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金声玉振壶

从明清时期以来,就流传有一些刻画着花鸟虫鱼等图案的紫砂壶;不过当时强调的主要是“刀刻”,而忽略了利用紫砂这种特殊的材料进行个性化的创作。直到20世纪90年代,鲍志强凭借自己深厚的书画功底以及对紫砂的理解,开创了一套“乱刀刻法”——以刀的深浅轻重、表现出的“笔墨”的味道,对所表现对象的点、线、块、面进行多角度、多方位的用到所形成的一种技法。从“金声玉振壶”这件型制特别、刻画精美的作品便可看出“刀下有笔意,笔中见刀迹”的特殊效果,把陶刻的表现手法提升到了一个新境界。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
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图片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
蜿蜒起伏的翠绿色山冈上,凤凰在鸣叫,蝉儿在嘶唱,混声交响,余音缭绕,天地为之俯仰,浓缩自然和神话元素于一体的“金声玉振壶”,让人禁不住浮想联翩。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唐代诗人李贺在听了著名乐人李凭弹奏箜篌后,写下了想象丰富的感受,他描绘李凭优美的弦歌之声,嘈嘈切切如昆山石碎山崩,一弦独响如凤凰长鸣,声振林木,其悲抑之处好似带露芙蓉为之泣下,而欢快之音仿佛兰蕙抿口而笑。

只活了26个年头的李贺,是个少年鬼才,他的诗歌都是其呕心沥血之作,后人评说他熔铸词采,驰骋想象,运用神话传说,创作出新奇瑰丽的意境。《李凭箜篌引》是他的代表诗作之一,从中可以看出他的艺术风格。

端详“金声玉振壶”,浮现于脑际的便是李贺的这首诗,视觉的第一印象就是它的凤首壶嘴,只见略略有些弯曲弧度的壶嘴前端,有只顾盼生辉的单凤眼,其流畅、柔和的线条,一如凤凰鸣叫时昂起的颈项,而壶口恰如微微张开的凤嘴,朝天鸣叫,刹那间只觉得天籁和鸣,一派天朗气清的良辰美景。

《诗经·大雅·卷阿》有言:“凤皇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我们仿佛看到非梧不栖的百鸟之王,正迎着朝阳,翱翔飞鸣在高冈梧桐之上,百鸟朝凤的壮观场面即将出现。

作为一种象征,在茶壶最高处的壶盖摘手上歇着一只鸣蝉,一个平凡平常的小虫,吊镂形象,具体生动,它以低伏的姿态,栖息在引人注目的最高处,它的时鸣时歇的吟唱与高昂的凤凰的欢叫不同,直似鸟王高歌时的低沉的伴音。

骆宾王有《咏蝉》诗:“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这是诗人被诬入狱时写的愤慨之作。秋天到来之时,秋蝉仍高唱在树梢林端,餐风饮露,有谁相信它高洁的品性呢?这样的寄托遥深,可有人给予更多的关注?诗人寄情寓兴,表达了自己的信仰和情操。

“金声玉振壶”通体茶绿色,是梧桐、杨柳等绿色植物的颜色,万物共处共荣的和平佳境,洋溢着生命的本体精神,也是茶文化和茶壶艺术精神赖以张扬的艺术氛围,正是在这个色彩的环境中,才格外彰显出凤凰和蝉共处一体的协调、和谐,情趣和理性。

凤和蝉,一鸟一虫,一为象征,一为实物,一只鸣叫朝天,一只翅振低唱,壶身镌刻隶书“金声玉振”四字,端方挺秀,点明壶艺的主旨所在。

“金声玉振”四字,典出《孟子·万章章句下》:“孔子之谓集大成者。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原文中的金指钟,玉指磬,比喻孔子的德行全备,正如奏乐,以钟发声,以磬收韵,集众音之大成。后世则以此比喻才学精妙,声名远播。

茶壶的作者镌刻此四字于壶上,移用原意,以凤凰之鸣和秋蝉之声在金秋时节的鸣唱,表明自己的高洁的心灵,与对艺术最高境界的努力追求,以及对自己壶艺手段的自信和不无矜持的态度。

我们听到了凤凰的鸣叫和蝉儿的低唱,看见了茶壶所透露出来的文化精神和艺术魅力,于是莞尔。
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的图片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 容量:430cc
底款:『志强制壶』 盖款:『鲍』『志强』 把款:『鲍』
题识:『金声玉振,乐人』
金声玉振壶图片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 长:20cm 高:12cm
金声玉振壶的图片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段泥) 高:11cm
金声玉振壶鲍志强 金声玉振壶(原矿紫砂泥)
款识:『鲍志强印』

更多鲍志强设计紫砂壶,请欣赏——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龙香提梁壶

关于作者: 微信zishah

掌柜微信号zishah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