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zsdh1见过有些喜欢紫砂壶的朋友用几何学原理来分析紫砂壶的经典造型,结论是这些壶式在几何比例上是如何的准确与标准。诚然,美往往符合几何原理,但千万别依据几何原理来创造美。尤其在东方传统中,美在自然鲜活;自然鲜活中又有法度,然而全依法度则只能扼杀鲜活。没有鲜活的生命,艺术的趣味全无,美亦枯萎,则与机器生产无异。

在紫砂壶大师中有三个人都创造过属于自己的掇球壶,神情面貌不同,却都具大美。他们是邵大亨、邵友廷、程寿珍。三人中,大亨最早,活动于嘉庆、道光年间,他对后世的影响也最大。他的壶——掇球、龙头一捆竹、德钟、鱼化龙——美在手工的气韵里,美在自然却又不失法度。

大亨掇球壶–完美的见证物

一提到气韵之“气”,人们就总往宇宙、人生、形而上等玄虚之路上想去。其实,“气”本非玄虚,不过是指一种蓬勃的生命力。《孟子·养气章》说:“气,体之充也。”新儒家徐复观先生在《中国艺术精神》一书中解释其为“生理的生命力”。若说艺术品的“气息”,也不虚妄,不过是艺术家的生命力在作品上的体现而已,作者的品格、气概给予作品中力的、刚性的或委婉、含蓄的感觉。所以作品之“气”决定于作者之“气”。

紫砂大师顾景舟说得更为形象:“一切生命都是从一个中心迸生出,然后由内到外,滋长发芽,灿然开花。要设想形象(壶)正迎着你,向你突出,向你诉说,向你表达。这种形象具有一种强烈的内在冲动。这样的艺作就具有了生命,就有了神。”顾大师的意思不外就是说艺术家要把生命的内在活力熔铸于作品的形象之中,作品便也就有了作者的精神气度。gjzsdh2艺术家活出精气神,作品自然鲜活有气韵

邵大亨的生命鲜活在哪里?且看:“大亨虽陶人,而性孤憋,自高声价,非值其困乏时,一壶千金几不可得。”“有邑令欲得之,购选泥色招入署,啖以重利,留之经旬,大亨故作劣者以应。令怒而杖之,亦不畔暴也。”“每专览前人名作,辄心揣手摩,得者珍于璧,其佳处力追古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每游览竟日或卧逾时,意有所得便欣然成一器,否则终日无所作,或强为之不能也。”

他不求名利富贵,兴之所至,率性而为;他不受世俗所染,秉性刚烈,正直不阿;他不以绳墨为念,甩脱匠气,以意为先,他不为时风所动,踏实摹古,潜心创作。摹古易,意趣难;清高易,浑朴难;自守易,率性难。这些看似矛盾的个性特征却集中在邵大亨一身之上,故而其人孤高而正直,作品则刚健浑朴而有“气”!

邵大亨把光素器的造型结构、点线面的配合与呼应、紫砂本真之美表现到极致,无可挑剔,极耐品玩。宜兴人常用“刀刮水洗”来形容紫砂制作工艺最终的“简单”和干净。对,干净,紫砂作品的最高境界或许就是鬼斧神工而又不着痕迹的干净!大道至简,干净利落,赤裸裸亮出自己的手艺,刮、压、削、勒、推,结果是无法藏拙,亦无需藏拙。待简单干净之时,气息自然呈现。大亨掇球便是如此:充满张力的壶身,轻翘的流,把则充满弹性的弯曲。整壶体现出的是一种健康的美,充满昂扬姿态的美,没有华丽浮靡的装饰,也没有文气十足的点缀,达于实用性的法度和自然蓬勃的生命相统一的境界。邵大亨紫砂壶其实,大亨壶的这种光素之美不如身披华袍来得打眼,故而大亨在世时人们对他的价值是认识不足的。除去县志的记载,最早对邵大亨作简要介绍的紫砂专著应该是由宜兴蜀山人士周润身、周幽东父子合著,1932年出版的《宜兴陶器概要》。之后,连紫砂史上集大成的名著《阳羡砂壶图考》(1937年出版)(我记得是这些文献都无正式记载),仅于书中“待考”一栏中出现“大亨”二字。书中言到“大亨是壶肆抑壶工名号尚待考正”,不亦悲乎!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一位年轻的工艺师开始注意到他的作品,临摹他的作品,兀兀穷年,毕生孜孜于大亨。他晚年说:“经我数十年的揣摹,觉得他的各式传器,堪称集砂艺大成,刷一代纤巧糜繁之风。从他选泥的精练,造型上审美之奥邃,创作形式上的完美,技艺的高超,博得一时传颂,盛誉之高,大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慨。”当年的年轻人就是后来的大师顾景舟。

没有邵大亨便没有顾景舟。

那么,邵大亨真的可以学?杜诗韩文颜字真的可以学?可以,但只能是形式。生命的涵养与活力,只能靠自己,即孟子所谓“养吾浩然之气”,庄子所谓“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更悲观些,或许自己也无能为力,因为不管是儒是道的养气之法非禀赋极高者绝不可学,也绝学不成。凡庸之辈若不自知,梦想沟通人天、吸纳灵气,结果只能是徒劳而成笑料。或许率性不成而成恣肆,丰厚不成而成笨拙,灵巧不成而成轻浮,豪放不成而成粗鄙。最后,我们只能默默期待如顾景舟这样,拥有厚实而蓬勃生命活力的人在邵大亨之后出现,因为天才不可复制。

邵大亨远离我们已一百五十余年,翻开往事——邵大亨的壶艺创作之路

»加掌柜微信:zishah ,解答紫砂问题,交流玩壶经验

朋友圈新品抢先看,特价壶捡漏,还有不定期优惠活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