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曼生(1768-1822年),名鸿寿,字子恭,又号曼公、西湖渔者,等等,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斋轩名有阿曼陀室、桑连理馆等。他诗文书画皆胜,行书古雅,隶书超逸,尤长篆刻,为清代著名的浙派“西泠八家”之一。嘉庆六年(1 801年)拔贡。当过宜兴附近的漂阳县令,后任江苏淮安同知。陈曼生未当官前就雅好紫砂茗壶, 曾为“万泉”制壶题铭。曼生壶杨彭年,活跃于嘉庆、道光年间的紫砂陶艺大家。“制茗壶,得龚(春)、时(大彬)遗法”(陈曼生语),即舍弃了乾隆时用模子制壶的方法,恢复了时大彬手工拍打成型工艺。《耕砚田笔记》说他:“虽随意制成, 自有天然风致。”故受到陈曼生的赏识,延聘至溧阳县署桑连理馆,不仅合作了一大批青史留名的“曼生壶”,而且还成为陈曼生学习制壶的老师。

陈曼生官至溧阳时,率领志同道合的幕僚郭频迦、江听香等,设计了众多简洁优雅的新壶形,人称“曼生壶”,交杨彭年及其弟妹制壶。他们还撰写切茶、切壶、切怀的一系列壶铭,并亲笔书写,以镌刻壶上;更发挥工铁笔的优势,把自己专门篆刻的印章钤烧壶上,将文学、书法、篆刻艺术引入壶艺,极大地强化了茗壶的艺术价值与经济价值。

至此,陈曼生仍不满足,他进一步向杨彭年学习制壶, 自己动手创作了一大批造型文雅、做工精致、刻铭镌永的紫砂茗壶。上海博物馆收藏的陈曼生作《壶菊图》,有其题写: “杨君彭年制茗壶,得龚、时遗法,而余又爱壶,并亦有制壶之癖,终未能如此壶之精妙者, 图之以俟同好之赏。”请注意,陈说自己“余又爱壶,并亦有制壶之癖”,不光“制壶”, 而且成“癖”。他抱憾地说: “终未能如此壶之精妙者”,即不如图中杨彭年所制之壶。试想,如果他不制壶,拿什么与杨壶比较呢?如果壶本系彭年所制,何谓“终未能如此壶之精妙者”?

曼生壶又叫曼生十八式,你一定很想知道——“曼生十八式”紫砂壶指的是什么?

»加掌柜微信:zishah ,解答紫砂问题,交流玩壶经验

朋友圈新品抢先看,特价壶捡漏,还有不定期优惠活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