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标签: 顾景舟

post

顾景舟雪华壶设计思路

雪华壶图片雪华壶又名“雪花壶”,乃顾景舟大师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创作,壶名取瑞雪兆丰年之意。雪花,又名“六出花”,六角形,犹如天边飘来,一片片,似有若无;轻盈、洁净,顾大师举轻若重,就是要用这雪花之轻,来表现乾坤之重。

顾景舟是紫砂奇才,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已经在紫砂界确立了掌门地位。上世纪70年代后期的顾景舟,历尽“文革”沧桑,他的弟子颇多,或为官,或成名,桃李满园,夫复何求?严冬过尽,春声可闻,顾大师的心态是非常平和、愉快的。在他的内心世界,那些一生的积累,已经到了井喷的境界。

在设计雪华壶时,顾大师的设想放在壶之形态建构上,采用多种对比手法,诸如壶体之线条上密而下疏,其线面上小而下大,壶肩以上精雕细镂,而壶身则光润疏朗;形成鲜明对比,在视觉上形成张力。另一方面整个壶体、把、流、钮等形式要素,均由不同大小的六边形线面融合构成,统一和谐,敦厚朴拙,恰点雪花之题,令人赏心悦目。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冯其庸先生眼中的紫砂壶艺术与壶艺名家顾景舟

编者按:1月22日,94岁的红学家冯其庸辞世。除在传统文化和《红楼梦》的研究上有诸多贡献外,冯其庸先生对于各类艺术一直有着兴趣,如他与紫砂壶艺名家顾景舟半个世纪的交情也为人称道。据说,顾景舟多次欲赠亲手制作的紫砂壶作为朋友之谊,但冯其庸一再婉谢,并说,“顾老啊,拿你的壶,就像夺命,我于心不忍。”《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以冯其庸《记陶壶名家顾景舟》一文重温两人的至交情谊。fqy1顾景舟(1915-1996)顾景舟(1915-1996)

去年(1981)我到美国讲学,参观旧金山博物馆时,看到展品中有两件中国江苏宜兴的陶壶,其中一件标明是明代名手时大彬制的。我拍了照片回来,经宜兴紫砂壶的老工艺师、著名的制壶名手、紫砂壶的鉴定专家顾景舟同志看后,指出它是赝品,他说时大彬很少做这种菊花形的壶。一件赝品尚且被陈列在旧金山的博物馆里,可见紫砂壶是如何地被人珍视了。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顾景舟徒弟名录(含收徒时间)

顾景舟授徒图片1:1954年十月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生产工场成立,成立之前及1953年在丁蜀上袁村收徐汉棠为徒,这是第一个顾景舟徒弟

2:1955年10月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生产工场招收26名学徒,师从顾景舟的李昌鸿,沈邃华,高永津,鲍秀云,许璇。

3:1955年12月,合作社招收私人企业加入,同时安排员工子女加入,束凤英安排在顾景舟组

4:1956年10月合作社原随吴云根学艺的高海庚,王丑杰,史济华,王洪君转顾景舟组

5:1956年12月宜兴县手工业局转来两个学员,其中单淑芳在顾班内学习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顾景舟为何一辈子没做掇只壶

“欲知大道,必先知史”,“泽以长流方及远,山因积石自成高”。

不懂紫砂壶大美所在,不懂陶艺作品精气神者,惑于名利,迎合浮躁市场,计较“职称”,较劲“名分”,尽可蒙混一时。但有责任感的紫砂艺人、真正的行家,是只与作品“过不去”,精益求精,壶不精美不罢休的。

当年紫砂泰斗顾景舟,唯崇拜清代大家邵大亨,“清嘉道以后一百五十年中,无有超越他之上者”,他把堪称国宝的“大亨掇只”真品,放在家里几个月,宠爱有加,再三解读,也许是对经典的过分崇拜不轻易上手,也许是对艺术的过于严谨不随便动手,也许他年事已高不方便出手,也许是为了留下永远的“思念和追求”,很多的也许大都是猜测,但终因多方原因,顾老一直未曾动手做过掇只壶顾景舟掇只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史俊棠——解读景舟精神

今年的第八届中国宜兴国际陶瓷文化艺术节,适逢一代宗师、壶艺泰斗顾景舟诞辰一百年周年(顾老于1915年重阳节的第二天出生)。

既然是陶瓷文化艺术节,当然绕不开陶瓷、陶瓷艺术和陶瓷文化。因此,“百年景舟”也就成了本次陶文化节的一个重要话题。陶业界、紫砂界为此举办的一系列“百年景舟”纪念活动,自然会提到紫砂行业要健康有序地发展,就必须弘扬老一辈紫砂艺人不畏艰辛,不懈努力,执着追求的敬业精神。顾景舟作为新中国成立后老一辈紫砂艺人群体中的杰出代表,当之无愧地成为这种精神的象征。由此,“景舟精神”的提出也就顺理成章。顾景舟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谁是下一个顾景舟?

徐风先生在《布衣壶宗——顾景舟传》末页中说:“一个手艺人,怎样成为一代宗师?养育顾景舟的文化土壤,有多少流失和嬗变?一份古老手艺的尊严,靠什么去守护?紫砂的人文精神,如何重建?这些问题,时时在写作中困扰着我,有一些,书中已经给出了答案……”。

合上书本的那一刻,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徐风先生那份对紫砂艺术的质朴感情,他是在义无反顾地唤醒紫砂艺术者心中的那份责任感和使命感。

出去在紫砂市场转了一大圈,每个所谓的艺术工作室里的货架上,紫砂壶的品种琳琅满目,款式层出不穷,但是我仍然觉得失望,如同现在人们的生活一样,一些所谓的“艺术家”把如何快速发家致富为艺术追求的目的,制作出来的壶就不免流俗。

我发现有些紫砂壶上,松竹梅题材频频出现,但是制作者往往不着边际地去张扬这种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如若创作题材老套也就罢了,还兼工艺流程粗糙,更难以入目的是,壶身上还刻意堆砌一些动物,花鸟虫鱼,昆虫走兽,显得繁杂累赘。

还有一些制壶者,身穿类似宗教的服饰,并且在壶身上刻上宗教题材的文字和图画,不伦不类,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流于形式,矫揉造作,纯粹是为了做这一块市场的迎合之作。顾景舟紫砂壶图片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上新桥壶介绍_上新桥典故

江南多水,长河上的斜拉桥、曲拱桥,村前屋后的木桥、石桥、竹桥,这些连接此岸与彼岸的形态各异的纽带,随处可见。这个江南最普遍也是最重要的元素出现在了茶壶上,始创者顾景舟把它建在了手把和壶盖上,“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上新桥壶壶体扁圆,壶钮形似江南水乡村前屋后最常见的木板桥,抑或石板桥。远远望去仿佛是座亭桥,它立于壶顶,是个桥形钮,身上清茶水波,晃动着涟漪。把手上亦有一块桥面,立在把环的最顶部,有如虚空的拱桥上部的平坦的桥面,这是端茶倒水时拇指的摁压处,顾景舟从而在一把茶壶上巧妙地建造了两座江南最具形貌的各不相同的桥梁。上新桥壶图片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汪寅仙文——缅怀景舟大师

2015年10月,顾景舟大师诞辰100周年,紫砂界所有艺人都会一起缅怀和纪念这位壶艺泰斗、向曾经为紫砂事业的发展作出极大贡献的顾大师而鞠躬。我虽然不是他的入室弟子,但因有许多原因和机会跟他学习和接触。

最早在1960年初,我们和顾老同住在毛家楼宿舍区,顾老在楼下的一间屋,我和师姐们住在他的楼上,时间长达七年之久。因此,有较多的机会接受他当面的教诲。白天都在厂里上班,大部分是在晚上接受他的讲授。他要求我平时多学文化,提高素养,做什么要多观察,多动脑。他的知识面宽,有时教我制图配样板,有时讲紫砂史及阳羡茗壶系,有时讲陶瓷工艺学,并将他手头收藏的一些紫砂作品给我看,并点评特点风格,还常用口头考核的方法向我提出几个问题,看你答得如何,用这样的方法来督促我,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教与学。

1973年3月,紫砂厂扩大研究所,由原来只有顾景舟先生、徐汉棠和高海庚三人的编制,增加到十多人,我和朱可心先生、徐秀棠、吕尧臣、沈遽华、鲍仲梅等十多个人一起扩充研究室,专门从事创作设计。当时研究室主任是徐秀棠,那时的工作环境和条件算是不错,我们除了搞创作设计外,学习外国文艺,在技艺上商讨的机会就更多了。

有一次为做赴美展品,在徐秀棠的引领下,设计创作集体商量,共同探讨,创作出了一批有份量的作品。当时,朱可心老艺人因身体不好,不能每天来上班,顾老经常会主动参与和关心大家,主动到我工作室,看我平时做的作品,讲解技术“法则”等。mhgjz1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菱花线圆壶

宜兴紫砂筋纹器,俗称筋瓤货,为紫砂茗壶造型体系中最为常见的一种表现形式。紫砂筋纹器与光货素器、花货塑器并存于世,相互辉映。紫砂筋纹器的造型创作理念主要是依照植物瓜果、花瓣的筋瓤和纹理,经提炼、加工、创作而成,如瓜棱、菊花、玉兰和水仙等造型。筋纹器规则的纹理组织等分匀衡、整齐协调、线条顺畅、自然明快,具有强烈的节奏韵律美,是茗壶造型艺术中具有代表性的、形制丰富的、影响较大的门类之一,历代制作筋纹器的陶艺家数不胜数。

明万历年间,壶艺的发展中涌现出四位堪称大师的人物,他们就是并称为“茗壶四大家”的董翰、赵梁、时朋、元畅。“董翰,号后溪,始造菱花式,已殚工巧。 赵梁多提梁式。元畅。时朋,作鹏,亦作朋。朋,大彬之父,与董、找、元是为四名家,并万历间人,乃供春之后劲也。董文巧,而三家多古拙”。(吴骞《阳羡名陶录》)。董翰制作的菱花壶是参照唐宋时的铜镜的花纹,开后世“筋纹形”砂壶之先河,在四家中,他的作品最纤巧。

筋纹器型壶式除形式优美以外,制作工艺也非常严谨,尤其是口盖部分合缝要严密,盖子要通转,壶体筋纹要疏密得体,稍有差错都会影响整体造型。早期的筋纹器型紫砂壶是在圆器的基础上进行加工的,造型的演变由简单到复杂。陶艺人在制作壶器的过程中,包括对泥性的熟悉及掌握,在制作紫砂中受其他器皿造型的启发,将自然界中的花朵、果实的形态加以图案化、规则化,经组织变化将一圆器分成若干等份,把生动、流畅的筋纹随着形体的变化而处理得深浅自如、纹理清晰,使得所有的阴阳筋纹都能贯通吻合,使紫砂筋纹器呈现出节奏韵律之美。

筋纹器的制作工艺精湛,传统气息浓郁,壶器显得古朴典雅、古韵悠悠。“菱花线圆壶”线条细腻、精致,充满了大自然的生动情趣和人文气息,庄重而不乏新意,大度豁达,呈现刚柔相济的和谐之气。“菱花线圆壶”是在经典紫砂壶名品“菱花壶”的基础上,结合老款“线圆壶”的形制特点制作而成的。壶器一弯嘴、小桥钮、环形把、一捺底,壶的腹部突起一方形弦纹,将身筒上下合起;棱花叶形状上下对称,使壶器整体形如含苞待放的花蕊;壶口逸出十二瓣菱花形,圆润而致密,每一处阴阳面均可自由复合;壶盖为压盖,壶盖任 意变换角度都可盖上,块面分明,且线条舒展优雅自然,富有内在张力,筋纹阴阳清晰分明,阴线随壶身抛物 线而起伏,阳线流畅胥出肌理健俊;壶腹的筋纹凝重感强。从而凸显出十二片花瓣的肥硕,十二瓣菱花巧妙安 排、分布均匀,筋纹沟壑深深,其中两瓣分别胥出壶流和壶柄;壶流和壶把采用素面造型,嘴头尖尖且修长,很是锋利,飞把同样气势挺峭,刚骨尽现。“菱花线圆壶”制作精细规整,整体造型齐整、秀美、明快,线条简洁流畅,具有强烈的节奏韵律美。

“菱花线圆壶”精巧朴致。为紫砂筋纹器造型中的经典之作。此壶造型从茎形盖钮如花蒂状,逐渐延伸至壶肩、壶身上部,气势饱满、浑圆如玉。花蒂下逐渐展开花瓣,至壶腹处膨胀至极,给人以心灵的震动。粗看“菱花线圆壶”,它整体端庄浑厚,简朴中见自然、典雅中见风姿,筋骨匀称;细看此壶,则觉此壶造型简 练自然、古拙自然、韵味十足,开创了摒弃繁杂、简练大方的筋纹新风。整个造型饱满,无论是平视还是侧视,此壶的线条都富于变化。在壶器的腹部饰以腰带,桥形钮更衬托出圆满幽雅的意境,而扁圆饱满的壶体用 腰带相呼应,整个壶体不仅圆润饱满、意味雅致,而且“万事如意” 、“圆圆美美”的美好寓意更是难得。

有人曾说,传统壶型中最为难制的莫过于筋纹器,这是由于筋纹器是在几何形体的壶上有很多纵向的线条,这些线条称为筋纹。由筋纹组成的壶体称为筋囊,筋囊有凸出的,也有凹入的,有直的,也有扭曲的。细腻的手法加上细腻的泥质,艺术与自然的碰撞、结合而成的便是具有阳刚又不失柔美的精品佳作,品玩皆佳,“菱花线圆壶”古雅的造型便是如此。艺在心中,功在壶外,“艺”就是壶的筋纹工艺制作;“功”就是壶的整体造型之功。“菱花线圆壶”是一款由上下对接、咬合而成的筋纹器,更是“工”、“艺”俱佳的筋纹 器。整个壶体,从壶盖至壶身是由十二瓣菱花形面镶接而成的。工艺复杂可想而知。尤其是它鼓盖的设计,从壶钮延伸出来的筋纹流至壶盖。之后又与壶身的筋纹严丝合缝地对接在一起,形成了一瓣瓣美丽盛开的菱花,如春天般温暖着每一个观赏者的心房。吴纯耿 扁菱花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顾景舟一生最崇拜的人——邵大亨

gjzsdh1见过有些喜欢紫砂壶的朋友用几何学原理来分析紫砂壶的经典造型,结论是这些壶式在几何比例上是如何的准确与标准。诚然,美往往符合几何原理,但千万别依据几何原理来创造美。尤其在东方传统中,美在自然鲜活;自然鲜活中又有法度,然而全依法度则只能扼杀鲜活。没有鲜活的生命,艺术的趣味全无,美亦枯萎,则与机器生产无异。

在紫砂壶大师中有三个人都创造过属于自己的掇球壶,神情面貌不同,却都具大美。他们是邵大亨、邵友廷、程寿珍。三人中,大亨最早,活动于嘉庆、道光年间,他对后世的影响也最大。他的壶——掇球、龙头一捆竹、德钟、鱼化龙——美在手工的气韵里,美在自然却又不失法度。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