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顾景舟大师诞辰100周年,紫砂界所有艺人都会一起缅怀和纪念这位壶艺泰斗、向曾经为紫砂事业的发展作出极大贡献的顾大师而鞠躬。我虽然不是他的入室弟子,但因有许多原因和机会跟他学习和接触。

最早在1960年初,我们和顾老同住在毛家楼宿舍区,顾老在楼下的一间屋,我和师姐们住在他的楼上,时间长达七年之久。因此,有较多的机会接受他当面的教诲。白天都在厂里上班,大部分是在晚上接受他的讲授。他要求我平时多学文化,提高素养,做什么要多观察,多动脑。他的知识面宽,有时教我制图配样板,有时讲紫砂史及阳羡茗壶系,有时讲陶瓷工艺学,并将他手头收藏的一些紫砂作品给我看,并点评特点风格,还常用口头考核的方法向我提出几个问题,看你答得如何,用这样的方法来督促我,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教与学。

1973年3月,紫砂厂扩大研究所,由原来只有顾景舟先生、徐汉棠和高海庚三人的编制,增加到十多人,我和朱可心先生、徐秀棠、吕尧臣、沈遽华、鲍仲梅等十多个人一起扩充研究室,专门从事创作设计。当时研究室主任是徐秀棠,那时的工作环境和条件算是不错,我们除了搞创作设计外,学习外国文艺,在技艺上商讨的机会就更多了。

有一次为做赴美展品,在徐秀棠的引领下,设计创作集体商量,共同探讨,创作出了一批有份量的作品。当时,朱可心老艺人因身体不好,不能每天来上班,顾老经常会主动参与和关心大家,主动到我工作室,看我平时做的作品,讲解技术“法则”等。mhgjz1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