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分类目录: 紫砂壶型

紫砂壶壶型众多,平时我们见到各式各样的紫砂壶,你知道它们的名字吗?这个栏目科普常见经典紫砂壶器型,并且解读欣赏紫砂壶的形美!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诸事如意壶

宜兴紫砂,作为民族艺术瑰宝,同奇石、兰花一道称为文人三雅,备受推崇。六百年来,经过历代紫砂人精心巧手,独创的紫砂工艺技法以及独特的矿土让紫砂器物越发天生丽质、古朴典雅,同时也使宜兴紫砂作为一种特有的实用艺术品而大放异彩。

十二生肖轮转,国人都有自己对应的生年属相。本命年里收藏到本命壶,可谓趣事雅事兴事。就算不是自己的本命年,也让人们充满了期盼,于是期盼附身到生肖壶上。最早的生肖入壶是以写实手法来表现的。例如清初陈鸣远款的马上封侯壶,卧马攀猴,堆塑与捏塑相结合。想来那时只是借用了生肖的创意,并非实际意义上的生肖壶。

明清时期的龙形壶居多,龙钮、龙把、龙头起到点缀与美化的作用。特别是鱼化龙壶,壶钮里的龙头是立体的,首舌皆可动,伸缩吐注,灵妙天然。奇怪在那真龙天子的时代,龙形壶大行其道,居然还拿来戏弄,不知是对皇权的崇拜还是嘲讽?

生肖壶创作的高峰年是1986年。当时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组织创作了系列文房博古“丙寅大吉”,汲取青铜、玉雕、漆器等传统造型与纹饰的精华,极大地丰富了紫砂的表现力;由高海庚设计周桂珍制作完成的伏虎壶,方圆结合,古意盎然;潘持平创作的黑虎壶,以财神赵公明的坐骑黑虎入壶,雄健威武。后来产生一定影响的还有凌锡苟的十二生肖壶、陈国良的三羊开泰壶、胡永成的金鸡报晓壶、刘建平的金牛壶,季益顺诸事如意壶

而且从古至今,文人雅士在创作诸多艺术品时,受庄、老思想的影响,突出一个“妙”字,追求“象外之象,景外之景”,蛇年紫砂礼品也是这种情况,以抒发整个人生与天地自然的感受,借物托情,这就是意境。不同经历,不同文化,不同价值取向,不同境遇,不同的审美习惯,会产生千差万别的个人体味,所以才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千古美谈,才有月下赤壁的“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心灵共振,才有“萧萧竹涛疾苦声”的不平。季益顺制 诸事如意壶0244 季益顺制 诸事如意壶 容量:390ml
底款:『季益顺制』 盖款:『顺』『益顺』 把款:『顺』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菱花龙首壶

要做好一把壶,有好的设计理念很重要,要在器型的完美上下功夫。在这方面明代的制壶大家时大彬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从传世的实物看,他的代表作“如意纹盖三足壶”(无锡甘露乡出土,现收藏锡山市文管会)、僧帽壶(著名画家唐云先生收藏)、高执壶(故宫博物院收藏),都是美轮美奂、令人叹眼的精心杰作。清吴梅鼎《阳羡茗壶赋》赞赏起作品:“千奇万状信手出,巧夺坡诗万态新”。实非虚语。

他的徒弟徐友泉,在造型设计上也有独特心得。一为泥色的精研多变。如海棠红、朱砂、淡墨、葵黄…..种种变异,妙出心裁。二为浮雕、半浮雕的新技法。如仿制夏商周三代青铜器,仿制自然花、果、虫、鸟、兽,同时也用于茶壶装饰。后世把时大彬列为方器、圆器、筋纹器造型的大师,把徐友泉列为浮雕、半浮雕、刻镂的穷工巧匠,一时瑜亮。但徐友泉至晚年时常自叹:“吾之精,终不及时(大彬)之粗也”。这句话道出了时大彬壶艺的精髓。在于设计、制作器型的完美,为后人所不能及。

设计一把器型完美的紫砂壶并非易事,古今制壶大家都极尽心智、巧思佳构、穷极变化,才能精品迭现、群星璀璨。使紫砂园地百花竞放、美不胜收。为了在设计的完美上下功夫,古今的紫砂大师还借鉴他人的成功经验,把其他姐妹艺术的精华借鉴过来,作为自己作品的组成部分。如木雕、竹雕、铜雕、玉雕、家具、印章、陶瓷器等等,其中玉雕就是用得较广泛的一类。

我国的玉器,早在7000多年前的河姆渡文化时代就已出现。以后夏商周三代、汉代…..一直传承至今。古人的玉雕工艺为后人所惊叹,有的作品琴设计的完美、技术的精湛,就是采用当今的现在高科技也无法复制。

为什么距今5000多年前的古玉称为文化玉?他们确实是一种文化的象征,是高品位的东西,是道德的化生。古人有“君子有德,玉不去身”的说法,这种说法延续至今,仍有它广泛的群众基础,人们喜玉、爱玉、佩玉,潜移默化,已把玉作为一种文化的、精神的修养而感到满足。玉与紫砂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玉雕艺术应用于紫砂是那么的妥贴,两种艺术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浏览一下宜兴紫砂的艺术史,明代的时大彬就开了借鉴、移植玉雕艺术的先河,他设计制作的“龙凤印包壶”,把为龙首,昂首向前,嘴为鸣凤,张嘴和鸣,与龙首相呼应,龙凤的形态生动、简练,富有神韵,在设计上另开新面。以后借鉴玉雕工艺的有明代徐次京的“菱花龙首壶”(饰于壶嘴),清代陈鸣远的“四足方壶”(龙形钮)、“天鸡壶”(鸡形嘴)、“马上封侯壶”(马形钮)等等。

玉雕工艺以雕琢为主,紫砂艺术以塑(包括泥片的拍打成型与镶接成型)为主,雕为辅,但艺术上的追求比较一致。皆要求作品的形、神兼备,以神采为上。玉雕,因其玉材的硬度较高(软玉的硬度在摩氏4~6之间,硬玉的硬度在6.5~7之间),故古今玉雕的大师们一般不追求作品细部的毕肖,而以质朴无华的风格、粗犷奇特的造型、简练生动的神采而引起观赏的共鸣。这一艺术特色非常适用于宜兴紫砂的造型。因此当代紫砂界的中国工艺美术打食们也很重视把玉雕艺术借鉴到紫砂器上来,并作了有益的尝试。如顾景舟大师的“提璧壶”、吕尧臣大师的“玉玺壶”、徐秀棠大师的“呈祥壶”、鲍志强大师的“古风壶”、周桂珍大师的“环龙三足壶”,还有在上世纪70年代曾担任过宜兴紫砂工艺厂厂长的高海庚的“集玉壶”等等。这些作品的造型都是在局部或有关部位如盖、钮、嘴、把等用玉雕工艺的有关造型作装饰。有的是直接借鉴过来,有的是参照玉雕的造型再经过作者自己的艺术创造,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作品是那样的古朴雅致,同时也蕴涵了中华千古文明的深厚的文化内涵。

玉雕,还因其材质的珍稀,故琢玉的工匠下刀都十分谨慎,雕琢不仅要追求神态的生动,还要求与玉材巧色的呼应。有的玉雕大事在审视一块玉材、决定雕琢主题的过程,往往需要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的时间,有时是灵感的触动,也就是作者本身对大自然地有其感动人的地方。我们的紫砂工艺也是这样,上好的紫砂矿源也是十分稀少的。有的时候,一块质量上乘的紫砂泥来之不易,可遇而不可求,如果把它制成普通的壶,那是对紫砂矿源的糟蹋,所以,在设计、创作某一作品时,其设计、思考阶段也需要一个过程。

总之,古今大师把玉雕艺术借鉴过来,用于紫砂造型及装饰,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古代的玉雕艺术,其文化内涵十分深厚,其工艺十分精湛,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物质财富,我们必须珍惜它,好好地利用它。要像海绵吸水一样广泛地吸收玉材,用于紫砂壶的造型、装饰。如玉雕艺术中寓意福寿的蝙蝠造型、寓意连年有余的鱼形、寓意威武与权利的狮形、寓意喜庆的鸟(雀)造型、寓意“马上封侯”的马与猴的造型、寓意“龙凤呈祥”的龙与凤的造型等等,都是既实用又美观的传统题材。如果再结合我们时代的特点,结合新的设计理念、新的技法,把传统的玉雕工艺与宜兴紫砂的造型、装饰相结合,肯定有广阔的发展前景,让千古的中华文明在我们这一代手上得到发扬光大。菱花龙首壶明 徐次京 菱花龙首壶 高:16.3厘米 宽:19厘米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汉钟壶

铜钟为古代乐器,古属八音之一金类,用于祭祀和食飨。最初的钟大约是由商代铜铙发展而来。现在所见最古铜钟,为西周时期之物。

钟系古代计量单位,《左传·昭公三年》:“釜十则钟”。杜预注:“(每钟)六斛四斗。古时四升为一豆,五豆为一瓯,五瓯为一釜,十釜为一钟”。以钟入壶,或有暮鼓晨钟之隐喻。

历史在前行,带来的不仅仅是日月兴衰、朝代更替,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今,晨钟暮鼓的生活模式似乎已经只是书本中泛黄的记载。然而在古代,每个城市中都建有钟楼和鼓楼,以钟鼓的声响来向人们传递时间和信息。在更为久远的商周时代,钟鼓是崇高的礼器,所谓“鼓法天,钟法地”,钟鼓之声上可达天,下可彻地,可以调和阴阳,非时不能妄击,古人在祭祀天地时才用。后来钟鼓演变成为王室贵族所用的乐器,是地位权势的象征。钟鼓同时还有报时、警示、传讯等作用,寺庙与道观中的钟鼓则成为宗教法器。

由于钟鼓在古代人们生活中应用广泛,所以这种造型出现于手工艺品种中并不鲜见。紫砂器中有钟式壶,也有鼓式壶。单单钟式壶就有多种形状,有方钟,有圆钟,还有扁钟,各具韵味,很受藏家喜爱。

紫砂塑以钟形也有多种形式,一部份仿周代青铜钟,一部份仿明、清钟式样。有“秦钟壶”、“汉钟壶”、“明钟壶”等。
瞿子冶 汉钟壶清道光同治 瞿子冶 汉钟壶(子冶汉钟 顾景舟配盖) 高:112mm 口径:61mm 陈仲春藏
壶身铭:汉钟 一勺八斗之子才 子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天趣壶

鲍志强善于设计制陶,尤擅长陶刻装饰,在书法、绘画、篆刻、紫砂史等方面均有独到研究。作品集紫砂陶造型和制作、陶刻装饰诗、书、画于一体的表现形式,注重以文化主宰紫砂艺术的设计思路,形成了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在紫砂艺林中独树一帜。

鲍志强的师傅可以说是各有各的艺术风格,在跟随师傅学艺的几年里,鲍志强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并在之后的不断努力当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讲究构图和章法,并能结合“器”来创作。

经过多年的设计,鲍志强对此有着深刻的体会。他认为,设计首先要有自己的理念。传统的东西能够显示一个艺人的实力,可以适当地效仿一点。但这个“仿”决不能是简单抄袭,而是要在此基础上设计自己的东西。鲍志强自己比较喜欢有文化特点的东西,他认为作品上面的内容不在乎多与少,而是要讲究构图的穿插,也要注意图画的内容。
作为一名成功的陶刻家,鲍志强的雕刻技法也丰富多样,不仅使用正刀法、侧刀法,还自创了“乱刀刻”。所谓“乱刀刻”就是随刀而刻、乱中有序,把握整体,不拘泥于细部。这种刀法比较容易表现山水花卉、写意画面,可以较为传神地表现出水墨在宣纸上的晕染效果。

在鲍志强成为陶艺大师的道路上,他一边是书画,一边是刀刻,做到了书画刀刻两相宜的境界。对紫砂陶刻技艺的精研,以及对传统文化的独特领悟,使得鲍志强的作品大气端庄,尽得造物之妙,又师造化之心。

天趣壶”把与嘴流畅的线条,表现出了一种直率与纯真。一种童年的天真,个性的率真,艺术的求真跃然眼前。“五代诗韵留香壶”体现了一种别出心裁的创意,集陶瓷造型美、紫砂材质美、中华茶韵美、古典诗词美与书法陶刻美于一体,散发着淡淡的书香、茶香、翰墨香….,“松竹梅画筒”融合紫砂与书画两种艺术。书画的文雅之气,一涤紫砂泥气,松、竹、梅所蕴涵的高尚品格提升了整件作品的文化品位。“峰涌莲花图”大方优雅,瓶身以黄山莲花峰入画,叠翠峰岭,大气之中又见秀丽。有人说,紫砂是古典;也有人说紫砂是时尚。鲍志强的“古风壶”却将古典与时尚完美地熔铸在一起。

鲍志强的壶艺作品造型和陶刻均以文化气息飘逸、书卷气浓烈而著称,“天趣壶”集中体现了他的这些创作特色。将天趣壶设计为神鸟之形,所谓青鸟衔福,寓意十分吉祥。壶身取自传统凤的造型为主体,外形如龙蛋,适当加以夸张和抽象处理,钮如石桥,壶把与壶嘴线条流畅、造型独特,给人以美的享受。整器经由行云流水的线条之美呈现出一种柔而不弱的爽利感,给人以丰腴的贵妃美人体的感觉,骨与肉的亭匀感更加的均衡,把中国传统的文化和古老的文明结合于紫砂之中,顿时两者相得益彰。鲍志强 天趣壶鲍志强 天趣壶(红泥调砂) 容积:500ml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丰收壶

丰收壶为1956年紫砂艺人施福生习艺比赛时所创的作品。造型取才于农村担稻谷的箩筐,壶盖饰二组稻谷,喻丰收之景,形神兼备。该壶造型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变化为简洁光润的茗壶。造型敦实,上宽下收,弧面饱满、过渡自然;壶身上部口圆线,底部四角浮雕竹篾,喻竹子萝筐,口面下凹,嵌盖部拢起,桥梁壶钮上塑一稻草结,并延伸至壶盖盖面,寓意“丰收”。三弯嘴,圆曲把,上刻凹线与壶身装饰对应,产生动感。该壶用纯净天青泥制作,制作精细,耐人寻味。

施福生(1921~1999年),又名馥森,宜兴蜀山北厂人。1935年与朱可心等为江苏省立宜兴陶瓷职校担任实习技师。1954年为宜兴紫砂工艺厂建厂七人小组成员之一。善制鱼化龙壶、大型松鼠咖啡壶等高级紫砂茶具。施福生 丰收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宜兴紫砂壶造型丰富

宜兴紫砂壶的传统款式可概分为四大类:圆形器、方形器、(这两种也可以叫光货),筋纹器、花色器(俗称花货)。自古以来就用“方匪一式,圆不一相”形容紫砂壶造型的丰富。清代吴梅鼎在为紫砂壶作的赋中提到的僧帽壶、圆珠壶、束腰菱花壶、竹节壶、提梁壶等等,都是传统紫砂壶造型的代表作品。

宜兴紫砂壶的传统款式之一光货主要是指壶体表面为素面的壶,或圆或方以及半圆、六方、八方,圆中有方、方中有圆的壶型。筋纹器是指几何形体的壶上,纵向有很多的线条,这些线条称为筋纹。有筋纹组成的壶体称为筋囊,筋囊有凸出的,也有凹入的。有直的,也有扭曲的。紫砂壶造型图片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树桩蜂窝壶

宜兴的独特材质紫砂,造就了我们广大的能工佳匠,造就了宜兴这个陶都名片。他们创造的宝贵财富和一件件留存于世的精美工艺品,就是工艺的证明、品质的的证明。所以说紫砂是一种特质、紫砂是一门工艺、紫砂是一种品质、紫砂是一门道德。

树桩蜂窝壶”是由王小龙老师创制的。以下为王小龙对于蜂巢的解说:

我与蜜蜂的初识之缘可追溯到童年时期。农村的孩子乡村田野是操场,爬树干、玩草虫是习以为常的事。当时,只知道蜜蜂会产蜜糖,身上有螫针会刺人,给我留下好奇而又畏惧的记忆。

考入紫砂工艺厂学徒满师后,又协助父亲王寅春带艺徒班。有一次父亲要求我在精准、节料的前提下,为学徒们配一批六方形的制壶样板,当我计算划线后,一个很大的蜂巢平面图映入我的眼帘,对蜜蜂智慧的敬佩油然而生。

在紫砂厂研究所工作期间,我开始收集资料,往来于养蜂人中间,仔细观察静态和动态中的蜜蜂,初步捏制了几种造型的蜂巢壶。我把倒置的蜂巢架置连接在形状各异的树杈间,自然伸展的树枝分别为壶体的底脚、嘴、把。数月后,半成品摆满了一桌子,总觉得在一些部位,特别是口盖的处理上不够满意。一个大风天,我走在窑务车间的路上,想着前辈留下了许多精妙传世之作,现代艺人匠心独具的新颖之作比比皆是,以蜂巢为题材的创作未有先例,一定要做得不落俗套,又要美观实用。追求完美的自我准则,让我饱尝了创作的艰辛…..。突然,一个大碗状的深褐色物体从空中落下,掉在我的前方,我定睛一看,是一个陈年蜂巢随风落下,我即刻捧起端详,顿时时间和空间都凝固下,只有灵感的涌现,我奔向工作室,对作品进行了画龙点睛的修改,从不信天命的我也从心里感慨—“苍天不负有心人”啊!

是收获的季节了,新品展出后,得到行内专家的一致肯定,最受大家称道的是壶盖,六个面都严丝合缝同时又保证了盖部的60多个巢房和壶体的巢房完整组合。几位外籍艺人纷纷录像,并问我说:“这就是你们讲的‘天衣无缝’吗”?

艺无止境,我心中又确立了新的目标,创作一系列型体气势较大的《树桩蜂窝壶》。从构思设计到成品出名,先后历经一年时间。这其间。我亲自上山挑选矿源,自己配制,经过无数处的试验,了解壶体不同部位的收缩牵拉度,又从实用角度考虑,在壶内增设了半球形内胆,这样的构造容易倒茶渣和清洗,既控制了容量的大小,又可起到保温效果,并且使其不烫手,但是增大了制作难度。成品率之低难以想象。在这期间,我的家人都丧失了信心,我不肯回头的性格,又一次让我尝到了成功的喜悦,屡次的失败都是我经验的积累,也证实了失败乃成功之母。

作品问世后,同行艺人,收藏界鉴赏家一致认为是高难度的作品,一位深知内情的前辈说:“只有你这样特殊的人,才会去创作这种作品”。他称之为“蜂之奇缘”,并赠与墨宝。不论平地与山尖,越是艰险越向前:名利淡泊心艺传,为壶辛苦为壶甜。树桩蝉钮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古风壶

在每一门类艺术中,能独领风骚者必定有鲜明的艺术区性,而透过风格看便是那深厚的民族文化积淀、扎实的艺术功底和融入时代精神的独特独创新,能在一门古老的艺中奇峰突起者也必定首先是一个优秀的继承者。所谓功力、功底、功夫,实质是对艺术家提出的基本要求。技、艺、道三者循环以技、以艺入道,由道而观技、观艺,则技可近乎艺,近乎道。创新者,在继承之外尚得有新的知识元素介入,方可臻此境。始于北宋的宜兴紫砂艺术历代皆有名匠高手。要在历史上立一个坐标,谈何易事?我们熟识的鲍志强大师以书、画之意入境,以青铜古艺造壶,且以高超隽永的刻工而锦上添花,创造了质朴、稳健、古逸的风格,文气堂堂,诗意盎然,独树一帜。

我以工、意、趣、妙四个字来阐释对鲍志强艺术的认识。

首先是“工”,这是自古至今所有工艺美术大师所必具者。工,是―种心境,是浸淫于其间长期修炼的结果,在工艺美术作品中“工”所予人的是“精”。这须穷一切工艺规律,百炼千锤后而得之。线条的品质,面的整平,体的饱满,这都是藏匿于作品中且决定艺术品格高低的重要元素。欣赏者也是从这些元素中品味作者功力美,志强先生的一些几何状极强的壶完美地、不折不扣地体现了这种“工”的境界如“玉带呈祥壶”以排列、排比的方式呈现了圆弧的韵律美,节奏悠扬、线条畅达。“井栏壶”体厚端庄,面润线滑,壶盖、壶身浑然天成,这皆还原了作者造壶时的状态——从容、自信,胸有成壶,谈笑间功至极工。

其次是“意”。意在壶先,这意缘自书法文化,缘自古代造物缘自大自然。鲍志强早年就学于中央工艺美院,受侯德昌教授的影响巨大,习书法,尤以篆书、隶书兼容见长,方圆相辅,刚柔相彰。篆书的象、形意特征是抽象艺术的祖宗,它是先人在顺从自然中对事物认识,对符号凝练的创造,是文化生态中的结晶。哲学家、雕刻家熊康明先生曾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这里有逻辑的推理,有主观的感悟,它是天、地、人在漫漫历史中,时空对话中的产物。鲍志强数十年苦修书法,将用笔的遒劲、圆厚、形、意纳入壶规律。自古代造物的壶意,在鲍先生这里主要是指对青铜器的心摹手追,悉心研习。青铜器,特别是鼎,要求庄重、稳衡。鲍氏造壶审美取向发于此。因此在“体”量感塑造方面用心良苦。“古风壶”、“龙香提梁壶”、“四季纳福壶”皆可力具千钧。这作为江南文化作为茶具文化,实在是一种与审美意识体现。缘自大自然的壶意,显示出诗性的意境,以小观大则得自然山川之意象。“虹飞提梁壶”中那彩练当空,水鸟浮面;“含情壶”则荷风清香,鸳鸯戏水。鲍先生的山水情怀不仅得益于他江南山水的养育,更多的来自于书画艺术对他的滋养陆。陆俨少、白雪石、饶宗颐等诸老前辈大画家、书家学者对其艺术的赏识,且多有合作,鲍志强的意中得文、得雅,而具平和气象,古韵之风。

再次是鲍志强作品的“趣”,是由他壶体点线、面的比例所构成的造型意趣,或高或低或扁或圆,造型独特、天趣偶成“天趣壶”便是一个典范,华文先生撰文解释:“童年的天真个性的率真,艺术的求真,跃然眼前。艺之道,童心看世界,世界则处处有童趣,童真无邪、天趣也”。其趣还在于小精灵的点缀与塑造的意趣。“金声玉振壶”玉蝉、玉鸟、玉璧,统一和谐,似有声、有韵。

最后是“妙”,艺术中的妙是智慧的象征,妙在调刻书体与壶的同构。鲍志强集陶艺家、书法家、陶刻家于一身。自己制,亲身写刻。所制之器,工精而不匠气;下笔似有神助,写的潇西自如,一气呵成;刻得抑扬顿挫,仿佛掷地有声。点画轻重,刀示深浅,将壶作与陶刻装饰全盘考虑,令其相得益彰地融为一体而不可或缺,诚谓妙趣横生而又天成。

鲍志强谦逊为人和他丰厚的艺术收藏,使我立体地感受到一个陶艺大师的内心世界,毫元疑问他的文心、文情,他所创造的紫砂艺术是我们民族宝贵的文化财富。
鲍志强 古风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顾景舟为何一辈子没做掇只壶

“欲知大道,必先知史”,“泽以长流方及远,山因积石自成高”。

不懂紫砂壶大美所在,不懂陶艺作品精气神者,惑于名利,迎合浮躁市场,计较“职称”,较劲“名分”,尽可蒙混一时。但有责任感的紫砂艺人、真正的行家,是只与作品“过不去”,精益求精,壶不精美不罢休的。

当年紫砂泰斗顾景舟,唯崇拜清代大家邵大亨,“清嘉道以后一百五十年中,无有超越他之上者”,他把堪称国宝的“大亨掇只”真品,放在家里几个月,宠爱有加,再三解读,也许是对经典的过分崇拜不轻易上手,也许是对艺术的过于严谨不随便动手,也许他年事已高不方便出手,也许是为了留下永远的“思念和追求”,很多的也许大都是猜测,但终因多方原因,顾老一直未曾动手做过掇只壶顾景舟掇只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上的方与圆

方与圆在艺术作品中的被广泛应用,除了因其视觉上独特的审美效果之外,我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受中国古人“天圆地方”思想的影响。这种认识在中国古代宇宙观中占据着核心地位,并由此影响到中国人的审美倾向。

比如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就主要以圆形和方形为主,但似乎方器比较多些,大件如著名的司母戊大方鼎,小件的有方爵、方斝、方尊、方罍、方缶等等,不胜枚举。有趣的是这似乎和紫砂壶的整体状况刚好相反,后者恰恰是圆形壶大大多于方壶。我想这是紫砂方器的制作难度大和其实用性不如圆形器的结果吧。这种“天圆地方”的宇宙观还渗透到大到建筑,比如天坛,小到玉琮和钱币的设计上。由此可见,方圆造型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更深深烙印到了中国人的审美心理之中。

明白了这些,就会对紫砂壶运用方圆造型的巧妙有更深刻的体验了。觚棱壶的图片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