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类紫砂壶请你小心!

紫砂壶买壶小心“机器人”

去年最火的一个新闻就是“阿法狗”赢了,人类下围棋下不过机器。可是你知道很多人做壶比能比机器还“快”吗?

因为近些年紫砂市场上盲目追求所谓“名家”和“职称”。这导致一些紫砂艺人动起了“歪脑筋”,玩起了代工。即壶由别人来做,他只负责出证书,最多盖个款。

由于这类艺人的产量高的惊人,故将这类艺人戏称为“机器人”。因此,我们在买壶的时候,一定不要犯“唯证书,职称”论的错误,才能避免被“机器人”坑害。

规避机器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多看。比如逛实体店,同一个人的壶,甚至同一个壶型就有成百上千把;或者一个人的壶几乎所有市场的所有店面都有卖;又或者一个人的壶在淘宝上有成百上千页,那这个人就必有问题了。

其实说起紫砂壶代工这事来,古已有之。《阳羡茗壶系》有云,“今世所传大彬壶,亦有仲芳作之。时人语曰,李大瓶,时大名。”这段话就写了李仲芳为时大彬代工的事情,当然,这是今天的题外话了。灌浆壶灌浆壶

纯正的紫砂泥是不能用来做灌浆壶的,所以在做灌浆壶的时候会在泥料中加入较多的玻璃水。把泥料放在球筒里面打48个小时,就变成很细的泥浆,然后再把浆灌到开好的模具里面,等1-2分钟拿出来,放置晾干,就可以加工成壶了。

灌浆壶一个人一天可以灌300-500个,加入的玻璃水不会因为高温而挥发,而是会直接渗透到紫砂壶中。而玻璃水的成分除了水、酒精、乙二醇、缓蚀剂外,有些还会加入甲醇、甲醛和甘醇等。

要知道甲醇的毒性对人体的神经系统和血液系统影响最大,它经消化道、呼吸道或皮肤摄入都会产生毒性反应,甲醇蒸气能损害人的呼吸道粘膜和视力。相信你也不希望买到这样的壶,本想着好好养壶,结果却把自己的身体搭进去了吧。

那么应对这类造假,首先不要被几块、几十块的低价所迷惑,乱买价低、造型怪异的壶。一般而言,紫砂壶器型的线条越多,工艺可能就更复杂。纯手工很复杂,所以某宝上那些器型复杂、价格又便宜的紫砂壶你还是尽量躲得远远的为好。

其次,看泥料质感,灌浆壶用的泥料目数非常细,无颗粒成分。如果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细腻,没有什么砂质感,手指滑过表面感觉有点腻、有类似滑塑料面的感觉的,注浆的嫌疑很大。亮瞎眼的壶亮瞎眼的壶

大家都知道,紫砂壶的一大亮点就是经过盘玩后可以形成莹润的包浆。但是大家一定要注意,那是经过盘玩的紫砂壶。

在旅游景点或者某宝上经常会出现,在劣质陶壶表面刷上鞋油或其他颜料,给人泥料润养很好的感觉。如此一来,原本可能就值20块钱的紫砂壶转身就卖几百上千的价格。

今天市场上,有许多新壶亮的惊人,尤其以朱泥壶居多。其实这类壶,都是在表面涂抹过凡士林,鞋油,或者蜡的。而这类紫砂壶最大的破绽,就在于内外泥料呈现出的状态完全不一致。至于缺点,便是严重影响紫砂壶的透气性,而且涂抹的东西可能对人体有害。老壶脏兮兮的老壶

在不少古玩地摊上,我们都能看到许多脏兮兮的老壶。其实总的来说,几乎没有真品。今天,我就打算发表一下对这种脏兮兮老壶的看法。

第一点,紫砂壶是一种文人雅器,把玩十分讲究。所以即便是真的老壶,如果保存现状不佳,也会严重影响其价值。而且经常逛博物馆的朋友会发现,真正有收藏意义(或者说名家制作)的老壶,很少见到脏的不成样子的。

第二点,我强烈不建议大家收藏所谓“老紫砂壶”。因为老紫砂壶的鉴定,可以说是我国陶瓷鉴定的一大难点。比如权威著作《中国陶瓷》中说,“问题是在传世的所谓各大家紫砂壶中,有极大部分是仿品,其鉴定工作十分困难。”一个连权威学术著作都认为很困难的难题,被您通过微信,贴吧,论坛,或者地摊认识的“大神”破解了,您觉得可能性有多大呢?

第三点,如果您非想了解一点关于紫砂壶的做旧,我就引述一段民国赵茹珍《古玩指南》的文字,作为今天这篇文章的结束——“新制者(指后仿品),其性糟,亮显系川蜡所烫,终不如真者之亮且润也。至用旧壶而刻新款者,皆系阴文,有识者不难一望而知也。”

⋈相关阅读推荐——紫砂老壶,想说爱你不容易!

陈壶掌柜: 微信zishah

陈壶,一个亲民紫砂品牌,精选天然原矿,坚持手工制作!主攻中小品实用圆壶,品质过硬,价格厚道。

最新文章

1继承传统、包容创新的紫砂艺术

2【陈壶视频】仿古井栏壶型解读

3朱泥子冶石瓢,终于有了!

4老紫泥大口扁腹_扁仿古壶

5僧帽壶的文化意义

随机文章

1经史合参_考陶工陶土

2紫砂壶三大假(附鉴别方法)

3访紫砂故里宜兴阳羡

4对宜兴紫砂理论体系的思考

5段泥君德壶

热门话题

买壶 仿古壶 何道洪 全手工 养壶 名家紫砂壶 子冶石瓢 宜兴 宜兴紫砂 宜兴紫砂壶 收藏紫砂壶 方壶 时大彬 景舟石瓢 曼生十八式 朱泥 朱泥壶 段泥 汪寅仙 清水泥 玩壶 石瓢 石瓢壶 紫泥 紫砂 紫砂壶 紫砂壶价格 紫砂壶收藏 紫砂收藏 紫砂文化 紫砂泥 紫砂泥料 紫砂艺术 紫砂茶宠 紫砂装饰手法 紫砂陶刻 老段泥 蒋蓉 西施壶 选壶 陈曼生 陈鸣远 降坡泥 陶刻 顾景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