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艺术中的佛学思想

紫砂佛像相传壶土初出用时,先有异僧经行村落,日呼曰:“卖富贵土。”人群嗤之。僧曰:“贵不要买,买富何如?”因引村叟,指山中产土之穴,去。及发之,果备五色,灿若披锦。——明 周高起《阳羡茗壶系》

历史浩如烟海,艺坛灿若星河,紫砂壶应运而生,得天独厚,以赏用兼优、朴雅坚致的艺术特征闻名世界。它扎根传统,与民族文化相契相合;它探索佛意,与佛学思想互渗贯通。流长由于源远,叶茂缘于根深,紫砂壶兼收并蓄,是历代艺人智慧的延伸发展,也是雅士文人、佛家学者参与下的完美结晶。

佛教自东汉时传入,对哲学、文学、艺术及民间风俗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于紫砂更是因缘深长。紫砂的历史可以一直前溯,从《阳羡茗壶系》中寺僧“抟其细土,加以澄练,捏筑为胎,规而圆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盖的,附陶穴烧成,人遂传用”的典故,到《宜兴县记》中书童供春“窃仿老僧心匠”偷偷学习制壶工艺终成“陶壶鼻祖”,再到云游四方的“始陶异僧”指点丁蜀老百姓发掘紫砂土并抟埴致富的传说,紫砂的起源发展从未离开僧人,始终与佛教息息相关。

紫砂艺术佛学予人不同的感观,然由形而入神,由表而及里,纵然外态迥然,内核却有相似。紫砂之于佛学,可以说是一种信仰,游离而不悖离,始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或可说,前者是后者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后者是前者通往极致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探讨紫砂艺术,从佛学入手或能重新打开格局,揭出崭新奥义。紫砂佛像的图片紫砂艺术中的佛学思想,其一表现在形式的相融。佛学不是科学,不是哲学,而是一切学科的总集,无始无终,又源源不绝,空无一物,又包容万物。紫砂由点、线、面制造出恢弘的视觉印象,方非一式,圆不一相,源于自然,突破自然,肖兽拟物,千姿百态,其包罗万象的丰富造型暗合了佛学的博大精深。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与历代艺人日益精进的技艺,加之书画禅佛的笃修,使其突破工艺品的范畴而迈入堂皇的艺术殿堂。肌理细腻,色泽澄净,古拙素雅的主流审美意识与佛学自有知己知彼的亲近。

紫砂可塑性极强,除了壶的姿态,还可以用雕塑来表现。紫砂雕塑佛像也是紫砂陶艺中极为重要的门类。一代巨匠时大彬就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佛像作品。他雕塑的佛像光华暗隐,神采飞扬,慈悯流溢,动人心肠。“刻桑门之帽,则莲叶擎台”,他还借鉴了佛教法器为壶型,创制出经典的僧帽壶,经历代艺人不断传承改进,已然成为紫砂的传统经典造型。

传统是过去时更应该是进行时,而我更愿意带着过去与未来相逢。我的“禅意系列”作品是对传统的叩问之作,《释迦牟尼佛像》则是对前人的致敬之情。莲花悄绽于各册经文,佛国称为莲界,寺庙称为莲舍,“禅意系列”中的《菩提》,便是撷取了“莲”之元素。莲花、莲叶、莲子拟作壶体、壶肩、壶盖,以形写意,以意传情,通过技术手法使之曲直适度,纵横合理,蕴酿出处处生莲、丝丝入佛的视觉观感。《百衲》另辟新路,采用佛家僧衣作为主题,充分运用紫砂材料特质,实现最佳肌理效果,对其进行取本舍末的写意式概括。

百衲衣密缝拼缀的艺术效果呈于壶体,造型凝练而端庄,寓形于意,借以抒发僧人“口中吃得清和味,身上常穿百衲衣”的苦修之心。《释迦牟尼佛像》是雕塑作品,是紫砂不同风格的表现,把握客观形象特征,从螺发纹理,到肃穆庄颜,至衣饰褶皱,通过线面疏密、虚实、起伏的互相配合,融入主观能动意象,达成整体的和谐之美。

思古与求新之矛盾,平面与空间之错综,瘦削与丰腴之增减,无不左右着作品的布局。作品形式的完成过程,便是一次参禅。放下我执,心手两忘,神思不羁游走,本心静气袭人,从工艺至心艺的递嬗,从小我至大道的衍变,从混沌中沉下去再浮上来,从而打捞出最真实的原创作品。紫砂佛像图片紫砂艺术中的佛学思想,其二表现在精神的相契。生活的细密幽微处往往语言无力抵达,而艺术从来都是生活的隐喻。诗人白朗宁说,艺术应当担负起哺育思想的责任。使其堪当重任的砝码不止是形式,紫砂之所以能沉甸甸地落上人心,让千万人深爱笃好,不止于它本身的魅力,还因为负荷了佛家思想的重量。

此种结合从紫砂壶铭中最为直观明显。除却清诗雅词,壶铭亦涉佛学内容诸多,有些颇含机锋,宛然偈语。如惠逸公壶铭“山寺静,石钟鸣,一瓢邀桐君”,如曼生铭“青山个个伸头看,看我庵中吃苦茶”,再如东溪壶铭“扫除禅榻净,供养石泉新”,潜陶壶铭“雨足僧分润,茶香客试泉”。句句留香,无穷回味。尤喜曼生“笠荫暍,茶去渴,是二是一,我佛无说”,斗笠能够遮荫,茶能够涤暑,而如今我用形似斗笠的茶壶,这功能究竟是二还是一呢?这中间的玄妙恐怕让佛都无言了罢。

再比如赵州法师从谂的“吃茶去”典故,想必早已耳熟能详。“有僧到观音院,师问:曾到此间吗?僧答: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师又问:曾到此间吗?僧答:曾到。师曰:吃茶去!在旁的院主不解问师:怎么不曾到、曾到都要吃茶去?师曰:吃茶去。衍出后人“空持千百偈,不如吃茶去”与“赵州云,吃茶去,使我心,识其趣”壶铭。妙语隽言,反复咀嚼,真似有参不尽的玄机,其中境界,心向往之。

缘起性空,明心见佛,放下执念,超越本相,或才有斩获。一个好的艺术家必须“入乎其内”也“出乎其外”,一件好的艺术作品不是“求”得,而是“悟”得。艺术作品不是“求”得,而是“悟”得。使我心,识其趣”壶铭。妙语隽言,反复咀嚼,真似有参不尽的玄机,其中境界,心向往之。佛教紫砂壶紫砂古朴温醇,不媚不俗,有“行至水穷、坐看云起”的淡泊,有“松风竹炉、提壶相呼”的风雅,有“不附权贵,不负世人”的谦和,它打动古今,也名扬中外,无论显达或微时,始终一如既往,亲厚宽容,这种品格是与佛最赤诚的相对。

佛文化缓缓渗透千年,紫砂俨然已是佛文化的外延,从外形的相融至精神的相契,从秉性的妥帖至品格的谙合,紫砂诚然是佛学的一种表现形式,却也是佛于世间承载传达的最佳载体。它既累积了传统文化底蕴,又非一味的“拿来主义”,通过天赋稀贵的材质的表达,精湛绝伦的技艺的提练,以及对内不断的细化和升华,始终保有自身约定俗成的审美意味及鲜明个性。象外之象,韵外之致,言外之意,往往令其由“玩”进阶为“赏”,由“用”上升为“藏”,由“俗”晋级为“雅”,反复体悟,历久弥新,佛语禅风,心潭微澜,对心弦的撩拨欲与偈语一致。

佛学给予了紫砂最初的风骨,继而在生发过程中丰饶了它的血肉。它从来不是可有可无,而是作为一种弥补存在。《人间词话》里说诗人态度: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我以为这同样适合紫砂艺者,且把这态度归为一个字“悟”,这恰又合了“佛”意。缘起性空,明心见佛,放下执念,超越本相,或才有斩获。一个好的艺术家必须“入乎其内”也“出乎其外”,一件好的艺术作品不是“求”得,而是“悟”得。

好了,说了这么多,一起来看一把陈壶出品的结合佛学思想的紫砂壶——玉莲紫砂壶_佛教题材

陈壶掌柜: 微信941741

陈壶,一个亲民紫砂品牌,精选天然原矿,坚持手工制作!主攻中小品实用圆壶,品质过硬,价格厚道。

最新文章

1高性价比实用器平盖石瓢

2精工制作的小红泥君德壶

3底槽清大亨德钟壶

4紫泥高梨_物美价廉小品实用器

5四方弧菱壶_陈壶精品方器

随机文章

1收藏紫砂壶的妙趣

2紫砂陶刻和书法的关系

3紫砂艺术的创作方向

4再谈紫砂文化

5优秀的大号仿古壶_紫泥330毫升

热门话题

买壶 买家秀 仿古壶 何道洪 全手工 养壶 名家紫砂壶 子冶石瓢 宜兴 宜兴紫砂 宜兴紫砂壶 底槽清 收藏紫砂壶 方壶 时大彬 曼生十八式 朱泥 朱泥壶 段泥 汪寅仙 清水泥 潘壶 玩壶 石瓢 石瓢壶 紫泥 紫砂 紫砂壶 紫砂壶价格 紫砂壶收藏 紫砂收藏 紫砂文化 紫砂泥 紫砂泥料 紫砂艺术 紫砂茶宠 紫砂陶刻 蒋蓉 西施壶 选壶 陈曼生 陈鸣远 降坡泥 陶刻 顾景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