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嘉德四季第22期拍卖会首次推出品茗用具专题“清馨出尘、妙香远闻”,这些紫砂壶每一件器型和底款均不相同,且价值不菲。 在北京保利第11期精品拍卖会上,也有多件古代作品以估价5倍以上成交。而不久前,在中国嘉德2010春季拍卖会上,一把1948年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相明石瓢壶”也以1232万元创出紫砂壶新纪录。可见,一直充当其他艺术门类配角的茶器,已成为收藏市场上的宠儿。紫砂茶器图片品茗的排场

茶器文化是中国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春秋的、晋代的茶药、唐代的扬勺、明代的茶碾到清代的茶果盘,茶器不仅为人们部分重现了茶文化昔日的繁荣景象,也传递着古人制茶、烹茶、饮茶、储茶在方法、习俗等方面的变迁。春秋的古拙,汉代的浑厚,唐代的华彩,宋代黑釉茶盏的深沉,明清青花茶盏的清淡、紫砂茶壶的朴雅……每一件茶具背后都有一朝的茶事, 一代的人文,并让人们充分领略到各个时代艺术风格的变迁。

据资料记载,中国在唐代饮茶之风就已经非常普遍,长安、洛阳等地甚至家家户户都饮茶,茶具的系列化以及茶具真正结束同食具混用都是在唐代完成的。陆羽《茶经》里记载的茶具就有几十种之多。据《茶经》所载,当时采制茶叶包括采茶、蒸茶、捣茶、拍茶、焙茶、穿茶、封茶七道工序。而最流行的烹茶方法“煮茶法”则包括炙茶、碾茶、筛茶、煮水、投茶、分茶、饮茶等工序,而这些制茶、烹茶、饮茶的工序在当时都已经有了相应的茶具。到了明代,随着散茶冲泡饮法的普及,引起了茶具上的变革,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唐宋多见的盏、碗开始被渐渐兴起的茶壶所取代,宜兴紫砂从那时起就成为了一时所尚,而且白瓷和青花瓷的精美茶盏也大量出现,做工极为考究。而清代功夫茶在福建等地的盛行也催生出了大量与之配合的成套茶具。

此外,有资料记载,古人的茶器还以“金银为上”,但金银是贵重金属,价钱昂贵,只有贵族与富人使用,并不普遍。在嘉德四季第22期拍卖会中,日本名家织金壶、银壶、铁壶均有不俗表现,也体现出市场对于这一部分作品的定位及定价。其中,“二十世纪 日本织金翡翠钮壶” 为名家北村静香作品,最终,此织金壶以估价5倍的98.56万元人民币被藏家竞得。

可以说,茶文化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而“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这些茶文化演变发展的轨迹都在茶器上留下了印记。紫砂茶器的图片紫砂之道

虽然品茗用具在艺术品拍卖中的市场份额相对较小,一直处于配角地位,但是它们所具有的收藏价值却是不容忽视的。尤其是紫砂壶,它不仅是我国独有的鉴赏兼顾实用的传统茶具,而且也是历朝文人墨客的赏玩之物,在中国陶瓷史和物质文化史上有着非常独特的地位。

据记载,苏东坡被贬居宜兴蜀山时,留下多首品茗之作,记录了他对宜兴美茶、美水和美壶的喜爱。而从与苏东坡同时代的文人所留下的诗词,也进一步证实了当时文人墨客对于紫砂壶的喜爱。发展至明朝成熟后,“一壶重不数两,而价重一二十金,能使土与黄金(1241.90,0.60,0.05%)争价……”紫砂壶的价值更进一步受到人们的珍视。同时,由于文人的参与,使紫砂壶完成了从工艺品到艺术品的转身。

据了解,紫砂壶的创始人是明代正德--嘉靖时的龚春(供春)。在吴梅鼎的《阳羡瓷壶赋·序》中曾写道:“余从祖拳石公读书南山,携一童子名供春,见土人以泥为缸,即澄其泥以为壶,极古秀可爱,所谓供春壶也。”供春壶,当时人称赞“栗色暗暗,如古今铁,敦庞周正。”短短12个字,令人如见其壶。如今,流传的供春壶多是仿品。顾景舟有一件仿品,价格在60万港币左右,可见供春壶的艺术价值多么珍贵。龚春传时大彬、李仲芬。二人与时大彬的弟子徐友泉并称为万历之后的明代三大紫砂“妙手”。

在2010年嘉德春拍中,一把1948年由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的“相明石瓢壶”就以1232万元创出紫砂壶拍卖世界纪录。此石瓢壶原是紫砂传统造型。顾景舟集各家之大成,创出自我,壶上宜书宜画,一改清初以来纤细繁琐、堆砌浮华之气,刻意追求线型的流畅舒展,反复权衡比例的协调秀美,显现了简朴大方的气度。

紫砂制壶自万历朝以来,历代名家辈出,清晚期文人制壶更受青睐。嘉道时期由陈鸿寿设计,杨彭年制作的曼生壶即是文人茗壶中的经典之作。今年,在嘉德春拍的另一专场“柔翰清心--书斋雅器紫玉金砂”中,一把“清道光彭年款曼生铭汉铎壶”,以72.8万元成交。

紫砂不仅仅是一种泥料,更是一种文化。品名壶,也就是一种超越时空的会话,一种意识形态的交流,从而在壶中感受一种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如果带着文人艺术的眼光看紫砂壶,则体现了文人画的另一种形态。

认真、冷静、客观地审视紫砂这门民间艺术——紫砂器的艺术含量和收藏价值

»加掌柜微信:zishah ,解答紫砂问题,交流玩壶经验

朋友圈新品抢先看,特价壶捡漏,还有不定期优惠活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