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宜兴仅存的前墅古龙窑

徐州的彭祖相传寿高800岁。

宜兴的“老龙窑”已过600岁的高龄,依然朝气勃勃。他是目前惟一健在的丁蜀镇的“前墅古龙窑”。

6月3日,我恭恭敬敬的来到他的身旁。青瓦挂成的长蓬,犹如古老的披风,披在老龙窑的身上;灰白的墙带着岁月的雨痕,给老龙窑看家护院。远远的看着那苍老而有朝气的“龙窑”,我想起作家艾煊来到他面前的联想:“丁蜀,到处是龙。汤渡河,像条银白色生气勃勃的游龙。青、黄两山,像两条在一起和睦相处了千万年友谊很深的卧龙。入夜,几十座龙窑,更使市区成了热情的炼陶火龙飞舞的世界”。“弹指一挥间,三十八年过去”(艾煊写的散文“紫砂陶”时在1961年,文见《紫砂春秋》),遍地的龙窑已经下了夕烟,只剩下眼前的“古龙窑”,记载着六百年的紫砂史,也在继续见证着紫砂文化火红的今天与明天。前墅古龙窑图片轻轻地走到他的身边,用手抚摸他黄土色的龙体,我清晰地感到他温暖的身体在蠕动着,龙在动,真的在动。龙窑怎么能动?那是我的血液在跳动,还是他体内的火焰在飞舞,可能二者皆有吧。就是那窑内飞舞的火焰,把色彩灰暗的泥坯,演绎成金光闪闪的大龙缸,把平淡无泽的泥壶,炼成了姹紫嫣红的紫砂壶。

我慢慢攀到龙头畔,龙头忽然喷出一缕白烟,又似乎发出吭吭的响声。龙窑,你想给我说些什么吗?龙窑又冒出细细的轻烟,轻轻的吭吭声,像似回答我的问话。

你是想说你寂寞吗?老龙窑,你不孤独。你有许多新的轮窑、电窑,为你作伴,你有艺人天天和你唠嗑,也有我这样来自远方的崇拜者的络绎不绝,还有国家给你立的碑,日夜守卫着你,维护着你的尊严。

你是想说你不满意人们对你功过的评说吗?可能这是你想说的。因为我也有和你同样的想法,说起那名扬地球村的紫砂壶,人们大唱紫砂泥的赞歌,劲吹陶艺家的颂歌,往往把你冷落在一旁。陶是火的艺术,没有火,泥巴还是泥巴。有时还把紫砂壶的次品的罪过安在你的头上,那是他们烧火的本事不佳,与你有什么相干。还有那完全可以称为“艺术色彩”的火中变,也就是“窑变”,说成是你造的孽。艺术是仁者见仁的,智者见智的。我想以窑变为特色的紫砂壶一定会成为“紫砂家族”的一支奇葩的,问题是需要时间、智力、精力与毅力,还需要知音。

“老龙窑,你说是吗?”他又喷出一缕轻烟,又吭吭几声,似乎听到我的回答,也似乎在品味我的想法。 “再见,老龙窑!”龙头冒出高高的轻烟,久久的在空中飘动,好像依依不舍地和我挥手告别。 “再见,老龙窑,我会再来看你的。

龙窑是烧制紫砂器最早,也是使用时间最长的窑炉——宜兴龙窑_紫砂古龙窑介绍

关于作者: 微信zishah

掌柜微信号zishah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