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分类目录: 紫砂陶刻

紫砂陶刻,紫砂装饰中最为常见的一种形式。以刀代笔,将书法、绘画以各种刀法技艺传神于紫砂陶上,紫砂与书画艺术相结合,提高它的观赏和收藏价值。

post

与国画大师范曾合作铭壶创作有感 谭泉海

我与范曾结缘亦有20多年了,合作铭壶也有几十把。近日天津又送来范曾书画的15把紫砂壶,邀我铭刻,刻壶过程中,信手涂鸦,颇为感慨。

宜兴紫砂兴于北宋,盛于明清,由于皇室消费,陶艺发展,士大夫饮茶改为“沏泡”而得以在全社会广泛流传,其中又因为文人的介入和文化品位的提高,使“字随壶传,壶随字贵”,时至今日,曼生壶仍然生价,为世人所钟爱“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宜兴紫砂壶素面素心充满文人气韵。造型讲究“形神气态”巧不如拙——质朴,文雅,简约忌浮艳。陶刻是工艺与文化的结合点,它综合哲学,文学,书法,绘画,金石,篆刻,考古等多方面知识,“诗书画印”,寄托精神。紫砂壶以“内秀”见长,陶刻具哲理人文,意味隽永者最佳。

范曾先生是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其画作曾成集的已有二十多种,另外还有诗集,书集,散文集问世,故艺术界称他为诗,文,书画四绝全才,又有“怪才”,“奇才”之雅称。初识范曾,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时他应邀来宜兴创作采风,画了一些紫砂壶,我曾参与铭刻。记得当初我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把以“庄子梦蝶”为题材的石瓢壶,感觉画面清新,意喻佳绝。该壶一侧是老庄绣俊,侧斜半寐,似醒似睡;另一侧是“梦蝶”二字,银钩铁划,酣畅淋漓;蝴蝶则画在了壶盖上,茶沏蝶飞,茶香蝶至。虽是书画小品,却饱含着艺术家那驾驭线条的不凡功力,淋漓酣畅的表现手法和美轮美奂的创作手段,观赏后使人感谓不已。但流连之余,更让我们深思的是如何把范曾完美的书画艺术形式与宜兴紫砂陶刻古朴的表现形式相互融合,相得益张,这在当初也着实让我费了一番脑筋。范曾谭泉海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谭泉海与范曾的“紫砂缘”

丹青陶影笔意魂 紫玉入画皆风景——谭泉海与范曾的“紫砂缘”

当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谭泉海,作为目前紫砂陶艺界屈指可数擅长陶刻流派的紫砂大师之一,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声名鹊起。1984年,他和顾绍培合作了“紫砂百寿瓶”,顾绍培制作瓶胚,他在瓶体正面镌刻了一百个不同写法的篆体“寿”字,背面装饰以松鹤图案。这件作品被送往莱比锡国际博览会展出,并且一举夺得金奖。这是建国以来宜兴紫砂在国际上获得的最高奖项,自此,谭泉海的艺术事业蒸蒸日上。不仅如此,当时,谭泉海还结识了一位对他,甚至对整个紫砂界都举足轻重的人物——书画巨匠范曾

对于文人紫砂,他时常被提及,但却是久违了的“产物”,把紫砂陶引入“文人紫砂”的境地无疑提高了它的生命价值所在。它的出现,不由得让人回到一百多年以前,对紫砂艺术有着前无古人的开拓式贡献的那个文人县令——陈曼生。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大师谭泉海访谈录

谭泉海紫砂壶图片——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谭泉海先生访谈录

采访时间:2005年8月
采访地点:宜兴市丁蜀镇谭泉海先生家中
访 谈 人:贺云翱 潘纪纲 冯 慧 万 娇 沈如春 廖望春
整理执笔:万 娇 贺云翱
阅读时长:二十分钟(对陶刻感兴趣的朋友强烈推荐看看)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谭泉海的紫砂艺术人生

谭泉海紫砂壶提到紫砂工艺品,许多人想到的就是茗壶。这种认识并不全面,瓶、杯、笔筒、挂盘、小摆件等等都应该包括在内。而且,在制作技艺方面,除去造型,雕刻装饰同样重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谭泉海就堪称紫砂技艺的全才,更是雕刻装饰的顶尖高手。本文就向您讲述谭泉海的紫砂艺术人生

和大多数紫砂艺人不同,谭泉海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丁山人。他出生在和桥镇,父亲是中医师,曾拜一位前清秀才为师,写得一手好字,而且会剪纸。谭泉海从小看着父亲写的字迹漂亮的药方医案,玩着父亲剪的花卉鸟兽,吃着父亲给糖果店写招牌得到的糖果,受到了最早的艺术熏陶。他三哥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水彩画画得很好,两个姐姐也都是知识分子。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谭泉海自幼勤奋自学书法绘画,初步显示出艺术才华。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谭泉海紫砂作品集

昨天陈壶介绍了谭泉海的紫砂人生,今天搜集整理了谭泉海紫砂作品,请大家欣赏。
汪寅仙、谭泉海刻 双竹提梁汪寅仙、谭泉海刻 双竹提梁
专场 荆邑之光第二辑—古今紫砂艺术专场
估价: RMB 800,000-1,000,000
拍卖时间:2011-06-21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以刀作笔的先驱——金士恒(清代陶刻名家)

金士恒在日本的作品发现得越来越多,目前我收集到的照片已多达30余件。从中可以看到他的陶刻基本是“以刀作笔”,一挥而就。目前虽无证据说明金士恒是“空刻”的第一人,但他是明清两代“空刻”数量最多的艺术家,是“以刀作笔”的先行者。

陶刻,从技法来说,主要“印刻”与“空刻”。

“印刻”俗称“刻底子”、“清刻”。其来源于古老的“碑刻”,先在石板上、壶坯上“书丹”,用毛笔写好字,或者画好画,然后用双刀法依据墨稿镌刻,并保留笔势原貌。随着岁月的脚步艺人陆续创造了多种手法,有“平底刻”、“圆底刻”、“凹底刻”、“三角底刻”、“琢砂底刻”、“阳刻”、“阴刻”等等,其基本点是用刀“再现墨迹”。

“空刻”指不借用书画稿,在壶坯体上“胸有成竹,以刀作笔,一挥而就”的镌刻,现代为其名曰“空刻”。
紫砂陶刻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装饰艺术的探索历程

清代朱琰撰《陶说》一书,“原始”篇罗列了记载古陶发展的典籍,由记录可知上古陶器之发展皆以实用为本,偶有为审美而装饰亦浑朴简洁,仅以稚拙的动物纹样或抽象的线条形式出现。李泽厚先生则在《美的历程》中分析说,此种抽象化、符号化的装饰并非只为了“美观”“装饰”而无具体含义和内容。他以为这些纹饰是具有原始巫术礼仪的图腾含义的,即这些“形式”之美里已经融入内容,即西方美学家所谓的“有意味的形式”。这就是说,看上去似乎是纯形式的装饰,其实已经融铸入内容和意义,并固化下来。这种审美传统对于中国后世器物装饰影响深远,它提醒人们装饰和器物的协调,实用和审美的相融。紫砂装饰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宜兴紫砂陶刻工艺的发展

宜兴紫砂陶刻宜兴紫砂陶刻以温润朴茂的“五色土”为载体,独具匠心的表现形式,淳朴雅致的迷人风采,精湛绝伦的手工工艺与紫砂同行,与紫壶同誉。宜兴紫砂陶长盛不衰,在于她丰厚的文化底蕴,这同紫砂陶刻的文化与艺术品位及其内涵是分不开的。

在今天这个开放和物质文化高度发达的社会环境中,人们的审美情趣出现了多样性、边缘性的特征,年轻一代更追求个性化。

紫砂陶刻,是一种情感和生命的形式,是紫砂文化进步的重要条件之一。人,透过语言做思想上的交流,透过艺术的形象做心灵的交流。紫砂陶刻,既是物质产品,又是精神产品,她将诗书画铭吸纳交融,使其充盈文化味和书卷气满足了人们的审美情趣与鉴赏需求。中国紫砂陶艺史,一直延续着陶刻装饰文化,我们要在传承中,将其发扬光大。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与书画名家的不解之缘

书画紫砂壶图片紫砂壶问世以来,就与书画名家结下了不解之缘。传说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当年在蜀山讲学期间,亲自设计了”提梁壶”,并在壶上刻下了”松冈竹炉,提壶相呼”的诗句,这是宜兴紫砂壶与书法艺术的最早结缘。

自明朝时兴散茶冲泡法开始,紫砂壶以其优异的材质和独特的功能,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茶具,也成为文人士大夫的掌中新宠。特别是书画名家,以他们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审美情趣,间接或直接参与到紫砂壶的创作之中,或为紫砂壶撰制壶铭。从而将紫砂壶这一普通的饮茶器具,提升到既具有实用功能,又具有艺术品位,既能够把握赏玩,又可以珍藏的艺术品。书画名家与紫砂文化的联姻,成为一种传统,自明清到现代,绵绵不绝,名家名壶交相辉映,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艺苑佳话。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铭文的文化效应

紫砂壶作为民间传统工艺享誉国内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它蕴含了厚重的传统文化,具备了令人难以抗拒的文化魅力,而因之产生的文化效应是不可估量的。宜兴紫砂作为茶器中的名牌,一直充当着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的使者,让炎黄子孙不忘祖先璀璨文化的功臣。本文就来谈谈紫砂壶铭文的文化效应。mingwen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