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四方菱花抽角壶

明代嘉靖至万历年间的制壶名家时大彬艺术修养全面,光货壶、花货壶、筋纹壶都有名作传世,件件都是经典之作。清代诗人陈维崧《赠高待读澹人以宜壶二器并系以诗》中有“宜壶作者推龚春,同时高手时大彬,碧山银槎濮谦竹,世间一艺俱通神”之句。诗人以“一艺通神”赞美龚春与时大彬绝非过誉,从赏析时大彬的“开光方壶”我们可以品味到时大彬高超的艺术造诣,不凡的设计匠心。

“开光方壶”不仅在壶的开光装饰上别出心裁,壶的造型设计也极尽工巧。此壶的造型是方的,但线条却是方中带圆,壶体的四面不是平整的方形,由直线改成曲线,底足部稍敛,具有优雅而悦目的视觉效果。

开光的长方形四角也由直角改成了圆角,不仅与壶的整体相协调,手的触摸感也更加圆润,壶钮方中寓圆。与开光面上下呼应,提拿舒适;四方嘴曲线流畅;四方把借鉴了明式家具简洁、文雅的造型,似乎信手拈来,却与壶体结合得非常和谐;四方盖与壶颈相合。准缝紧密,显得稳重端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杨永善教授讲到:“凡是能够使人感到美观的,都有一条共同的基本原则,就是在整体变化之中存在着一种和谐的关系

从许多优秀的造型艺术、设计艺术、建筑艺术和工艺美术作品中都可以明确地感受到”。时大彬的“开光方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种方圆变化十分和谐的美感。装饰恰到好处而不露人工雕琢痕迹,这与设计上的匠心独具是分不开的。

明代万历至崇祯年间陈信卿制作的“圆角方壶”也是件方壶用开光装饰的佳作。周高起《阳羡茗壶系》把陈信卿列入“雅流”,对他的评价是:“陈信卿仿时(大彬)、李(仲芳)诸传器具,有优孟、叔敖处。”周高起在这里用了个典故作比喻,优孟、叔敖同为春秋时的楚国人,楚相孙叔敖死后,优孟着孙叔敖的衣冠谏楚王。周高起文中的意思是指陈信卿仿时大彬、李仲芳的作品,他们的作品之间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把陈信卿的“圆角方壶”与时大彬的“开光方壶”相比较,其传承关系是十分明显的,它们的装饰方式是完全一致的,也说明周高起的典故用得是得当的。“圆角方壶”与“开光方壶”相比,既有相似之处,又有区别:一是器型由长方改为正方:二是由方形把改为耳形把;三是壶钮也由长方改为正方,与壶体相协调;四是在盖面上加了四个菱花装饰;五是壶身圆线的弧度也稍有加大而显得圆润可亲。

四方菱花抽角壶”(菱花开光壶),是对传统经典之作的再创造,体现了在传统中见创新的设计要求。传统的“圆角方壶”浑厚、稳重,流畅的壶嘴出水爽利,实用性强,开光的块面及菱花装饰美观悦目,这些优点在“菱花开光壶”中都得到了体现。在设计上增加的线饰,也是从紫砂造型的发展、变化的角度来考虑的,线饰的效果是方器与筋纹器的结合,把它们的优点组合起来,增加线面的节奏之美,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四方菱花抽角壶”(菱花开光壶)在造型上与陈信卿的“圆角方壶”比较接近,在装饰上增加了变化,壶身的四边、四方的嘴及把、四方的壶盖、壶颈、包括壶钮都有凹线装饰,进一步增加了块面的层次,使壶身的块面犹如天际层云,变化丰富;壶钮装饰的凹线连接到盖面菱花的凸线,再由壶盖、壶颈的凹线连接到壶身的凹线,一波三折,上下贯通,体现了线的无穷魅力;开光的四角也加饰一细小的凹痕,以求得整体上的统一;壶嘴的曲线委婉动人,壶把方中寓圆便于提握。

下面精选整理出历代紫砂壶名家制作的四方菱花抽角壶,请大家欣赏
紫泥倭角方壶明 信卿款 紫泥倭角方壶 宽:21cm 高:16 cm
底款:『泰昌庚申烁日六月望日,为眉公先生制,信卿。』

1976年,宜兴鼎蜀镇羊角山发现紫砂古窑址,出土早期紫砂茶具残片,经考证,年代上限为北宋中期。这一发现证明宜兴紫砂器的生产已有千年历史。到了明代晚期,紫砂制器流行更为广泛,同时也产生了一批为后世所知晓的紫砂高手,如时大彬、徐友泉、陈用卿、陈信卿等人。

而这个时期也正处于紫砂工艺与紫砂审美的变革时期。明代周高起的《阳羡茗壶系》载时大彬“初自仿供春得手,喜作大壶。后游娄东,闻眉公与琅琊、太原诸公品茶施茶之论,乃作小壶”。“李仲芳,行大,茂林子,及时大彬门,为高足第一。制渐趋文巧,其父督以敦古”。可见在那个时期,紫砂正处于由大壶转小壶的变革过程中,换一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是一个大壶和小壶并存的时期。而此壶便诞生于这样的变化与交替之中。

从壶的容积来看,此壶无疑属于“大壶”。但从制作工艺来看,其精细程度远高于明中期之作。该壶用料精细,自发黯然之光。壶身成型应采用了镶身桶之工艺,由于其每一面都充盈外鼓,因此其工艺难度要远远高于呈平面之四方器。而在衔接处转折形成倭角,其工艺难度更是达到了极致。为了与壶身呼应,壶嘴呈四方三弯的形态,亦带倭角。壶把呈圆角方形,与壶嘴对称,使整体线条多了一分柔美。方颈、方盖,盖面呈四瓣葵花形,凹凸起伏,对称工整,环饰壶钮。壶钮也为四方倭角造型,与壶身贯通一气。壶底部采用了明代砂壶常用之刻款形式,落信卿款。而款识中刻写『为眉公先生制』,此处“眉公”极有可能为明朝大文学家、书画家陈继儒。那么,从款识的表面意思看,此壶便是陈信卿送给陈继儒的一件精工之品。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翠竹轩,信卿”壶一持,为目前所知的唯一信卿款传器。其亦被著录于顾景舟主编《宜兴紫砂珍赏》一书中。

1、信卿,陈信卿,明晚期宜兴制壶高手,善制宜兴茗壶,仿时大彬、李仲芳诸器,颇为逼真,雅瘦工整,自是不群。明周高起《阳羡茗壶系·雅流》:“陈信卿,仿时、李诸传器,具有优孟叔敖之肖,故非用卿族。品其所作,虽丰美逊之,而坚瘦工整,雅自不群。貌寝意率,自夸洪饮,逐贵游闲,不务壹志尽技,间多伺弟子造成,修削署款而已。所谓心计转粗,不复唱渭城时也”。

2、眉公,陈继儒,字仲醇、眉公,号麋公、眉道人、白石山樵、白石樵、空青子、雪堂、醇儒。华亭人(今上海市松江县)人,明嘉靖至崇祯年间人。文学家、书画家,爱好壶艺。与同郡董其昌齐名。少负才名,晓智略,长于诗文。致力著述屡征不仕,有“山中宰相”名。书法苏轼、米芾。善画山水、水墨梅竹,山水空远清逸,梅竹点染精妙。
四方菱花抽角紫砂壶明末清初 信卿式 四方菱花抽角紫砂壶 宽:21.5cm
该壶用料精细,自发黯然之光。壶身成型采用了镶身桶之工艺,由于其每一面都充盈外鼓,因此其工艺难度要远远高于呈平面之四方器。而在衔接处转折形成倭角,其工艺难度更是达到了极致。曲流细长,长耳壶把皆作方形,与壶体相融一体,厚重感、张力感得到完美表现。 从此壶中我们便能感受到一股厚重的文人气息。

陈信卿,明晚期宜兴制壶高手,善制宜兴茗壶,仿时大彬、李仲芳诸器,颇为逼真,雅瘦工整,自是不群。
紫泥开光四方壶清乾隆 “乾隆年制”款 紫泥开光四方壶 长:18cm
此壶作高身四方体,所有块面转折都略显收敛,将直线与弧线巧妙结合,使之方中带圆,创造出优雅而悦目的造型。四面开光,令整器透出几分灵秀之气,非良工不能作此。器底钤篆书『乾隆年制』印款。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有一持类似的陈信卿制开光四方壶,可资比较。
紫泥开光方壶清乾隆 紫泥开光方壶 宽:16.5cm
此壶做高身四方体,所有块面转折都略显收敛,将直线与弧线巧妙的结合,使之方中带圆,成为典雅悦目的造型。四面开光,令整器透出灵秀之气。壶虽无款,非良工不能为。
开光方壶20世纪前期 时大彬款 开光方壶 高:11厘米 长:13.5厘米
北山堂惠赠 中大文物馆
菱花夺魁壶邵顺生 菱花夺魁壶 长:17cm
款识:『邵顺生制』『邵』『顺生』
此壶为方形,呈上阔下敛状,脚为轩门,云肩线,高口颈,盖拱用重叠线装饰,壶盖上装饰有四叶菱花,妙趣生动。宝珠钮,与整个壶身的气质相贴切。三弯流,弯曲朝天,曲线把垂肩,形似大耳状。泥色浅绿,砂粒隐现。壶身之上有贴面凹出,方圆中正,布局均衡规范。造型奇巧,外形优美,线条曲直并蓄,主体感强。口盖吻合严密。流、把形式和壶的高身相协调,美观大方。
邵顺生 菱花夺魁壶邵顺生 菱花夺魁壶(青灰泥) 高:125mm 宽:170mm
邵顺生 菱花夺魁壶图片邵顺生 菱花夺魁(青灰泥) 长:17.5cm 宽:10cm 高:13cm 容量:500ml
底款:『邵顺生制』 盖款:『邵』『顺生』
该壶在传统壶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以菱花元素装饰壶盖,立体感强。壶身以夺块面、阴角线巧妙结合。作品浑厚大气、饱满端庄,是一件功能性与形式美完美融合的珍品。
蒋泽军 开光菱花壶蒋泽军 开光菱花壶 高:13cm 长:16cm

陈壶掌柜: 微信941741

陈壶,一个亲民紫砂品牌,精选天然原矿,坚持手工制作!主攻中小品实用圆壶,品质过硬,价格厚道。

最新文章

1高性价比实用器平盖石瓢

2精工制作的小红泥君德壶

3底槽清大亨德钟壶

4紫泥高梨_物美价廉小品实用器

5四方弧菱壶_陈壶精品方器

随机文章

1名字中带有“汉”的紫砂壶有多少?

2眀式龙蛋壶降坡泥

3选择不同风格紫砂茶壶

4紫砂壶的命名方法

5紫砂暖壶_温暖整个冬天

热门话题

买壶 买家秀 仿古壶 何道洪 全手工 养壶 名家紫砂壶 子冶石瓢 宜兴 宜兴紫砂 宜兴紫砂壶 底槽清 收藏紫砂壶 方壶 时大彬 曼生十八式 朱泥 朱泥壶 段泥 汪寅仙 清水泥 潘壶 玩壶 石瓢 石瓢壶 紫泥 紫砂 紫砂壶 紫砂壶价格 紫砂壶收藏 紫砂收藏 紫砂文化 紫砂泥 紫砂泥料 紫砂艺术 紫砂茶宠 紫砂陶刻 蒋蓉 西施壶 选壶 陈曼生 陈鸣远 降坡泥 陶刻 顾景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