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壶值得收藏吗?

商品壶一个收藏热点从港澳台传过来的,以宜兴紫砂一厂“早期”产品,作为藏品的收藏热点正悄然升温。其升温的表现不仅在一厂普通壶的价格看涨,也不仅在不少网站专门开辟了“厂版”的专栏,更表现在“收藏观念”的变化。

还有一个收藏观念是“实用壶”、“商品壶”、“低档壶”,甚至说“一万元以下的壶”统统都不值得收藏。《紫砂徐州》网站上还曾围绕着“一千元以下的壶,不值得买”的话题,争论得浑天昏地。

正是在这样的热议中,不少主张“只有千元以上的壶,才值得收藏”的收藏家,心甘情愿地转向了“厂版壶”的寻觅,甚至还有了“不是早期壶不玩”的新语汇。

“厂版壶”、“早期壶”、“早期标准壶”——–新语汇不一而足,其实质指的都是紫砂工艺厂,俗称“紫砂一厂”的60、70、80、90等诸年份的实用壶、商品壶,是被“经典收藏观”排斥在外的产品。商品壶图片理论是灰色的,实践之树却是长青的。我们口舌之战如火如荼,连清香的茶乳也扑灭不了浓郁的硝烟,可是在愉悦地“厂版”收藏活动中,那“经典的老船”被无声地颠覆。

“商品壶不值得收藏”的神话为实践的魅力打破,破还会有立,“厂版”壶也要“先找到真的,再去寻觅珍的”,就是一个新立的观点。厂版壶值得收藏,价格上扬,就有假的,有了假的,就有被坑、被骗的。

于是,收藏厂版商品壶,也要先找到“真的”的观念,就成为“第一位”的。这把“真的”厂版壶,也许嘴有点歪、把有点斜、工有点粗,都比收藏到假的要好,若能收藏到“厂版商品壶”的珍品、精品,则更好。

从商品壶不值得收藏,到“厂版实用壶”收藏热,再进而到“有点毛病的真厂版壶,要比假的壶强”,收藏理念在颠覆老船之后,又有了新的升华。商品壶的图片实用壶能收藏,我以为是“紫砂壶收藏观”的回归。紫砂壶是为泡茶而生的,紫砂陶壶因其有“益于茶汤”的特殊品质,明代茶人以200余年的泡茶实践,才把它从金银铜锡瓷诸种茶壶之中遴选出来,并推上“茶壶之王”的宝座。

紫砂壶应用于茶,是它的福、是它的命!进以泡茶,退宜收藏;人人喜爱,家家能藏,我以为是紫砂壶的文化个性。而今天紫砂壶离茶越来越远,离人越来越远,不是紫砂壶的福,而是紫砂壶的祸。

一厂早期壶购买热的一个动因,是央视对宜兴紫砂界不正之风的批评,是对“饮用安全”疑虑的反思,而一厂早期壶以泥料纯正而闻名。纯正泥料是紫砂壶泡茶“妙”的源头,这是明代茶人的共识,也是泥料技艺“中国非遗文化”的传承、积淀,那其中若有“传统手工技艺”制作的更是珍罕的“非遗紫砂壶”。如此说来,一厂早期壶可以说是“进以品茶,退宜收藏”的典型。

如果说“商品壶、实用壶不值得收藏”是对紫砂壶收藏的误读,那么专门收藏一厂早期壶,我以为这是收藏观真谛的体现。藏品,是一定历史的记载。一厂早期壶,就是一厂那段历史的物化,记载着当时的泥料、工艺,以及厂子的相关管理制度等等。紫砂商品壶专门收藏一厂早期壶,是专题收藏那段历史、文化,可以深入、可以研究,若有一定成果还可以出书,对社会作出“玩出的学问”的贡献。

商品壶能收藏是客观事实决定的。何谓“商品壶”?普通壶是商品壶,名家壶就不是商品壶?名家为创作而制作的第一把壶,此壶为展览、为出书、为传世,这可以不称为商品壶。名家为了出售而复制自己的第二把、第三把——–毫无疑义地都是商品壶。事实也正如此,名家卖出去的壶,一般地说都是“复制自己作品”的第二把—–复制壶。

举个明显的例子,拍卖顾景舟的壶,都有“此壶仅为几把”的说明,而其他名家壶有几个说“此壶仅为几把”的?不愿说“此壶仅为几把”,就可以理解为“此款的产量数不清”,如此批量不是商品壶!从这个意义上说,从宜兴艺人工作室到全国各地商店,出售的都是商品壶。

紫砂壶值不值得收藏,在壶,不完全在人。普通壶、名家壶都是商品壶。商品壶不值得收藏的观念,我以为是名家抬高名家,贬低普通艺人的理念,它在实践的活水中,让我们在看得见的眼前“翻船”了。

⋈陈壶整理了——老一厂壶图片欣赏

陈壶掌柜: 微信941741

陈壶,一个亲民紫砂品牌,精选天然原矿,坚持手工制作!主攻中小品实用圆壶,品质过硬,价格厚道。

最新文章

1陈壶掌柜的联系方式,微信号941741

2【3】陈壶服务也是五星级

3【2】陈壶的产品定位和价格

4【1】陈壶品牌和创始人介绍

5小红泥大仿古容量300毫升

随机文章

1紫砂壶壶嘴壶把装配经验

2紫砂是砂不是沙

3紫砂壶里看文化

4紫砂壶的颜色_紫砂壶有几种颜色?

5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菊花瓣瓤壶

热门话题

买壶 买家秀 仿古壶 何道洪 全手工 养壶 名家紫砂壶 子冶石瓢 宜兴 宜兴紫砂 宜兴紫砂壶 底槽清 收藏紫砂壶 时大彬 景舟石瓢 曼生十八式 朱泥 朱泥壶 段泥 汪寅仙 清水泥 潘壶 玩壶 石瓢 石瓢壶 紫泥 紫砂 紫砂壶 紫砂壶价格 紫砂壶收藏 紫砂收藏 紫砂文化 紫砂泥 紫砂泥料 紫砂艺术 紫砂茶宠 紫砂陶刻 蒋蓉 西施壶 选壶 陈曼生 陈鸣远 降坡泥 陶刻 顾景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