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rchive

Daily Archives: 2018年10月5日

post

曼生十八式柱础壶老紫泥

柱础壶“柱础”为中国传统宅院的门柱基石。古人为了不让木制的立柱受潮湿而腐烂,在木柱的底部垫上一块石墩,使柱脚与地面分离,在防腐烂的同时又加强了柱基的承压力。所以,古时候人们对础石十分重视,每一根柱子都有一个「柱础」,缺一不可。

柱础壶为乾嘉时期大文人陈鸿寿所创“曼生十八式”之一,其灵感便是来源于院落的「柱础」石,是款造型持重、格调古朴的紫砂壶,富有浓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底蕴。大气稳重,有中流砥柱、运筹帷幄之内涵。很多老茶客遍玩各式壶型,对柱础壶多有偏爱。古拙的壶形,透着一层不加修饰的典雅与敦实。壶身扁平,利于蕴香;壶嘴挑出,出水简洁有力。

柱础壶造型特别典雅优美,稳重大方,含蓄内敛,非常符合古代文人的审美追求。陈壶出品的这款柱础壶选用上等老紫泥,强调泥料的天然本色,形制的古穆沉静。搭配合理,温控恰当,呈色柔和自然,视感触感皆上乘。容量约170毫升,适合一两人喝茶,售价500元。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陶刻艺术初论》—徐秀棠

紫砂陶刻图片(本文为当代紫砂大师徐秀棠所作,篇幅较长,预计阅读时间半小时。

由于陶器泥坯易于刻划的缘故,在最早的木刻文字尚未发现以前就有了陶刻文字(即有发陶刻)。据现有的资料证实:陶刻文字是早于甲骨文、金文、简牍等,是中国出现最早的文字。在关中地区出土的商周时代的瓦和陶器上就有了陶刻(有编号、人名、也有铭文)。在秦代出土的陶俑陶器上都证明作坊的陶刻,表现陶工名字的陶文,也有刻上皇帝诏文的陶刻。据上之实完全可以说明随着原始陶器的出现和发展就有了陶刻的存在,也可谓紫砂陶刻之渊源。

自紫砂陶器的产生也必入轨迹地出现紫砂陶刻,它与古代陶器刻文同为一个模式,也是作者在所制陶坯上记述姓名或记上所叙铭文。如元末蔡司 《霁园丛话》里记载:“余于白下获一紫砂罐,有‘且吃茶、清隐’草书五字,”可为一例。现存北京历史博物馆的供春壶下攀梢处壶身上也划有小篆“供春”二字。考时大彬等名手的传器,都铭刻“时大彬制”和制作年款,亦有题刻辞句于前,后署作者姓名和年代的名家传器。此在史籍及传器中例证亦多。这一时期的铭文大都在茶壶或底部壶盖口圈之外延。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