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一生嗜好啜茗饮茶,强调饮茶必备紫砂壶、阳羡唐贡茶和金沙寺的金沙泉水,并自制一把提梁式紫砂壶,自烹自吟:“松风竹炉,提壶相呼”。

宜兴紫砂从诞生开始,就是作为文人雅士的所谓“雅玩”而出现的。文人的参与让宜兴紫砂百花竞艳,意象万千,思想与文化皆沉淀其中,山水与风情都汇集于此,宜兴紫砂容山容水容诗容画,围绕紫砂而产生的诗文书画俨然已成为紫砂文化不可小觑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紫砂图片西域从王君玉乞茶   因其韵之七
元   耶律楚材
啜罢江南一碗茶,枯肠历历走雷车。
黄金小碾飞琼屑,碧玉深瓯点雪芽。
笔阵陈兵诗思勇,睡魔卷甲梦魂赊。
精神爽逸无赊事,卧看残阳补断霞。

到了清代,紫砂艺术进入鼎盛时期,康熙开始,紫砂壶引起了宫廷的高度重视。乾隆七年宫廷开始直接向宜兴订制紫砂茶具,至此紫砂壶成为珍贵的御前用品。这一时期紫砂大家有陈鸣远、邵大享等名家,陈鸣远是继时大彬以后最为著名的陶艺大家。雕刻也逐渐成为紫砂工艺中所独具的艺术装饰,不少著名的诗人、艺术家曾在紫砂壶上亲笔题诗刻字,因此,许多描写紫砂壶的诗文佳句应运而生。

好事近(茶壶茶瓶)
清·边寿民
鼎煮名泉,一缕回廊烟细。
绝爱漱香轻碧,是头纲风味。
素瓷浅蓝紫泥壶,亦复当人意。
聊淬辩锋词锷,濯诗魂书气。

赠冯本卿都护陶宝肖像歌
清·俞彦  (仲茅)
何人霾向陶家侧,千年化作土赭色。
朅來捣冶水火齐,义兴好手夸埏埴。
春涛沸后春旗濡,彭亨豕腹正所须。
吴儿宝若金服匿,夤缘先入步兵厨。
于今东海小冯君,清赏风流天下闻。
主人会意却投赠,媵以长句缥缃文。
陈君雅欲酣茗战,得此摩挲日千遍。
尺幅鹅溪缀剡藤,更教摩诘开生面
一时佳话倾璠玙,堪备他年班管书。
月笋即今书画舫,研山同伴玉蟾蜍。紫砂的图片以陈鸣远旧制莲蕊水盛梅根笔格为借山和尚七十寿口占二绝句
清·查慎行(悔余)
梅根已老发孤芳,莲蕊中含滴水香,
合作案头清供具,不归田舍归禅房。
偶然小技亦成名,何物非从假合成,
道是抟沙沙不散,与翻新句祝长生。

过吴迪美朱萼堂看壶歌兼呈贰公
清·周高起 (伯高)
新夏新晴新绿焕,茶室初开花信乱。
羇愁共语赖吴郎,曲巷通人每相唤。
伊余真气合寄怀,闲中今古资评断。
荆南土俗雅尚陶,茗壶奔走天下半。
吴郎鉴器有渊心,会听壶工能事判。
源流裁别字字矜,收贮将同彝鼎玩。
再三请出豁双眸,今朝乃许花前看。
高槃捧列朱萼堂,匣未开时先置赞。
卷袖摩挲笑向人,次第标题陈几桉。
每壶署以古茶星,科使前贤参静观。
指摇盖作金石声,款识称堪法书按。
某为壶祖某云礽,形制敦庞古光灿。
长桥陶肆纷新奇,心眼欷歔多暗换。
寂寞无言意共深,人知俗手真风散。
始信黄金瓦价高,作者展也天工窜。
技道曾何彼此分,空堂日晚滋三叹。
[供春、大彬诸名壶,价高不易办。予但别其真而旁搜残缺于好事家,用自怡悦,诗以解嘲。]
阳羡名壶集,周郎不弃瑕,尚陶延古意,排闷仰真茶,
燕市曾酬骏,齐师亦载车,也知无用用,携对欲残花。
(吴迪美曰:用涓人买骏骨、孙膑刖足事,以喻残壶之好。伯高乃真赏鉴家,风雅又不必言矣。)]

诗词中描写紫砂的还有很多,陈壶在另一面文章中有整理——紫砂壶诗句_诗词中的紫砂壶

»加掌柜微信:zishah ,解答紫砂问题,交流玩壶经验

朋友圈新品抢先看,特价壶捡漏,还有不定期优惠活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