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技艺海外传播第一人——金士恒

金士恒紫砂壶金士恒一定是一位隐士,虽然未曾考证,我却言之凿凿。一个出身望族,金石书画皆通的紫砂匠人,远赴东瀛几年便奉为“制陶祖师”,回国后就在江南住着,陶瓷历史上却难见其踪,这还不够“隐”吗?

光绪四年,也许是一个寒冷的初冬,金士恒和陶工吴阿根带着紫砂陶土,随身衣物,文房刻具,登上驶向日本的客船。邀请他们的是常滑的陶工鲤汀高须。

金士恒的身影是如此清瘦,两鬓的白发瑟瑟,他已是一个老人了,却选择漂洋过海,去到那样遥远的所在,说明他无家无小,没有羁绊。码头上,应该没有依依惜别,只有一碗清酒相送吧。

江户时代起,中国的紫砂就已流通到日本,卖茶翁之后,活泼的煎茶道从庶民流行到高层士夫之间。人们发现高贵的玉露茶,最适宜紫砂冲泡,“小圆式、鹅蛋式……流直而快于注汤”,小小一把壶,也就金贵而走俏了。

到了明治年间,嗜壶如命的收藏家奥兰田一本《茗壶图录》出世,“详系谱,分形式,辨名色,别性情”,既有学问,又有雅趣。可见当时紫砂在日本风行的程度。
金士恒紫砂壶图片宜兴工匠很多,为何受邀的是金士恒?

2009年浙江骏成公司拍卖了《胡公寿山水》册页一套共十二幅画面,其首页为金士恒题字“色不是空”,落款“彭城金士恒”;其最后一页是金士恒的长跋“心经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乃余肚腹经云:色则不空,空则不色,以凭毫端三昧写出无发之色,如人恶之者,将火化而昇于天,如人喜所爱之者,勾勒于金石之间,留存于永世之间矣!可见色声之空乎否?光绪四年戊寅春日,彭城墨军金士恒并题。”

胡公寿是海派名家,他的作品请金士恒题跋,可见金士恒无论是出身家世,还是笔墨才情,都是极受认可的。据说他年少便投身于文人官宦瞿子冶门下,研学诗文篆刻,接受极好的美学训练。瞿子冶是上海名家,精于书画、紫砂收藏并能设计壶款,有“子冶石瓢壶”传世。被邀去日本的,当然不会是落落无名的草根匠人。

虽然出身“彭城望族”,但在江南的生活,风雅,保守,风气纤弱,不一而足。而此时的日本,正处于明治维新时期,社会正在激荡,变革。虽然每一处都在发生着起义,文化却空前的开明。

金士恒适应着日本的风气,也适应着另一种美学的熏陶。金士恒紫砂壶的图片他所居住的地方,是陶窑附近的日式屋宇。木料概不设色,纵然裂缝结疤中长出青苔和蕨类,也听之任之。“古老寺钟的裂缝里,酣睡的蝴蝶哟。”

朴素、自然、微小,残缺(欠如の美学)。他欣然接受了日本的美学,开始放弃精工细作,而追求更加自然朴拙的趣味。

茗壶图录中对“巨轮珠”壶,褒奖尤甚,虽然也是传统器型,但在追求精致秀雅的江南,这种壶形并未发扬光大,却与日式审美相契合,成为煎茶会上最炙手可热的人文壶。

旅日期间,金士恒也制作了不少巨轮珠壶。他做的壶,交接处经常保留接痕,也不追求规整。有时他会在壶身錾刻几笔,有时就保留自然素形进窑烧制。

在日本,诗文俱佳、精于鉴赏的他是座上宾,与文人们诗词唱和,挥毫墨宝,饮酒阔谈。2012年北京嘉德秋拍金士恒八件作品,多为光绪四年,旅居日本时的创作,可以一窥他在日本风雅自由的生活。

有一只竹臂搁上有金士恒所刻“风生七捥。金士恒”,后有跋文:“此器系玉楮象谷翁遗爱,后先考兰斋翁藏之久。翁与清人金士恒有交,曾请金氏题字自加工,以为坐右之清玩。今特为纪念赠之云。于时大正丙辰新春。文绮堂黑斋。三世文绮堂兰斋。井上雅契。”

以上文字是日本收藏家记载金士恒书法竹臂搁之语,可知其来龙去脉。金士恒另一只段泥公道落有铭文“大清光绪四年,日本明治十一年戊寅三月于常滑寿门堂先生工场,墨营墨军金士恒作”。

游走于常滑各工场,与爱陶的友人,切磋技艺,有了灵感便随手制器。在当时风气明快的日本,他几乎是乐不思蜀了。

金士恒的日本徒弟们也非常刻苦争气,鲤江方寿、伊奈长三、杉江寿门三人在日本成了大师级的工匠。他们跟着金士恒从最简单的打泥片开始,进行着严格的制壶训练。徒弟们做出好的作品,他会落笔评点:“其壶作手自然不工之雅意,并其品式泥色皆有潇洒之风月,可爱之至。”

在日本,如今,已很少有人再提及他们的中国师傅。

光绪五年冬天,他在日本赏梅,作“梅竹图”,题诗:“既无画法亦无师,闲写梅花松竹枝。野趣凭君常领略,荒邨篱落月明时。”落款中除了名号,还有四个字:“随手乱涂”。金士恒图片金士恒的才情和他的“朱泥烧”,就这样,在文人的书斋中,在陶工的工场中,在风雅的煎茶会上,不胫而走。茶汤在其中汩汩流动,两年时间也飞快的过去了。

“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光绪六年,他回归故土。当年刻铭文题记于一把延年壶:“此壶之式,余昔日在荆溪官舍,一日天雨,无事消遣,而将汉瓦为式作此沙瓯,名之曰延年壶。彭城金士恒并记”。

闲散度日,渐渐归于隐逸。光绪九年,他在山水图中题诗:“莫笑柴门没草苔,只因卖画偶然开。登山未肯呼庚癸,袖里烟霞换米来。时在光绪九年癸未春日于芦都竹隐盦,江南金士恒” ,钤印:七品都官(白)、彭城后裔(白)、士恒(朱)、利名心了爱青山(朱)。

师出名门,见多识广,才情出众,他本可以选择在陶瓷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却选择了“利名心了爱青山”,做一个真正的庶民,穿着简朴的刺子布衣,在青山间游走。他自称“五风先生”,五风十雨天时好,袖里烟霞换米来。金士恒的图片当然,壶还是要做的,不为名利,只为了自己的欢喜和趣味。

“大胆文章拼命酒”,喝一碗痛快酒,跌跌撞撞,抓一拳头陶泥,捏一把拙拙的壶,烧出来又可以换一顿酒钱。那些被称之为技巧的东西,早就抛之脑后了罢。

金士恒曾经说过一段话,能大致概括他的审美:

“制作器铭之物,不在于工精,如工精能制,但其不脱于俗,则无趣也。凡制之俗者,为雅气惟,可趣矣!”

生错了时代,大概是最最孤独的事情了吧。

⋈相关阅读推荐——以刀作笔的先驱——金士恒(清代陶刻名家)

陈壶掌柜: 微信zishah

陈壶,一个亲民紫砂品牌,精选天然原矿,坚持手工制作!主攻中小品实用圆壶,品质过硬,价格厚道。

最新文章

1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大明风韵壶

2真假难辨的“枪手壶”

3紫砂壶不难懂,但懂的人不多。

4紫砂壶和茶叶的爱情

5名家紫砂壶欣赏_方松茶具

随机文章

1什么是满瓢?满瓢 解析:满瓢什么意思

2紫砂壶名家作品欣赏_石榴树蛙壶

3明代紫砂壶历史和名家

4紫砂壶包浆形成原因分析

5南瓜壶_清水泥(售罄)

热门话题

买壶 仿古壶 何道洪 全手工 养壶 名家紫砂壶 子冶石瓢 宜兴 宜兴紫砂 宜兴紫砂壶 德钟壶 收藏紫砂壶 方壶 时大彬 景舟石瓢 曼生十八式 朱泥 朱泥壶 段泥 汪寅仙 清水泥 玩壶 石瓢 石瓢壶 紫泥 紫砂 紫砂壶 紫砂壶价格 紫砂壶收藏 紫砂壶泡茶 紫砂泥 紫砂泥料 紫砂艺术 紫砂茶宠 紫砂装饰手法 紫砂视频 紫砂陶刻 老段泥 蒋蓉 西施壶 陈曼生 陈鸣远 降坡泥 陶刻 顾景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