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标签: 陈曼生

post

曼生壶诞生、发展的学习与研究

二百年前,陈曼生与杨彭年合作,制了“曼生壶”,把紫砂壶艺推向了一个高峰,其影响至今灿然。文人与艺人,相得益彰结晶的曼生壶,从陈曼生走后,其艺术水平竟迅速衷落,走了一个坡度极大的马鞍型。

历史上的这个马鞍型,告诉我们什么?曼生紫砂壶曼生壶——历史的误会与真实

“曼生壶”它之所以“盛名于世,是因为把金石、书画、诗词与造壶工艺融为一体,相得益彰,创造了一种独特的紫砂壶艺术风格”。

在中华陶瓷史上,“把金石、书画、诗词与造壶、造瓷工艺融为一体”,并不是从陈曼生开始的。这是历史的误会。刻汉字、画、线条于陶、彩陶上,短说也有八千年的历史。至于,“晚唐时期南方长沙窑,北宋时期北方磁州窑开始与文人合作,将绘画、书法、诗词、提词与印章移入陶瓷器皿,作为装饰后,各地制陶瓷茶具的智者们也纷纷效法。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葫芦壶的由来_陈曼生创作葫芦壶

葫芦壶葫芦壶是紫砂壶中常见的一种经典壶型,之所以常见和经典,这是由于葫芦是中华民族最原始的吉祥物之一,而且又有“福禄”的吉祥寓意,人们常用其来辟邪和招宝,意蕴丰厚。

葫芦壶的由来,葫芦壶属于曼生十八式中的一款,深得艺人们的喜爱,更是玩家的收藏佳品。

据记载,陈曼生小时候家境贫寒,读书十分用功,数十年寒窗苦读,终于考取功名。为官之后,清正廉洁,两袖清风,自家的亲戚大多都是贫苦人家。一天,他一远房外甥来看望曼生,竟然拿一担青葫芦作为礼物。曼生不觉得礼物单薄,对外甥热情款待。那外甥虽然家境清贫,但是喜爱读书,临走之际,说道:“区区葫芦不足为礼,送福送禄与舅,恭贺亲舅福、禄双全。” 曼生很是喜欢,接连感谢。在外甥走后,曼生拿着葫芦一个个的看,觉得很可爱,就随便拿了一个,放在桌子上参照画画,画完之后,越看越有趣,又将紫砂壶形,按照葫芦样式,重新描绘出来。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凝望曼生_紫砂散文_陈曼生(转)

凝望曼生_紫砂散文。怦然令我心跳的,是他已经活了236岁。

若论官衔,他只是个七品县令;但他把自己的才情与紫砂糅合在一起,历史便记住并留下了他的名字:陈曼生

陈鸿寿,字子恭、号曼生。他是浙江钱塘人,原是一位饱学诗书、精通金石书法的才子,“西冷八家”之一。嘉庆6年应科举拔贡,清代嘉庆21年,在毗邻宜兴的溧阳当县令。一个寒窗苦熬的文人,终于坐上一把县太爷的交椅,照例应该好好消受一番。但曼生兄的目光,仍然在文峰墨海间遨游。有一天,他办公的厅堂西侧,突然发现一枝连理桑,家人与幕客均以为此乃大吉之兆。于是便讨了一个彩头,将斋名改为“桑连理馆”。陈曼生紫砂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陈曼生和杨彭年合作曼生壶

陈曼生(1768-1822年),名鸿寿,字子恭,又号曼公、西湖渔者,等等,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斋轩名有阿曼陀室、桑连理馆等。他诗文书画皆胜,行书古雅,隶书超逸,尤长篆刻,为清代著名的浙派“西泠八家”之一。嘉庆六年(1 801年)拔贡。当过宜兴附近的漂阳县令,后任江苏淮安同知。陈曼生未当官前就雅好紫砂茗壶, 曾为“万泉”制壶题铭。曼生壶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曼生十八式_却月壶

曼生十八式_却月壶却月壶的典故

酷爱紫砂壶的陈曼生乃文人才子,自古文人多风流,身居地方官,无奈风月,遂寄情于古典文学,尤好两情相悦之典故,为官二年,十五之夜,闲暇之余,夜读《水浒》,不禁为师师与燕青之情所动,唏嘘间,挥毫留师师赠燕青之古诗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于书桌,以已为燕青,默诵数遍,有如身临其境,其情,不禁暗然伤神。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曼生十八式_笠荫壶

曼生十八式_笠荫壶笠荫怎么读?

笠荫【lì yīn】
“笠”指竹编雨帽,用竹篾或棕皮编制的遮阳挡雨的帽子;“荫”指林木遮住日光所成的阴影。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曼生十八式_匏瓜壶

曼生十八式_匏瓜壶匏瓜壶的典故

清朝官制,部分官员的家眷是不能带在身边的,因而曼生夫妻不能长相厮守。陈曼生遂以壶寄情,以解相思,无奈终不能创一中意之壶。

一日偶读曹植《洛阳赋》之“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只独勤”句得匏瓜,细究之,匏瓜又称瓢葫芦,乃葫芦之变种,更有趣者,古用作男子无妻独处的象征,曼生不禁哑然而笑,此物不正好寄我之思,释我之苦矣。遂遍寻匏瓜数日,日日观摩,终成此一不寻常之壶式,名曰:匏瓜壶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曼生十八式_石扁壶

曼生十八式_石扁壶石扁壶的典故

陈曼生为人正直,才华横溢,故追求者众,以“斯室陋室,唯无德馨”自居。曼生一生钟爱紫砂茗壶,然常叹平生未得一式以尽显才学。潥阳赴任,已过三载,调令将至,而此壶未得,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夜卧冷榻,久不成眠。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曼生十八式_乳瓯壶

曼生十八式_乳瓯壶乳瓯壶的典故

陈曼生十年寒窗,进京赶考,至拔贡赴潥阳上任,上任伊始,踌躇满志,转瞬不觉几载。其时妻妾不在身边,每每长夜独处,不禁思伊人温情。某日因公务途经潥阳街头,偶然举目而望,竟见一少妇依门喂婴。曼公亦性情中人,不禁心摇神移,心猿意马,不觉轿至县衙,曼生犹口称“妙哉,美哉!” 点击查看更多 »

post

曼生十八式_石瓢提梁壶

曼生十八式_石瓢提梁壶石瓢提梁壶的典故

陈曼生自幼受茶道熏陶,对中国茶的研究颇有造诣。一日兴起,翻读《桐君灵》,以究茶汤之药效,恰有好友诗人钱菽美到访,曼生以新制石瓢壶煮白石以待之。好友随口曰:石瓢乃曼公最为钟爱之壶型,何不置提梁于此壶,以观其效?

曼生心动,并致谢好友曰:一语惊醒梦中人,吾又得一新壶矣!遂依石瓢壶绘之,去壶柄,设提梁,几易其稿,得提梁石瓢壶。而其间经历了阅《桐君灵》,好友到访煮白石茶以待,曼生不禁灵感乍现,妙笔生花,为壶题铭“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

而石瓢提梁也成为曼生十八式中唯一有所重复的造型,可见曼生爱石瓢之深。故两款石瓢均成传世紫砂之唯美经典。 点击查看更多 »