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的藏壶人

有人说:政客和文人喜好玩古。这话不假,政客用以附庸风雅,文人则以之品味雅趣。成分不一样,收藏、的心境与目的自然也不一样。藏壶人也有不同的成分,并非所有人都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很多都是从别的成分嬗变而来,最后爱屋及乌,入了紫砂的“坑”。

此爱成真癖,得之喜绝倒

对紫砂壶的热爱构成了他们收藏行为的大部分动力,“藏”并非简单的收入囊中,其深义更在于研究和体悟,形成了专业的知识和独到的见解。每把壶都凝聚着藏家的心血和痴情,那何止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这类藏家多立足于高端藏品,以收藏古壶和名家藏品为主。著名书画家唐云,爱“曼生壶”成癖,甚至到了节衣缩食的地步,晚年的斋名就叫“八壶精舍”。八壶精舍好佳茗者爱美器

好比“柴米油盐酱醋茶”,茶乃开门七事之一,无关风月,无关禅茶一味。壶之为器,存在基础在乎“用”。相对壶如何花样精巧、镂刻百端,是否出自大彬鸣远、大师高工,谁是做壶高手谁手里有好东西,这类藏家,更注重一个特点——实用性。泡红茶咱用小口高壶,泡绿茶咱用大口矮壶,乌龙茶用小品朱泥,黑茶用紫泥中大品……作为一个追求茶中乐趣的人,对器具的选择,使用者的高度参与,和茶叶之间的亲密对话,才构成了一把壶完整的生命轨迹。

书房深趣,文人心知

余尝净一室,置一几,陈几种快意书,放一本旧法帖,列件件紫砂壶,遨游书山墨海,神思倦怠之时,则啜香茗,随意摩挲砂壶,心目间,觉洒洒空灵,面上俗尘,当亦扑去三分。文房里的壶不在多而在精,不在贵而在趣,不在名高而在有味,以古拙高雅为宜。欣赏文房用壶,除了看泥色、造型、制作的功夫之外,还要看题词的内涵,镌刻的书画和印款的意境,方得真趣。

妆成一室的情调

这类藏家,买壶既不为使用,也不为升值,为的是美化家居。好比十几年前流行打一面墙的书架来显示品味,近几年大城市的一些家庭也开始流行用紫砂壶作设计装潢。买装饰用的壶,往往侧重造型,花哨一点也无妨,壶的品种、色泽要求丰富多彩,尽量不重样儿。

藏壶人的成分各有不同,五行八作、引车卖浆者流,都在圈子里游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一旦沾上这个,就很难撤出来了,说它是口“瘾”,也不为过。不管动机如何,做到量力而出,也实在没什么好措意的。

吴家荣,荔湾普洱茶文化协会会长、著名的紫砂壶收藏研究专家,来看看——吴家荣的藏壶经

关于作者: 微信zishah

掌柜微信号zishah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