满意。一个大风天,我走在窑务车间的路上,想着前辈留下了许多精妙传世之作,现代艺人匠心独具的新颖之作比比皆是,以蜂巢为题材的创作未有先例,一定要做得不落俗套,又要美观实用。追求完美的自我准则,让我饱尝了创作的艰辛…..。突然,一个大碗状的深褐色物体从空中落下,掉在我的前方,我定睛一看,是一个陈年蜂巢随风落下,我即刻捧起端详,顿时时间和空间都凝固下,只有灵感的涌现,我奔向工作室,对作品进行了画龙点睛的修改,从不信天命的我也从心里感慨—“苍天不负有心人”啊!

是收获的季节了,新品展出后,得到行内专家的一致肯定,最受大家称道的是壶盖,六个面都严丝合缝同时又保证了盖部的60多个巢房和壶体的巢房完整组合。几位外籍艺人纷纷录像,并问我说:“这就是你们讲的‘天衣无缝’吗”?

艺无止境,我心中又确立了新的目标,创作一系列型体气势较大的《树桩蜂窝壶》。从构思设计到成品出名,先后历经一年时间。这其间。我亲自上山挑选矿源,自己配制,经过无数处的试验,了解壶体不同部位的收缩牵拉度,又从实用角度考虑,在壶内增设了半球形内胆,这样的构造容易倒茶渣和清洗,既控制了容量的大小,又可起到保温效果,并且使其不烫手,但是增大了制作难度。成品率之低难以想象。在这期间,我的家人都丧失了信心,我不肯回头的性格,又一次让我尝到了成功的喜悦,屡次的失败都是我经验的积累,也证实了失败乃成功之母。

作品问世后,同行艺人,收藏界鉴赏家一致认为是高难度的作品,一位深知内情的前辈说:“只有你这样特殊的人,才会去创作这种作品”。他称之为“蜂之奇缘”,并赠与墨宝。不论平地与山尖,越是艰险越向前:名利淡泊心艺传,为壶辛苦为壶甜。树桩蝉钮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古风壶

在每一门类艺术中,能独领风骚者必定有鲜明的艺术区性,而透过风格看便是那深厚的民族文化积淀、扎实的艺术功底和融入时代精神的独特独创新,能在一门古老的艺中奇峰突起者也必定首先是一个优秀的继承者。所谓功力、功底、功夫,实质是对艺术家提出的基本要求。技、艺、道三者循环以技、以艺入道,由道而观技、观艺,则技可近乎艺,近乎道。创新者,在继承之外尚得有新的知识元素介入,方可臻此境。始于北宋的宜兴紫砂艺术历代皆有名匠高手。要在历史上立一个坐标,谈何易事?我们熟识的鲍志强大师以书、画之意入境,以青铜古艺造壶,且以高超隽永的刻工而锦上添花,创造了质朴、稳健、古逸的风格,文气堂堂,诗意盎然,独树一帜。

我以工、意、趣、妙四个字来阐释对鲍志强艺术的认识。

首先是“工”,这是自古至今所有工艺美术大师所必具者。工,是―种心境,是浸淫于其间长期修炼的结果,在工艺美术作品中“工”所予人的是“精”。这须穷一切工艺规律,百炼千锤后而得之。线条的品质,面的整平,体的饱满,这都是藏匿于作品中且决定艺术品格高低的重要元素。欣赏者也是从这些元素中品味作者功力美,志强先生的一些几何状极强的壶完美地、不折不扣地体现了这种“工”的境界如“玉带呈祥壶”以排列、排比的方式呈现了圆弧的韵律美,节奏悠扬、线条畅达。“井栏壶”体厚端庄,面润线滑,壶盖、壶身浑然天成,这皆还原了作者造壶时的状态——从容、自信,胸有成壶,谈笑间功至极工。

其次是“意”。意在壶先,这意缘自书法文化,缘自古代造物缘自大自然。鲍志强早年就学于中央工艺美院,受侯德昌教授的影响巨大,习书法,尤以篆书、隶书兼容见长,方圆相辅,刚柔相彰。篆书的象、形意特征是抽象艺术的祖宗,它是先人在顺从自然中对事物认识,对符号凝练的创造,是文化生态中的结晶。哲学家、雕刻家熊康明先生曾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这里有逻辑的推理,有主观的感悟,它是天、地、人在漫漫历史中,时空对话中的产物。鲍志强数十年苦修书法,将用笔的遒劲、圆厚、形、意纳入壶规律。自古代造物的壶意,在鲍先生这里主要是指对青铜器的心摹手追,悉心研习。青铜器,特别是鼎,要求庄重、稳衡。鲍氏造壶审美取向发于此。因此在“体”量感塑造方面用心良苦。“古风壶”、“龙香提梁壶”、“四季纳福壶”皆可力具千钧。这作为江南文化作为茶具文化,实在是一种与审美意识体现。缘自大自然的壶意,显示出诗性的意境,以小观大则得自然山川之意象。“虹飞提梁壶”中那彩练当空,水鸟浮面;“含情壶”则荷风清香,鸳鸯戏水。鲍先生的山水情怀不仅得益于他江南山水的养育,更多的来自于书画艺术对他的滋养陆。陆俨少、白雪石、饶宗颐等诸老前辈大画家、书家学者对其艺术的赏识,且多有合作,鲍志强的意中得文、得雅,而具平和气象,古韵之风。

再次是鲍志强作品的“趣”,是由他壶体点线、面的比例所构成的造型意趣,或高或低或扁或圆,造型独特、天趣偶成“天趣壶”便是一个典范,华文先生撰文解释:“童年的天真个性的率真,艺术的求真,跃然眼前。艺之道,童心看世界,世界则处处有童趣,童真无邪、天趣也”。其趣还在于小精灵的点缀与塑造的意趣。“金声玉振壶”玉蝉、玉鸟、玉璧,统一和谐,似有声、有韵。

最后是“妙”,艺术中的妙是智慧的象征,妙在调刻书体与壶的同构。鲍志强集陶艺家、书法家、陶刻家于一身。自己制,亲身写刻。所制之器,工精而不匠气;下笔似有神助,写的潇西自如,一气呵成;刻得抑扬顿挫,仿佛掷地有声。点画轻重,刀示深浅,将壶作与陶刻装饰全盘考虑,令其相得益彰地融为一体而不可或缺,诚谓妙趣横生而又天成。

鲍志强谦逊为人和他丰厚的艺术收藏,使我立体地感受到一个陶艺大师的内心世界,毫元疑问他的文心、文情,他所创造的紫砂艺术是我们民族宝贵的文化财富。
鲍志强 古风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史俊棠——解读景舟精神

今年的第八届中国宜兴国际陶瓷文化艺术节,适逢一代宗师、壶艺泰斗顾景舟诞辰一百年周年(顾老于1915年重阳节的第二天出生)。

既然是陶瓷文化艺术节,当然绕不开陶瓷、陶瓷艺术和陶瓷文化。因此,“百年景舟”也就成了本次陶文化节的一个重要话题。陶业界、紫砂界为此举办的一系列“百年景舟”纪念活动,自然会提到紫砂行业要健康有序地发展,就必须弘扬老一辈紫砂艺人不畏艰辛,不懈努力,执着追求的敬业精神。顾景舟作为新中国成立后老一辈紫砂艺人群体中的杰出代表,当之无愧地成为这种精神的象征。由此,“景舟精神”的提出也就顺理成章。顾景舟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嘉道年间紫砂回归质朴

乾隆年间陶瓷艺术的繁缛之风有所抬头,紫砂壶的造型装饰上也出现了“炉均釉”等华丽装饰,在紫砂胎上彩绘、描绘、泥绘、贴花、镂空、包嵌等,以适应世俗需求和宫廷趣味,这和紫砂陶的质朴无华显然是不类的。

陈鸿寿的出现扭转了这个颓势。他设计的紫砂壶,一扫繁复粗俗的格调,洋溢着清新自然之风。继后的邵大亨,以其不俗的审美取向和顽强的价格精神,以及出众的技艺,打开一片雄健挺拔的艺术天地,与黄玉麟一起,在晚清历史上留下浓抹重彩的一笔。陈鸿寿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谁是下一个顾景舟?

徐风先生在《布衣壶宗——顾景舟传》末页中说:“一个手艺人,怎样成为一代宗师?养育顾景舟的文化土壤,有多少流失和嬗变?一份古老手艺的尊严,靠什么去守护?紫砂的人文精神,如何重建?这些问题,时时在写作中困扰着我,有一些,书中已经给出了答案……”。

合上书本的那一刻,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徐风先生那份对紫砂艺术的质朴感情,他是在义无反顾地唤醒紫砂艺术者心中的那份责任感和使命感。

出去在紫砂市场转了一大圈,每个所谓的艺术工作室里的货架上,紫砂壶的品种琳琅满目,款式层出不穷,但是我仍然觉得失望,如同现在人们的生活一样,一些所谓的“艺术家”把如何快速发家致富为艺术追求的目的,制作出来的壶就不免流俗。

我发现有些紫砂壶上,松竹梅题材频频出现,但是制作者往往不着边际地去张扬这种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如若创作题材老套也就罢了,还兼工艺流程粗糙,更难以入目的是,壶身上还刻意堆砌一些动物,花鸟虫鱼,昆虫走兽,显得繁杂累赘。

还有一些制壶者,身穿类似宗教的服饰,并且在壶身上刻上宗教题材的文字和图画,不伦不类,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流于形式,矫揉造作,纯粹是为了做这一块市场的迎合之作。顾景舟紫砂壶图片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黄玉麟和他的成名作品鱼化龙壶

黄玉麟清末制壶名家,为邵大亨之后又一重要的制壶大家,他所制的壶选泥讲究,作品莹洁圆润,精巧而不失古意,灵妙天然。有说他“每制一壶,必精心构选,积日月而成,非其重价弗予,虽屡空而不改其度”。

清道光二十二年,生于江苏丹阳县城,原名“玉琳”,因避战乱,6岁时迁居宜兴蜀山,7岁丧父,由母邵氏抚养成人。13岁随蜀山远亲、制粗货的邵湘甫为徒。

邵家邻居是细货高手汪升义。汪的祖父汪胖子,尤其擅长花货竹器,并与上袁村邵家交好,得一邵氏祖传鱼化龙壶吃茶,玉琳为壶所吸引,总是偷眼看鱼化龙,盯住不放,并在闲时串至汪家,听汪胖子谈山海经。玉林聪明也机灵,很得汪胖子欢喜。邵湘甫倒不阻止。黄玉麟鱼化龙壶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