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丁山学做紫砂壶的体验(转)

早就和朋友说好要去丁山做紫砂壶,却总因故推而再推,终于在这个假期了了宿愿。

一、

三号午后,阳光灿烂,电话铃响起,让我立刻下楼,三分钟后车到楼下。我赶紧抓起包,戴上太阳镜,穿了鞋,锁上门,跑下楼,一共用时两分钟。刚喘过气,宝蓝色车已停在眼前,她们惊叹我的速度之快,我得意地笑。其实她们哪知道,我已经独自呆在家中两天,迫切需要出来见见阳光,不快才怪。

车出城,我们仨便没了方向,到路口就得商量着该往哪走,于是我负责不断打电话问,电话那头朋友大笑:“你们可真够行,三个人,一个本就是丁山人,一个在丁山读过四年书,一个练车时就来过紫砂一厂,居然还得远程指挥你们怎么走。终于到达了这个原本就熟悉的地方,相视而笑,如释重负。人生中太多熟悉的路途,当需要独自走过的时候,才惊觉原来是这般的不容易。
做壶的图片二.

停好车,向工艺大楼走去,朋友已在楼下等候多时,一同前往他的工作室,一眼便看到他架上的紫砂壶,最先认出的便是西施壶,记住它是因为青青那天跟我说过它的来历,亲眼见着,还真是她说的那种感觉,形态逼真,温润柔滑,大小适中,恰到好处地体现着女性的柔美。

一个个色彩、形态都各不相同的壶,引发了我们太多的疑问,关于壶名的来历,关于用料的调配……其实有些问题是无法回答的,就如做壶的泥并不是从自然界中拿来便可用的,是工艺师根据自己的需要用各种矿石磨成粉,调配而来,每次调配出的色彩不可能完全一样,所以他们在完成一把壶的创作前,整套做壶工具包括工作台是绝不碰其他泥的,怕的就是烧制出的壶色泽不纯。小小的瑕疵就能毁掉全局,这样的规则原来无处不在。

三、

职业习惯,有疑就爱问,一大堆的问题把这位专业做壶的工艺师弄得笑着直叹气:“以后再也不敢同时见你们几个,被你们问着问着我都觉得自己是门外汉了。喝茶、喝茶吧,早就为你们准备的特级普洱。”我们笑他:“你拿出这样的好茶,原来只是为了堵我们的嘴啊!”用来泡普洱的是一把小巧的六方壶,注意到朋友的茶海里还有一把更小巧可爱的石瓢壶,那是用来泡铁观音的。朋友说:“一杯好茶不仅取决于茶叶与水质,与泡茶所用之工具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暗自感叹:精致源于细节,想要收获完美,过程中的任何一步都是至关重要的!

四、

做始于学,要学做茶壶,首先得学会欣赏。于是,朋友带我们先参观了名品陈列馆,顾景舟等大师的作品都珍藏于此,细细赏过,我们几个喜好更不相同,有喜欢提梁壶的,有喜欢曲壶的,有喜欢六方壶的,这完全取决于我们各不相同的心理需要,人各有爱,不能强求,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但有一点却是相似的,我们所看中的都是造型相对简洁的,比较传统的壶,对于一些所谓现代创新的色彩缤纷,形态逼真的花壶、蔬果壶兴趣都不是太浓。总是认为紫砂壶独特的魅力就是它那种出自天然的素面素心,从古拙中透出一种难得的文雅来。造型、用色复杂的创新壶虽靓丽夺目,但在时间的流刷中终抵不过传统精品壶的沉静、怡然之态,逐渐便会被人遗忘。简简单单是真,平平淡淡是美终究还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五、

看了许许多多的壶,心痒手也痒,急着想要去亲自体会做壶的个中滋味。但我们也深知做一个手工壶所耗的时间是相当长的,绝不是几个小时的事情。更何况我们还是一群毫无经验可谈的壶外人呢!于是,我们笑说:“壶就算了,还是做个烟缸得了。”朋友笑着做示范,分泥,再把泥料打成泥片,再用竹片刮平泥片,画形切片……一步一步,看得我眼花缭乱,真没想到做一个小小的烟缸也是这样的复杂,这样的不易。

亲自上阵,举起大大的木捶,惊觉这捶还真不听话,捶下的泥更是厚厚薄薄,宽宽窄窄,自己看着都觉好笑。青青还在旁边拿个相机拍个不停,说是要让我这样的杰作流传千古。嘿嘿,突然发现我敲出的那块泥活脱脱就是一块鞋垫嘛!于是,好一阵得意,当即举起泥片宣布:“今天我就做紫砂鞋垫了!”朋友大笑,说你可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这么快就由壶变鞋垫了!当然最终鞋垫也未做成,因为要考虑到烧制的问题。于是,只能重新开始我的“玩泥工程”。“哎!远远地看你,你是一道风景;走近你,才发现美好的设想只是梦境。”望着满手的泥,我着实有些无奈。

六、

由于不熟练,泥一会儿干得裂了缝,于是急忙用毛笔刷水;一不小心水又弄多了,刚做出的造形便被弄糊了。此时的我们,是人虽不同,经历却相似。大家互相取笑逗乐,边说边笑,边做边改,只要不到最后成形,我们几个谁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实在对不起这几块紫砂泥啊,在我们手中,它们怕是只能随遇而安了!在不断地磨合中总会产生默契,做着做着,手下似乎有了些感觉,紫砂泥听话了许多。

此时,窗外暖暖的阳光有了轻快的节奏,一种隐约的欣喜开始在体内扩展,几个人手下的泥也终于有了基本造型,我们各自在“大作”上刻了字,好歹手下的泥总算有了归宿。倾刻,工作室里飘满了自鸣得意的快乐。再丑的孩子,只要是自己的,也是宝贝。笨拙的作品被自夸成了有古朴之风,不规则的造形被自诩为独具创意。此时才惊觉,原来人的语言如此具有弹性,好坏优劣只是评说者内心情感倾向的一种体现。

七、

我们的几件“宝贝”最终被排放在了朋友的茶壶一起,等待干燥后同批送去烧制。我们笨拙的作品与架上精致的茶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在我看来倒也相映成趣!此刻,在我们几个眼中有的只是美,因为它们的生命源于我们的双手,其中融入了我们的幻想,揉进了我们的快乐,刻入了我们的感悟。也许当美只是成为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感动和启悟时,那便是人间至美了!

八.

回来的路上,CD里放的是恩雅的曲子,其中有一首节奏较快,而全曲的旋律几乎是同一句的重复,反复听着这样的节奏,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脱口便说:“换一张CD吧!这曲子我听着听着怎么有种要起义的感觉?”坐在后面的两位顿时笑得花枝乱颤说:“你这丫头,感觉总是奇怪!你倒是想怎么起义啊?”被她们一说,自己也觉得好笑起来。是吧!有些感觉来得很快,来得很怪,没有理由,却很清晰,只是无法具体表达出来!

车到家门口时,太阳已经收起了暖意。但夜幕初垂时分,看周围熟悉的一切却也生动,隐约中还能闻着紫砂泥那份潮湿的气息,心中感受到一种沉着、温暖的东西正在弥漫开来……

看完这篇轻松愉快的紫砂日记,一起来了解——紫砂壶全手工成型的两种方法_“打身桶”和“镶身桶”

关于作者: 微信zishah

掌柜微信号zishah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