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名逐利投机取巧,“名家”“大师”比比皆是、宜兴紫砂何时走出职称“迷途”?

近来,宜兴紫砂从业人员石先生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接到相关机构邀请他评定“职称”的电话,不堪其扰。在紫砂界,职称等级上升伴随着作品价格的提高已经成为一种风气,这造成紫砂界“职称”又滥又乱。

在有了技术职称头衔、作品就能卖出好价钱的诱导下,相当一部分从业人员精力不是放在专业上,而是如何能搞到职称上,真正默默无闻的民间工艺传承者却无心也无力去随波逐流。不少业内人士呼吁,民间传统工艺从业人员的技术职称评审应该进行创新,切合实际,让宜兴紫砂早日走出职称“迷途”。宜兴紫砂壶图片紫砂界“职称”泛滥

目前,宜兴地区从事紫砂及相关产业的人不下20万,从业人员主要集中在丁蜀镇紫砂村、西望村以及双桥村一带。近日,记者走进双桥村的一家紫砂店,老板顾女士随即倒茶欢迎,询问是否买壶,并从抽屉里拿出人社部门颁发的“助理工艺美术师”职称证书。顾女士介绍,评价一件紫砂作品,要看多方面的因 素,其中做壶者的职称是敲门砖,买卖双方通常在职称的基础上综合泥料、做工等因素进行议价。虽然高职称不一定会卖出高价格,不过顾女士表示,从行情来看,一个从业人员职称上升,壶价一定会随之提高甚至翻番。

宜兴陶瓷行业协会会长史俊棠分析,除了少数行家之外,大多数爱好者很难对紫砂壶的价值进行判断,只得以做壶者的技术职称作为重要依据,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唯职称论”的怪现象。

据不完全统计,在宜兴紫砂界,除了人社部门通过严格考试等程序颁发的技术职称之外,还活跃着上百种各类社团、行业协会颁发的“职称”。记者发 现,在紫砂村等地,从业人员持有诸如“中国国家人才网”、“商业技能鉴定与饮食服务发展中心”等颁发的各类“职称”,名目繁多。陶瓷行业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前不久,某机构给当地20多位紫砂从业人员颁发了所谓的“大师”荣誉称号,给市场秩序造成了很大混乱。宜兴紫砂图片底层从业者“作嫁衣”

近年来,陶瓷行业协会每年都会向社会公布紫砂从业人员技术职称和荣誉称号完全名单,今年还首次公布了省级和国家级陶艺大师完全名单,以引导行业秩序。不过史俊棠说,目前紫砂界为了名利拼命追逐职称、荣誉称号的潮流对民间工艺的传承发展大为不利,静心做壶授徒的人少了,很多底层没有职称的艺人有水 平却只能“为他人作嫁衣”。

在丁蜀镇双桥村周边,随处可见挨家挨户的紫砂作坊。一位姓胡的老师傅告诉记者,他今年50多岁,小学毕业,从事紫砂壶制作约有八九年时间,没有 职称,一把壶顶多三五百元。记者询问为什么没去考职称,胡师傅表示,考职称学历等方面都有要求,考文凭要花很多时间,养家糊口压力不小,没有这方面的精力。

除了零售,胡师傅承认常为有职称的人代工,在他的工作室里,有好几把做出来敲了别人的章或附带别人作品证明的壶。目前在紫砂界,取得职称后自己不做壶而找别人代工敲上自己的章、附上自己的职称证明,已成为一种典型的投机取巧做法。史俊棠说,目前代工现象已引起市场警惕,相信在市场日趋理性的当 下,代工壶终究经不起市场的检验。宜兴紫砂的图片职称评定亟须创新

宜兴人社部门相关人士介绍,近年来对紫砂职称的评定越来越严格,监管力度也逐年加大。不过,很多陶艺人认为,目前的民间工艺行业职称评审体系下,艺人常常冠以“研究员级”高工之类称号,很不符合实际。许多紫砂艺人为了评定或晋升技术职称设法发表论文,去年还发生了两位壶艺人为评高级职称抄袭他人论文遭起诉的事;底层工艺者和一些不愿意追逐职称的实力派长期被排除在主流紫砂圈之外。

史俊棠建议,政府部门完全可以从民间工艺从业人员的职称评审中退出,让每个传统工艺的行业组织去发现推荐,权威的中介机构参与,社会监督评价。职称和荣誉称号的评定应该立足于解决好技艺传承的问题,鼓励优秀传承人并从中选拔各级大师,一个行业中最高级别的大师一位就好,不能过多过滥。
有的紫砂艺人在获得相关职称或荣誉称号前,取得了一定的艺术成就,而当上“高工”或“大师”之后再无艺术突破。省陶瓷艺术大师、范家壶庄创办人 范伟群认为,评职称本意是好的,但不能趋之若鹜和一评了事,无论是各级职称还是大师的荣誉称号,都要经得起时间检验,不断超越自己,并在行业内起到引领作用。“真正令人信服的‘职称’和‘大师’不是几位权威人士或某个政府机构可以认定的。

本文近日在《无锡日报》上发表,老现象、老话题,基本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可读性还是不错的,在此分享!

相关阅读推荐——紫砂行业虚假职称遍地

»加掌柜微信:zishah ,解答紫砂问题,交流玩壶经验

朋友圈新品抢先看,特价壶捡漏,还有不定期优惠活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