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紫砂壶,一段家国事

2010年,一把顾景舟与吴湖帆合作的紫砂壶在北京拍出了1232万元的天价。震惊之余,我不禁想起家中藏有一把吴湖帆祖父吴大澂与人合作的紫砂壶,多年来不知放在哪里,翻箱倒柜才找了出来。家中旧物大都失散了,这把壶在我家已近百年,留到今日殊为不易,而围绕着它还有一段家国旧事。

我的祖父丁佛言生于1878年,逝于1931年,是清末民初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古文字学家、书法家和篆刻家,以辛亥革命时期领导山东独立、反袁世凯、抵制曹锟贿选享名于当时,以古文字学和书法篆刻传名于后世。丁佛言从政清廉、治学严谨、生活俭朴,生前不置房产、不积浮财,就是家中所藏的书画、印谱、碑帖、拓片等,也是为治学所购和朋友所送,称不上收藏,而独对紫砂壶有所偏爱,是其勉强可称作收藏的东西。民国时期,紫砂壶并非名贵之物,却颇受文人清赏,其好友章士钊、孙伯恒、夏莲居等都曾以紫砂壶赠与我的祖父,但其总共所藏数量也不过十余把。经过将近百年的风雨,祖父经手之壶大都不知去向,而一把黎元洪所赠之壶却意外地保留了下来。紫砂壶的图片1916年发生的“府院之争”是当时中国政坛上的一件大事。袁世凯死后,黎元洪就任总统,而实权却操纵在皖系军阀首领、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段祺瑞手中。黎元洪与丁佛言早就相识,1913年组建进步党,黎元洪为理事长、丁佛言为山东省党务部长,黎对丁的胆识、人品极为钦佩。1916年8月,丁佛言出任总统府秘书长,成为黎元洪的重要倚弼。

任职后,丁佛言清理积案、制定议事规则、维护总统权限,深得黎元洪赏识。但当时的中国是靠实力角逐政坛的,黎元洪无军队作靠山,全不被段祺瑞放在眼里。国务院秘书长徐树铮是段祺瑞心腹,更是飞扬跋扈,处处与总统府为难。随着黎段矛盾的不断激化,总统府与国务院已成水火之势,最终黎元洪将徐树铮革职。而段祺瑞为了报复,一定要同时免去总统府秘书长任职,方肯罢休。眼见北洋势力把控政坛,黎元洪弱势无为,局面无可挽回,丁佛言上书要求辞去秘书长职务,不久,获准离去。

丁佛言任职总统府秘书长期间,被黎元洪授予一等文虎章和二等宝光大绶嘉禾章,私交上与黎元洪也相处融洽。辞职后的同年10月,丁佛言的父亲病逝,黎元洪闻讯亲书挽联:“乃父今化辽东鹤,有子才如北海龙。”黎元洪知丁佛言喜书法篆刻,精研古文字学特别是彝文大篆,又对紫砂壶情有独钟,于是将自己的一把清末金石大家吴大瀓所制紫砂壶相赠。

吴大瀓所制紫砂壶多署愙斋款,应是步陈曼生后尘,走文人与制壶名家合作雅玩一路。黎元洪所赠之壶为段泥所制,壶长17厘米、高8.5厘米,器型大而饱满,是曼生十八式中典型的石瓢造型。壶身正面刻有“石瓢”两字,隶书体,古意浓厚,左侧落款为“南林氏摹左刻”,有狂草味道。南林氏为清末刻壶名家,与吴大瀓多有合作。壶底落有愙斋款,壶盖内钤有鸿溪小章。壶内有很厚的茶碱,色泽浅黄发白,显然是被长期使用过的。此壶给人的整体感觉是古朴大气,不愧是出自金石家之手。

丁佛言一生在学术研究上以金石学最负盛名,对同为金石学大家的吴大瀓极为称颂,他的两部重要学术著作《说文古籀补补》和《丁佛言手批愙斋集古录》,都与吴大瀓有着直接渊源。能得到一把出自吴大瀓之手的紫砂壶,其珍爱程度自不必说了。

祖父去世后,其生前遗物大部分失散了。抗战时期,后人家中曾遭日本人抢掠,文物损失惨重,生活困难时也曾变卖过一些维持生计。新中国成立后,祖母有过两次捐献,1950年将一批重要文物和丁佛言的著作手稿捐献给了山东省博物馆。1986年,山东省龙口市筹建丁佛言纪念馆,后人又捐献了与丁佛言相关的100件文物。记得当时捐献中就有一把紫砂壶,而这把却无意间被留在了家里。

过去,紫砂壶虽受文人喜爱,但也大多当作实用之物,经济价值并不很高,所以传世的老壶大都留有浓重的使用痕迹。这把愙斋壶在家中很长一段时间只是随便放置,上世纪50年代曾要卖给地安门一个叫宝聚斋的文物商店,当时只给3元钱,嫌太少,没有卖成。

1989年,北京已经有了不少个体古玩店铺,古董也开始成了值钱的东西,这把壶被我拿去打探价钱。我拿着壶先来到东琉璃厂一家叫龙凤斋的个体古玩店,老板姓姚,后来知道是当时古玩行里大名鼎鼎的“姚百万”。我把壶给他看,他觉得是个不错的东西,却估不出价钱,问我卖价,而我只想了解价值,根本没打算卖,所以故意说个高价,要1000元,而老板说价太高,一两百元可以考虑。

我赶紧出来,又拿到同在一条街的国营文物商店,店内几个年轻工作人员拿着壶左看右看,不知道是谁制作的,找来一本厚厚的工具书查看,好像是看明白了,问我卖多少钱。我有了前次的经验,不敢报高价,报了个600元,工作人员说这个价收不了,所以壶又被抱了回来。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台湾的亲属已经可以绕道香港来北京探亲了,带来的手表、戒指、美元让我们开眼和感动,思回报,便想到了这把紫砂壶。记得是1990年夏天,考虑到出境问题,我拿着壶到朝阳门外的古玩市场打了一个“京文检’的戳,后来听说还需要打火漆,便又来到北京友谊商店,找到一个专给出境文物验关打火漆的地方。验关的是一个叫孙会元的老者,大约70来岁,人精瘦、个不高,目光炯炯有神,是国内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老先生看过壶后说:“壶不错,属国家禁止出境的文物,不能打火漆。”送人不成,此后,这把壶就一直留在了家中。

一件器物,当它在一个家庭中历经百年,必然会结下不解的情缘,留下可供回味的故事。这把壶将三个历史人物连接在了一起,百年后,睹物思人,不禁感慨唏嘘。

关于紫砂的小故事有很多,再跟大家讲一个——紫砂发源地_宜兴金沙寺的故事

陈壶掌柜: 微信zishah

陈壶,一个亲民紫砂品牌,精选天然原矿,坚持手工制作!主攻中小品实用圆壶,品质过硬,价格厚道。

最新文章

1全手工紫砂壶鉴定误区

2新手选壶的误区和建议

3紫砂壶,茶文化的物质载体

4从五个方面鉴赏紫砂壶

5无款紫砂壶也值得收藏!

随机文章

1为什么要玩壶?给你八个理由够不够

2听工艺师谈紫砂壶艺创作

3全手工鱼罩壶

4高金锁壶_降坡泥中品壶

5茶道之紫砂茶具

热门话题

买壶 仿古壶 何道洪 全手工 养壶 名家紫砂壶 子冶石瓢 宜兴 宜兴紫砂 宜兴紫砂壶 收藏紫砂壶 方壶 时大彬 景舟石瓢 曼生十八式 朱泥 朱泥壶 段泥 汪寅仙 清水泥 玩壶 石瓢 石瓢壶 紫泥 紫砂 紫砂壶 紫砂壶价格 紫砂壶收藏 紫砂收藏 紫砂文化 紫砂泥 紫砂泥料 紫砂艺术 紫砂茶宠 紫砂装饰手法 紫砂陶刻 老段泥 蒋蓉 西施壶 选壶 陈曼生 陈鸣远 降坡泥 陶刻 顾景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